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这江湖的时代 > 《》卷三风雨情第二节 第八章 天降大麻烦

《》卷三风雨情第二节 第八章 天降大麻烦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酒馆的名字叫兰陵酒馆,门前挂着的也正是这一副《客中行》。

    酒馆里人声鼎沸,很热闹,好酒的人竞相划拳,拼酒。空气中的酒精味异常的浓烈,酒水几乎撒的满地都是,店小二气喘吁吁的跑来跑去,不断的有人叫嚷着添酒,看来这里的酒当真是一绝。

    寒月走到二楼,之前的那人领着他到了一间厢房。

    “月少爷,就是这里!”那人指了指眼前的这间房子,示意寒月进去。寒月不疑有他,推门准备进去。

    房间的大门打开,带路的那人却并不走进去。寒月疑惑的看着他,那人笑道:“我们做下人的当然知道规矩,在下的职责只是请月少爷来到此地,其余的事情一概不敢僭越。”

    寒月可惜的摇了摇头,“这么好的酒你没有机会品尝,当真是人生的遗憾啊!”

    那人微笑的看了看寒月,站在原地并不言语,寒月于是推门而入,一阵风声袭来,迎接寒月的不是酒,而是一柄剑。

    这柄剑来的快,寒月躲得也快,瞬息的功夫,二人已经见招拆招了十几个回合。寒月也看到了这只执剑的手,这是一双白皙异常的手,像玉一般晶莹剔透。现在这双手渐渐地垂了下去,还剑入鞘。

    寒月抬头,看到这柄剑的主人,寒月的瞳孔皱缩,只觉得心头一震。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燕水浔。

    “原来是太子殿下!”寒月冷笑,口中没有太多的尊敬。

    对面那人却不说话,只是看着寒月,嘴角似笑非笑。寒月的眉头皱的更深,燕水浔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寒月再混思乱想着。对面的人却是噗嗤一声,大笑了起来,寒月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

    后者看着寒月诧异的表情。小女儿的姿态顿时显露。寒月皱着眉头,他似乎想起来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了。

    “哈哈,想不到鼎鼎大名的月少爷也会栽在我的手中。”

    一听到此人的说话,寒月当即反应过来此人的身份,睁大了眼睛盯着他,惊奇道:“是你!”

    “不错,就是我。”

    面前之人像是一只看见了奶酪的老鼠一样,在寒月的身上东看看,西看看,最后又仔细的嗅了嗅。这才满意道。“我不是货真价实的太子。不过你却是货真价实的寒月!”

    “百变星君!”寒月重重道。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吗?”欧阳晴不满意的看着寒月,颇为幽怨的道。

    寒月放下了自己的手,看了看她手上那柄平淡无奇的剑,冷冷道:“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游戏。我很奇怪你找我做什么?”

    “当然是喝酒了。”欧阳晴走到近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很没形象的端起了一杯酒一口饮下。

    看着欧阳晴用着燕水浔的脸做着这些事情,寒月觉得异常的怪异,寒月的耐心使他等到欧阳晴将杯中的酒喝尽。欧阳晴咋了咂嘴,这才看着寒月,笑道:“月少爷,这酒的味道好极了!”

    “我没心情和人喝酒,尤其是戴着面具的人!”寒月冷冷道。

    欧阳晴笑道:“这么说月少爷现在十分好奇我的容貌了。月少爷觉得像我这样的女人,到底长得好看呢,还是难看?”

    寒月想了想,坐到了欧阳晴的对面,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而后道:“我猜你一定长得很丑!”

    “寒月!”

    欧阳晴大喊一声。很生气的瞪了寒月一眼,那模样恨不得可以将寒月一口气吃掉。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承认自己是丑陋的,她们会用任何的方法去证明,特别是这个女人如果真的是一个美女。

    寒月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他知道自己很快就可以知道欧阳晴到底长得什么样了,他很有信心。

    “月少爷,你看我美不美啊?”

    寒月转过身,看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这张脸上精致的五官组合在一起,组成了一副极其美丽的画卷,令人窒息。好美的一张脸,就在寒月准备赞赏的时候,下一个瞬间,原本在欧阳晴身上的衣服突然落下。

    啪!

    咚!

    房间里一连传出了两个声音,一个是酒杯掉落在地上的声音,一个是脑袋撞在大门上的声音。

    而就在酒馆的大门上,竟然被撞破了一个大洞,寒月直直的从大门撞了出去。门外刚好经过的酒客顿时吓了一跳,惊恐的看着寒月,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房间里边这是传来了一阵咯咯的笑声。

    “月少爷原来是一个胆小鬼!”

    寒月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这样的事情他再也不愿意经历了。突然,寒月只觉得眼前一闪,他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再次出现在了房间里,而他的身下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木椅。

    寒月定了定神,这次发现,自己之所以可以在空中移动,就是因为这把木椅,它的两边此刻有两个人托着,他们的两双手就像是枷锁一样牢牢的将寒月锁住。寒月刚想扭动身体,这两根枷锁也跟着扭动起来。

    擒拿手?寒月看了看面前的这两个人,竟然是高手。

    “月少爷,你怎么又回来了?”

    耳边的笑声还未断绝,寒月抬起头,看到眼前的女人,脱去了燕水浔的男装,欧阳晴的身体里此刻是一身红色的紧身衣,寒月总算松了一口气。只见欧阳晴又将不知从哪里拿来的一缕薄薄的轻衫披在了身上,好笑的看着寒月皱眉的表情。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不能相信。”寒月咬牙切齿道。

    “月少爷,我请你来喝酒,你又怎么能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离开了。难道这里的酒不和月少爷的口味?”

    “酒是好酒,就怕我无福消受!”

    “月少爷知道了?”

    “我只知道现在有一个大的麻烦要砸到我的头上,而这个麻烦是因为一个女人。”

    “错了,这的确是一个麻烦,但是这个麻烦事月少爷自找的。”

    “我自找的?”

    “不错。”欧阳晴走到了寒月的面前,看着被牢牢困住的寒月,这两个人是他花了千两黄金请来的武当派高手,他们二人是将擒拿手练到妒火纯青的地步,在他们的手中没有人可以逃得走。

    欧阳晴道,“我其实是来讨债的。”

    “什么债?”

    “人情债!”

    欧阳晴看着寒月,继续笑道:“月少爷应该知道,太子府的事情本来影子答应,只要我替他们完成,就答应帮我解决麻烦,可是事情搞砸了,到手的鸭子飞了,这笔账我当然要算在月少爷你的头上。”

    “好笑!”寒月突然起身,就要转身离去的模样,而他身边的两人也随着寒月站了起来,一左一右像绳子一样将寒月牢牢的拴住。

    “凭你们,也想困住我!”

    寒月凭空而起,带着这两个人直直的冲着房顶撞去。

    有时候不一定非要用钥匙去开锁,眼看着就要撞到房顶的横梁,那两人不愿自己的脑袋受损,无奈之下,只好松开了寒月的胳膊。寒月哈哈大笑,在空中又施了一个巧劲,向门口的那个大洞冲去。

    “请月少爷救我!”

    欧阳晴当即跪倒在地上,眼中泪如雨下,之前还盛气凌人,瞬间又成了凄凄惨惨,寒月苦笑的声音也从远处传来。

    “姑奶奶,还是我求你放过我吧!”

    看着寒月溜出了房间,欧阳晴顿时心如死灰。

    “哎呦!”

    “你这和尚好没道理,撞了人也不知道说声抱歉。”

    “怎么,还想和我动武!”

    “你叫什么名字!”

    房门外传来了一阵寒月的声音,欧阳晴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了看地上的两位所谓的武当派高手,向门外走去,远远地听到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贫僧智空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