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 > 元始元年 第二百一十三章 直接吃掉

元始元年 第二百一十三章 直接吃掉

    “魔物又出现了!”

    此时道圣与圣佛已经进入皇宫,远远便感觉到魔神的苏醒,狰狞又桀骜,充满了贪婪的玉望。

    他们二人都已经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也不由得各自一惊,急忙加快脚步。

    同一时间,梧桐带着焦叔傲施施然走入皇宫,也在向金銮殿走来。

    “在这里修炼,对于人魔来说就是无上圣地!”

    梧桐舔了舔红唇,低声道:“东都的魔性,浓烈无比,恐怕会将天下间的魔都吸引过来吧?我已经感受到许多潜伏在东都中的魔,不过这头魔,应该是一尊魔神吧?”

    她进入皇宫,竟然如入无人之境,任何侍卫看到她和焦叔傲,都视而不见,任由他们穿过守卫森严的皇城,向金銮殿走去。

    这正是人魔的强大之处。

    就在这时,梧桐看到道圣从另一条道路走来,不由心头一惊。这时,脚步声传来,第三条道路上,一个身形瘦高金灿灿的僧人走来。

    三人照面,都各自一惊。

    “道圣!”

    “圣佛!”

    “人魔!”

    三人猛地停下脚步,僵在原地,各怀心思。

    梧桐虽然可以蒙蔽大部分人,但是道圣和圣佛的修为实在太高,性灵纯粹如一,道心上几乎没有半点杂质,她根本无法蒙蔽这两位元朔神话。

    圣佛却没有看他,而是注视着道圣,突然开口,声音铿锵,有如金石:“人魔出世,天下必将大乱,道兄何不降妖除魔?”

    道圣笑道:“天下大乱,人魔出世,留下人魔来降妖除魔。”

    圣佛长眉抖动:“道兄嫉恶如仇,为何改了主意?”

    道圣悠然道:“有人告诉我人魔未必是魔,可能并非是人魔引起灾难,也有可能是人魔追随着灾难,因此每次大的灾难中都可以看到人魔。我不知他说的是否有道理,所以想验证一下。”

    梧桐心中微动,顿时知道这是谁的话:“苏士子真的这么想吗?”

    圣佛道:“你被蛊惑了。”

    道圣哈哈大笑,转过这道弯便直接来到金銮殿前,但三人谁也没有动弹一下。

    道、佛两大显学史上曾有多次龌龊,两大显学之间斗法,更是斗得头破血流。

    两大显学都想往朝堂中安插人手,也有争权夺利的事情发生,曾经有一朝元朔大帝便借此机会打压佛道两大显学的势力,让两家辩法,输者人头落地,结果两大显学争辩起来,一下子死了数千灵士!

    明面上两大显学之间和和气气,然而暗地里争斗的事情不在少数。

    道圣与圣佛更是屡次明争暗斗,并不那么和睦。

    他们二人相争,却把梧桐绊住,让梧桐也无法进入金銮殿。

    金銮殿前,苏云低下头,内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野性。

    来到东都第二天,他想放肆一回!

    他的头颅低下,眼睛却在往上瞄,看向文武百官,看向帝平。

    帝平坐在龙椅上,目光也在向他看来,正巧看到他的双眼。

    两人目光交错,帝平像是看到了一只迈步走来的猛虎,不断抖动着身上的皮毛,让自己支棱起来,一边走还要一边发出咆哮!

    “好野的小子!”

    帝平心头微震:“朕会亲自驯服你。朕拥有了真正的仙法,就算与你同境界一战,也远超于你!”

    “这第一场,考校的是周天星斗阵列之术。”

    苍九华开口道:“周天星斗阵列之术,牵扯到第七灵界,元朔国对第七灵界应该有所了解吧?”

    他此言一出,便见元朔国的各位文武大臣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分明连何谓第七灵界都不清楚。

    苍九华哈哈大笑,摇头道:“看来元朔还是闭塞,不知这第七灵界。水镜先生,当年你在剑阁求学,应该接触到第七灵界罢?”

    裘水镜淡淡道:“当年我在剑阁时,与大秦的几位师兄已经开始研究第七灵界,但并未将所有第七灵界寻找出来。”

    “蕴灵境界,开辟洞天,六大洞天连接六大灵界,而其中五个灵界都只是第七灵界的投影,只有自己开辟的灵界和第七灵界是真实的。”

    苍九华道:“而第七灵界是碎片,共有七十二块第七灵界。周天星斗阵列之术,便是计算七十二座第七灵界的法门。同样,周天星斗阵列之术,也是一种极为厉害的战斗之法。”

    他冷笑道:“水镜先生敝帚自珍,没有把周天星斗阵列之法传给朔方?”

    裘水镜瞥了在场的文武大臣一眼,其中一些大臣不敢与他对视。当年裘水镜留洋归来,打算推行教育改制,把国外的先进学术传到元朔,其中便有周天星斗阵列。

    当时,朝堂之上有过论战,监天司那帮官员以传统的周天星斗阵列来与裘水镜对决,结果一败涂地。

    朝廷虽然认同了海外的周天星斗阵列,然而却认为不能传到民间,否则民间学到了,强大起来,必会造反作乱。其实无非担心这种新学,会让世家没有优势,平民崛起,分割了世家的利益。

    因此,周天星斗阵列的新学被封存起来,裘水镜力争,这才勉强在天道院内小范围传授,然而每当裘水镜打算推广到全国,便被众多大臣压了下来。

    当年裘水镜带来的先进道法神通,也都是以这样那样的理由封禁起来,并未推广出去。

    现在,苍九华直接拿出大秦国十年前发展出的周天星斗阵列,满朝文武骇然的发现,他们三十年前封禁的那套先进学问,竟然已经大大落伍!

    “周天星斗阵列自然已经传了。”

    裘水镜淡淡道:“非但传了,而今元朔的周天星斗阵列,上至王公国戚,下至贩夫走卒,无人不会无人不晓。”

    苍九华将那些元朔官员的表情收在眼底,哈哈大笑,突然笑容敛去,喝道:“高福,领教这位元朔师兄的周天星斗阵列!”

    他话音一落,便见一位身材高大的大秦灵士越众而出,一边向前走,身后一边发出天崩地裂的巨响,那是一座座洞天在空间中旋转、膨胀,爆发出的异响!

    那位名叫高福的大秦灵士气血不断提升,越来越强,而他身后的洞天数量也很快超过六座!

    元朔国满朝文武动容,尽管有不少世家的子弟通过天道院,接触到周天星斗阵列,但是因为固步自封,元朔能够修成的灵士还是少之又少。

    再加上以太阳为中心计算周天星斗阵列,也是错的,无法准确计算出来,因此更难修炼。

    而那个名叫高福的大秦灵士在空中行走,短短时间便径自开启了四十八座洞天!

    不仅如此,他的洞天数量还在不断增多!

    另一边,苍九华轻轻点头,但见几个大秦灵士纷纷躬身一拜,但见盘羊背上的灵器四羊方台越来越大,化作一座方圆数亩大小平台。

    至于四羊方台中央供奉的那只怪眼,则被几个灵士收了下去。

    那灵士高福走到平台之上,气血达到极致,身后大大小小的洞天五十六座,颜色各异,壮丽非凡!

    那些洞天遍布在他身前身后,洞天之后,是一片片瑰丽的山河,如同一片片异域世界,或者秀丽如画,或者冰雪连天,或如地狱,让人叹为观止。

    苏云则是老老实实的从楼台上纵身一跃,跳到那四羊方台上。

    那灵士高福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面带笑容,比了比苏云的身高,笑道:“小兔崽子,你叫什么名字?”

    苏云正要说话,那灵士高福笑道:“不用说了。我突然间不想知道了。我剑阁灵士,不需要知道死人的名字。”

    苏云错愕,默默点头。

    那灵士高福居高临下俯视苏云,傲然道:“念在你是元朔蛮夷,尚未开化,我可以给你一次出手的机会。只有一次机会,你需要把握住!”

    苏云继续默默点头。

    灵士高福淡淡道:“蛮夷,你可以出手了。”

    “轰!”

    苏云身后空间扭曲,七十三座洞天一发涌现出来,被一股诡异强大的力量扭曲,竟然出现在同一个平面上!

    七十三座洞天,宛如是同一座洞天!

    从这些洞天中传来的天地元气极为恐怖,在一刹那间便将他的气血提升到极致!

    “不好!”苍九华瞪大眼睛,眼珠子几乎迸出。

    灵士高福目光呆滞00kx,急忙催动神通,然而已经来不及。

    苏云探手向他抓来,狂暴气血压迫得他的神通直接瓦解!

    那股气血侵袭过来,让他大脑一片空白,没有半点气血,眼前顿时一片黑暗,不由绝望:“我要死了!”

    然而苏云这一抓,却只是将他抓住,径自拎了起来。

    苏云张开嘴巴,脑子里却在诧异:“我为何张嘴……”

    这时他听到自己下巴传来咔嚓一声轻响,心道:“我下巴脱臼了。”

    但那并不是下巴脱臼的声音,而是他的嘴巴在疯狂生长的声音。

    “吼——”

    七十三座黄钟形态的洞天,洞天内壁上浮现出二十四神魔,此刻所有神魔统统变化成饕餮的形态。

    七十三洞天宛如七十三张大嘴,兴奋无比的一起发出嘶吼!

    苏云的嘴巴咔吧咔吧的膨胀,变大,如同兜天的大嘴,把高福拎起往嘴巴里塞去!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传来,一道佛光飞至,唰的一声将高福卷走!

    苏云怒吼,突然催动饕餮神通,体内气血暴走,整个人飞速变化,身躯竟然变化为一头鬼面饕餮!

    七十二洞天中的天地元气,一发化作饕餮元气,让他的修为疯狂提升!

    呼——

    苏云头下脚上倒立起来,舌头探出,将那头巨大如山的盘羊卷起,在满朝文武和大秦众多使节的众目睽睽之下,把那头盘羊,连同四羊方台一起,硬生生的塞入口中!

    那盘羊凶悍无比,但面对化作饕餮形态的苏云,竟然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剩下两只后脚在外蹬了两下。

    苏云所化的饕餮上下抖动肚子,抖了两抖,终于把那盘羊完全吞下,于是巨大的舌头甩出,抹了抹嘴唇。

    四周,到处是目瞪口呆的人们。

    苏云恶狠狠向四下里看去,突然清醒过来,连忙催动黄钟镇压心魔,只听他脑海中一声钟响,他的体型飞速变化,渐渐恢复如常。

    金銮殿前,目瞪口呆的人们还是没有回过神来,裘水镜、薛青府等人对苏云知根知底,此刻也是看得呆了。

    苏云取出一块手帕,擦了擦口唇,有些不安的站在那里。

    “果然是半魔!”梧桐恰恰走来,眼神中充满了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