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 第三卷:东游,盛世 458.心起一念,可能借我破玄仙

第三卷:东游,盛世 458.心起一念,可能借我破玄仙

    ,

    九道灵纹,相当于一万五千年的正常洞府修炼,但却是夏极收割了小半个东海的所得,这种收割完全是涸泽而渔,属于一锤子买卖,换句话说,人间四海花费了千年万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使得妖气密度的失衡,通过天时地利的变幻,以及这方土地本身的大气运,产生出了这些奇异的“怪异点”。

    这种形成好比大陆板块的移动,需要历时极久,在神话时代,都是众仙历练的禁区,几乎冒出一个就会被群仙一窝蜂用过去,历练仙法,寻找机缘。

    但绝地天通前后,仙妖明争暗斗,而荒废了这一片区域的历练,这让这些禁区得以存在。

    而如今,这些禁区正便宜了夏极,在被他一一收割着。

    因为妖皇左眼的缘故,这些禁区的一切全部给夏极一人收获。

    他每日的生活变得单调,注意隐藏,而不落入仙佛的视线。

    四处收割“副本”,提升一切可能提升的力量。

    在闲暇之余,则是抓出一卷海图,坐在春日暖水,盛夏熏风,秋日星空,深冬大雪里,不停地完善着新的地图,在新的区域圈圈点点,然后再小心查证,一旦确认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是“怪异点副本”,他就会进行标注,在随后的日子里去查探。

    深冬。

    前方又是一座“怪异点岛屿”了。

    夏极回过神来,他这些日子一直在捣鼓之前雷劫时获得的一抹红,那曾经能够幻出超高温的力量,那眉心曾有的黑色烈阳究竟是什么?

    “大公子,走了。”孔雀提醒着。

    夏极应了声。

    他走在最前,宁宁飘然落在他身侧,三大圣紧随之后。

    这支队伍是妖族最后的希望了。

    大雪里,夏极正准备轻车熟路,按着之前的模样去收割。

    蓦然之间,他又停下脚步。

    宁宁察觉了他的异常,有些担心地去抓他的手,这一抓不禁轻呼了声:“你的手好烫。”

    垫起小足,手背一掀,轻轻贴在他的额头,神色又变了。

    其余三大圣也是面色变了变,妖皇不比人类,而这生命奥秘的躯体更是不可能感冒发烧,那是怎么回事?

    宁宁眼里充满担忧,“小极,你怎么了?”

    夏极闭目。

    这一刻,他心底是忽地生出了一丝天人交感,心底玄意骤生,好似与什么东西沟通上了般。

    虽然没有证明,无法看到。

    但那遥远的宇宙里,似乎有什么正在照射着他。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东西,怕就是雷劫里藏着的怪异形体。

    夏极如今对世界有了很多新的认知,所以他明白这东西怕是乱神...

    乱神是什么?

    乱神就是如同日月星辰般,客观存在,却遵循着规律,可以被毁灭被借用,但不会受到任何存在的控制。

    自己能沟通上它,一定是无意间触发过什么。

    但此时,他已不去管这些,那种照耀变得更加灼热了。

    他眉心再度发热,好似烘炉贴脸在烘烤着,一道道热流散发到周身,使得他全身肌肉好似都被激活了。

    这联系,让他决定趁热打铁,看了看远处灰蒙蒙的“怪异点岛屿”。

    宁宁惊呼道:“小极,你好像快烧起来了。”

    夏极睁开眼,温柔地看了一眼她,宁宁的情绪这才平稳了下。

    “没事,我可能要突破了。”

    话音刚落,他的体温就开始飞快升高,高到他的衣衫已经无法承受,而开始燃烧。

    待到夏极彻底坐下时,他周身已经变成了橘红色,这红色慢慢变得深沉,随后又开始变淡,缓缓向着炽白色而去。

    他开始尝试着引出之前额心从雷劫处获得的那一抹红。

    九道灵纹在他眉心浮现,浩大的灵压如天空嘭的一声倾落了,镇压地四周充满不安,以及强烈的窒息感从人心底生出,风虽如常,水虽如常,但却是孕育着某种玄妙...

    宁宁率先喊了一声:“护法!!”

    三大圣也是对视一眼,为了防止妖皇的气息泄露,默契地飞射三边,呈等边三角形之态,各坐一方,将夏极包裹中央,由三道大妖王层次的力量联合构建出一层妖气壁障,避免其中的灵气爆发泄露。

    宁宁媚眼里担忧之色稍稍减弱,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仿是与那不知存不存在的眸子对了眼,然后飘然到再外,九条毛茸茸的金红尾巴扩散开,仙气弥漫,再在妖气壁障外构建一道仙气,以防妖气泄露,而引来不可知的后果。

    高阁上,白桃花也满是担心,但是她和众人的力量体系格格不入,她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她就这么看着岛屿上,自己最深爱的人全身燃烧,如是开始了渡劫。

    双拳紧紧攥紧,垂首抿唇,却还是无能为力。

    夏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渡劫,他脑海里没有对任何五行之劫的概念,也不知道雷劫时那诡谲的形体是什么。

    ...

    此时...

    仙界。

    蓄雷池变得一片通红,那通红正在疯狂往下欢快的挤着,紫色雷浆被排斥地往上浮起,待到雷蛇架起雷桥,翻滚撕扯,每一刹那,便是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万的电浆在触通、跳跃、欢腾。

    靠着蓄雷池修炼的众仙都纷纷围来。

    雷池附近,灵气充裕。

    此时,众仙或是踩踏七彩祥云,或是骑着奇兽,观察着那雷池。

    红灿灿的形体,不可名状,正在往下飞快地涌动,好似是鲨鱼闻见了血味儿,疯狂无比,它的剧烈攒动,让雷浆生漩涡,又如要扑腾起雷啸。

    群仙也是心底生出一抹奇异。

    “那是何物?”

    “这物居然可以藏在雷池...雷池可是降临诸天雷劫的源点。”

    “当是乱神吧,只是不知何等乱神竟藏蛰于雷池,此时又是为何而动?”

    众仙纷纷掐指而算,但绝地天通本就断了上下联系,这算无非是借神通,以八卦变化阴阳相生之理,一叶知秋之法,天人交感去寻得一丝轨迹。

    “这物往雷池底而去,岂不是在往人间而去?那便是告知月宫,让那已经降临了人间的仙人去探查一番。”

    “月宫?”

    “怎么,师兄,月宫有什么不对么?”

    “师弟怕是不知道,帝子已经失踪几年了,如今的月宫,可是群仙无首。”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