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限光阴 > 第十卷指尖的末日!仙剑废土VIP卷 第五十九章 绝对理性死局

第十卷指尖的末日!仙剑废土VIP卷 第五十九章 绝对理性死局

    小紫回答道:“乱之国做得最出色的地方,就在于他们的隐秘能力,他们在时空海从事着各种地下行当,犯下滔天罪行,如果不是有着无与伦比的隐秘能力,他们根本不可能存活到现在。”

    苏云不解地问道:“隐秘能力和法则线有什么关系呢?”

    小紫说道:“他们可以扭曲法则线的法则传导,使一些事情无法被探知,比如他们干了一件坏事,事后只需要做好法则线扭曲的工作,这件坏事就不可能留下任何证据,因为他们将这件坏事所造成的因果线全部处理掉了。”

    “那如果通过占卜预言,周天衍算,玄谕之类的方式呢?也没有办法探知到吗?”苏云好奇地问道。

    小紫耐心地解释道:“所谓的占卜预言,周天衍算,玄谕,其本质都是透过法则线摸索一件事情的本质。比如占卜,听起来有着神奇的信息获取能力,能够无中生有,实际上是侧面透过法则线逆推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又比如预言,就是通过法则线探索一定范围内未发生的事情。”

    “当然,占卜预言,周天衍算,这当中都包含着一些神秘学的成分,利用一些神秘学原理,绕过了法则线的部分限制。只有玄机家族的玄谕,是真真正正通过科技手段实现的未来推算,不过也包含着一些限制。”

    听了小紫的这一番解释,苏云忽然明白了许多许多,之前一些不太明朗的东西此刻也豁然开朗。

    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所看到的那些白线,应该就是所谓的法则线,所以自己才会在看到法则线的时候,有一种掌握了天地至理的感觉。

    他接着问道:“小紫,你说,有没有可能某些人,可以直接用肉眼看到法则线?”

    小紫说道:“法则线本身不会发出光,人的肉眼只是一个感光器官,所以仅凭肉眼是看不到法则线的。如果说,掌握某些瞳术,将肉眼改造成功能更强大的器官,那倒是有可能,比如月秦一族的大道之瞳,据说有一种变异方向就是可以看到一些法则线的。”

    苏云顿时眼神一亮:“给我详细讲讲?”

    小紫指了指门外,说道:“大道之瞳是月秦一族的不传之秘,我在书上也只是看了个简介,要问详细的,肯定是枫儿姐姐更在行,她毕竟曾是月秦三公主,她自己也掌握了大道之瞳。”

    苏云想了想继续问道:“那有没有没修炼瞳术的情况下能看到法则线的呢?”

    小紫古灵精怪地看了苏云一眼,笑着说道:“哥哥你看得到?”

    “你,你怎么知道?”苏云疑惑地问道。

    小紫神秘地笑了笑:“哥哥你有什么事情从来不会防着小紫,你把心里话都写在脸上让小紫看了。”

    苏云挠了挠头:“那你有什么结论吗?”

    小紫说道:“哥哥所谓的看到,应该不是仅仅的看到。”

    “嗯?什么意思?听不太懂。”

    小紫解释道:“准确地说,哥哥并不是用眼睛看到了法则线,而是用心灵感应到的法则线的存在,这应该是仙人血统带来的效果吧。”

    “举个例子,比如体操表演的时候,普通人只能看到体操运动员优美的姿势,华丽的动作,这些都是表象。而另外一类人,却能够看到这个运动员做体操时候产生的各种力,引力,摩擦力,向心力,推力,张力。”

    “这就和法则线很像。这些力本身不会发出光,肉眼看不到这个力,但若是常年研究力学,像时空海一些研究了数千数万年力学的专家,他们洞悉了力量法则,眼睛里就能直接看到力的存在。”

    “这么神奇!”苏云惊叹道。

    “只不过,小紫也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位法则学专家在研究了无数年的法则学之后,能够直接看到法则线,我只是推论,哥哥看到法则线的原理,应该是对法则的理解达到了一定程度了。”

    苏云摊了摊手:“我从来没研究过法则学,你看,我连法则线的存在都需要你科普,要说研究,你对法则学的研究应该远在我之上吧。”

    “法则学上,并不是知道得越多,就越接近真理,法则学有一层知见障,有一层天花板,研究到某个程度之后,研究本身就会对真理产生影响,研究得越多,真理就越远,这就是所谓的科学边界,科学是有局限性的,除非进入绝对理性死局,否则追不上真理的。”

    苏云听得有点晕:“绝对理性死局是什么?”

    “就是摒弃掉一切感性,抹杀情感,简单来说,就是存天理,灭人欲。”

    “可是求知欲本身就是人欲的一种呀,没有求知欲,怎么继续探索真理?”苏云问道。

    小紫说道:“所以科技侧的文明等级划分是怎么样的来着?原始代,启蒙代,星际代,心灵代,根源代,至奥代。星际代后面会有一个心灵代,这就是一个分界线,必须在心灵代选择纯理性客观唯物的哲学作为指导思想,才有可能通往至奥代。”

    苏云听了这个介绍,顿时心底里泛起了一阵怀念,他记得自己上一次听到这个文明等级划分的时候,还是在前往末日空间的末日列车上面,那个人工智能ai介绍给自己听的,真是遥远的回忆啊。

    “哥哥说的所谓求知欲,那是低阶文明赖以进步的条件。对于那种向着真理,视死如归的族群,在心灵代后期,他们会制定属于自己族群的基础哲学。接下来,他们整个族群都会脱离碳基生命的肉体,化身硅基生命,脱离众生的意识海,对真理发起一去不返的冲击。”

    “他们会构造一个叫做谜域的东西,渐渐地切断与外界的一切法则线链接,最后消失在时空海里,一切仅凭着基础哲学的指导前进。这个时候,他们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也不属于任何已有种族,他们已经演变为了一个衍生种族,我们称之为硅族。”

    苏云诧异地说道:“那他们岂不是变成一堆机器人了?”

    “是的,硅族为了真理,会抛弃身体,变成更加契合高科技的硅基生命,当他们完全消失在时空海之后,按照文明等级划分,他们就算是达到了根源代后期,至于他们最终能不能抵达至奥代,找到他们所谓的真理,就要看他们的基础哲学是否正确了。”

    苏云感慨道:“这就等同于是想着真理发射一枚火箭,基础哲学就是火箭底座的喷射方向,基础方向稍微歪一点,最终就抵达不了?”

    小紫点了点头:“是的,不过没有办法验证什么样的基础哲学是正确的,因为冲击至奥代的族群,无论成功与否,最终都会在时空海彻底消失,不留痕迹,没有任何经验可以传承。也正是因为如此,心灵代后期冲击至奥代,才会被称为‘绝对理性死局’,因为无论成功与否,最终的结局都是灭亡。”

    苏云叹息了一声,真理和存在,两者不可得兼,这可真是太真实了。

    小紫继续介绍道:“实际上法则学和神秘学都是这样,法则学象征着哲学里的客观唯物,而神秘学则是主观唯心的东西,神秘学到了尽头,需要将世间一切都容纳到自己的心里,最后整个人都遁入自己的内心,消失于物质世界。”

    “疯子,都是疯子。”苏云心里吐槽着。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继续对着小紫问道:“真理真的如此难以触摸吗?那为何有这么多人,仅仅凭借着自己,就触摸到了法则的本质,成为半神呢?半神就是领悟法则真谛成神的吧,那些科技侧家族对法则的理解和这些半神比又如何呢?”

    “那不一样。”小紫解释道,“半神们掌握的法则,是结合神秘学之后的法则,而不是法则学意义上的法则,并不是真理,也没有可传承性。他们所做的事情,只是不断地感悟法则,在自己心里形成神秘学意义上的法则烙印而已。”

    “真正的法则本质,是构建在这个世界神秘学背景上的一系列有序的规则,是真真切切能够解释和表达出来的,而不像半神对法则的领悟一样,玄之又玄,无法表达。而且,半神往往只钻研其中一种法则,而法则学的研究对象,则是一切的法则,范围和深度都不一样。”

    苏云听了这番话,转念一想,自己的这个能力,也不涉及具体的某项法则,似乎已经触摸到了真理的范畴,那为何自己不需要陷入什么“绝对理性死局”呢?

    这或许可以从某些在绝对理性死局里消散的族群上找到答案。

    他连忙对着小紫问道:“小紫,你知道有哪些族群最后陷入了绝对理性死局了?”

    小紫说道:“其实也不多,时空海历史上敢于冲击至奥代的科技侧文明只有三个,除此之外,修真侧的玄机家族算是半个家族陷入到了绝对理性死局里,他们通过半个家族的牺牲,获得了玄谕这种超乎逻辑的底牌。”

    “真正彻底追求至奥代的实力,最早的是第二纪破碎宙的时候,那时候有一个叫做超凡家族的科技侧家族陷入了绝对理性死局。然后是第五纪繁星宙的时候,有一个叫做比特家族的科技侧家族陷入了绝对理性死局。最近的一个,是本纪元第八纪次元宙的未来家族,”

    “未来家族!”苏云心中一动,他的脑海里泛起了一丝回忆。

    他想起了玄机墨的女儿,前十大神座强者之一,图灵·未来!

    半晌之后,苏云从书房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有关于自己能力的谜底,他终有一日要的那样,法则的极限真理的终点就是自我放逐,那为何自己什么都没有付出,就平白得到了触摸真理的机会。

    不过这些不是他眼前需要考虑的问题,他现在首先需要做到的,便是晋升四阶,拥有在时空海这样一个大棋盘上下棋的资格。

    于是,他眼前又浮现出了一根根细密的白色线条,开始了对法则线洞察力的锻炼。

    休息的时间总是飞逝得特别快,转眼间,一个月的整顿时间就已经过去了。

    伴随着巨大而洁白的传送光柱在契约者广场上投射下来,苏云感觉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压力。

    在了解了这么多之后,他也不敢对那封神秘来信视若无睹。

    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莫非,比审判战争还要严重?

    审判战争是他少有的,多次用完九轮回时间回溯的剧情世界,难道下一个世界,比审判战争更危险?

    苏云自问已经做好了应有的准备,这次剧情世界开始之前的几个技能变异,也让他多了很多的底牌,无论是因果切割,生命存储,还是最后的熵法之弧,都让他的作战能力得到了大幅的提升。

    他现在甚至已经不怕单独遇到四阶契约者了!

    就算是他彻底失算,乱之国直接九卿全部降临,破坏一切规则来强杀他,他也有把握直接触发根源探索,大不了去赌一个1.2生还的概率。

    洁白的光柱缓缓地扩散开来,将苏云,樱,秦枫儿,以及徐优秀笼罩了进去,一起笼罩进去的,还有谁都没有看到的少女图灵。

    随着广场上的人全部被光柱吞没,巨大的洁白光柱也逐渐缩小了下来,最后化作一道光束,缓缓地收缩回了空间最高处的顶点。

    至此,本次剧情传送彻底结束了,末日空间前往剧情世界的通道也正式关闭。

    然而,此刻。

    在广场边缘的一个小木屋里,一个穿着黄色西装的青年人正端坐在椅子上,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咖啡,他的手背上,有着末日纹章,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契约者。

    但是他却对传送的结束一点都不在意,就像是和自己无关一样。

    他的眼中,映射着广场上的所有一切。

    待到光柱收束之后,他蓦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木屋内小踱了几步,手指尖凝结出了一颗漆黑的球体。

    他闭上双眼,缓缓地将漆黑球体靠近到额头,然后将漆黑球体摁在了自己的眉心。

    随即,他的头顶出现了一个乌黄色的光罩,一些复杂的符号浮现在了这个光罩的内部。

    片刻之后,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的双目之中,隐隐有黑色的数据流过。

    “哦——原来是去了仙剑世界。”黄色西装男子喃喃自语道,他拿出了一个像是对讲机一样的道具,说道:“给你们四十分钟收集剧情信物,目标,仙剑世界,四十分钟后,我们统一出发!”。

    说完,黄色西装男子的目光已然恢复了澄澈,他望着空间那漆黑的穹顶,说道:“二阶的穹顶还是这么老土,等我当上议员,一定要让他们好好美化一下空间,这里,应当被打造成一片神国!”

    说完,他缓缓地踱步离开了广场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