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原始文明成长记 > 第二卷 第519章 应激反应

第二卷 第519章 应激反应

    翻过眼前的山岗,穿过一片茂密的山林,远处的顿时出现一大片的平原,右侧的大河波光粼粼,岸边是一眼看不到头的农田,有牛尾熟知的玉米,但更多的是一种生长在泥地或是水塘中的‘高草’。

    在田地的另一边,几座土黄色的城墙有序的排列成一列,东西还各有一座相同的城池,不知道这样的排序有什么讲究,但是牛尾可以看的出来,那些城头之上全都飘扬着同一种文字的旗帜,那个字他认识,就是出现在汉部落众多商品上面的那个‘汉’字。

    “那些就是汉部落的居住地吗?好奇特,好像都是用土堆成的。”

    “用土做成的围墙?他们不怕被雨水冲垮吗?”

    在牛尾的身后,那些历尽艰辛跟他跋涉至此的同伴无不惊奇的看着远处的城墙。

    “快看,那上面好像还有人!”一瞬间,上百双眼睛都向城头上望去。

    “好了好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汉部落的城墙上是一直有人的,他们都是哨兵,预防敌人和野兽的,快走吧,时间不早了。”

    带着牛尾他们一路走来的那个土著首领大声的说道,语气颇有一种东道主的意味,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人家就是专门来投奔汉部落的嘛。

    “嗯,都别吵了,我们走吧,一会儿小心一点,不要随便惹怒汉部落的人,记住,这里不是我们的部落,更不是草原。”

    “是,长老。”牛尾的手下们齐声答道。

    说完这话,两拨人组成的队伍才缓缓从浏阳郡南部的森林边缘走出。

    而这么一大波人突然从林子里钻出来,也立刻吸引了城头哨兵的注意。

    这要是平常可能还没什么,自从建立了浏阳郡的这个招工集市,这两年经常有来打工或是准备加入的部落从那边过来,但是这次,却从南边来了一支马队,数量还不少,足有上百骑,每人双马不说,后面还跟着很多的牛羊,这可就不正常了。

    南方的部落,除了特别远的游牧部落,谁能拿得出那么的牛马羊,还能组织上百人的骑兵。

    更关键的是,虽然距离有些远,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哨兵却能肯定,对面来的那些人穿的都不是汉部落的衣服,也没打着汉部落的旗帜,汉部落的队伍,不管是军队还是商队,只要是骑马的马队,那都是有旗帜的。

    “这不是汉部落的人。”得出这个结论,哨兵立刻警觉起来,连忙呼喊自己的同伴。

    “来人啊,来人啊,击鼓,快击鼓,有陌生部落的马队,不是咱们的人。”

    原本在旁边不远处休息,准备轮换值守的同伴听到这话,一个猛子就从地上弹了起来,扶了扶头上的斗笠,看到南边的马队,二话不说就跑到城头的鼓楼敲响了大鼓。

    咚、咚、咚、咚、咚、

    一连串急促的鼓声响起,闷雷般的鼓声立刻响彻四面八方,这是报警用的大鼓,每个城头只有一面,直径非常大,每一侧的鼓面几乎就是用一整张牛皮崩上去的,一面鼓就是两头牛啊,当然声音也没辜负它的造价。

    在鼓声响起的刹那,周围六座土城,还有散布在周边正在劳作的族人立刻就听到了这报警声。

    沿河的农田里

    “怎么回事?有敌人来了?”

    “不知道啊,应该是吧,警鼓不能随便敲的,乱敲是会杀头的。”

    “那还等什么,快跑啊,回家去,听鼓声是南边城墙的,敌人在南面,我们从东门回去,先别管家不家了,就近进城,快。”

    “走走走,都听什长的,看看谁家地里还有人,都叫回去。”

    各个坊市的城墙内

    女人们听到警鼓敲响之后,立刻来到城里的街上,把自家在外面玩耍的孩子都赶了回去,然后紧紧的把门关上。

    各个工坊的人听到了鼓声,反应就不一样了,女人们基本上都组织起来到工坊门口防守,男人们则是在工头的带领下抄起各种工具集结起来,然后按照平时的工作编组,由工头带领着奔向敲响警鼓的南城门。

    而在最西边新建的官署区,坐在郡守大堂翻阅文件的大树却是皱起了眉,这是警鼓啊,出了什么事?

    从旁边的武器架上拿起自己的环首长刀,小跑着来到郡守府的大院里,看到周围面露无措的小吏们,大树立刻吼道。

    “牵马来,集结守城军士,关闭各城门,召回外面的百姓,亲卫跟我走,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大树的一系列命令下达,让茫然无措的各部小吏们都找到了主心骨,纷纷领命而去。

    等手下牵来了马,十几个亲卫也集结完毕,大树立刻带着他们奔向了鼓声敲响的那座城池。

    而在另一边,牛尾和那群同行的土著也蒙了,什么情况,汉部落那里怎么了?!

    “老哥,汉部落怎么了,那些人好像都在往居住地里跑,还有那像打雷一样响声,这是出了什么事?”牛尾略带紧张又十分不解的问道。

    “什么情况?那些城池不光是居住地,同时也是用来防御敌人的,他们大白天的往里跑,还跑的那么急,不会是遇到敌人了吧。

    哦,对了,那声音,是城头敲鼓的声音,平时每天晚上关城门的时候都敲的,只不过鼓声没有这个响亮,这个声音这么大,应该是用来报警的鼓声,哪边发现了敌人,哪边就会敲鼓报警。”

    说完这话,那土著首领和牛尾对视了一眼,再听了一下鼓声响起的方向,就是自己这边,然后两人又疑惑的向后瞅了一眼,可是后面除了自己的族人,就没有别的人了啊。

    该不会,我们就是那个‘敌人’吧?!

    “是你们?”

    “是你们!”

    牛尾和土著首领的声音同时响起,两人都用怀疑和审视的目光警惕的看向对方。

    “你瞅啥?就是你们,我在汉部落待了有半年了,还从来没听说除了汉部落,别的部落有那么多的牛马,就算是他们说的草原部落,也不会跑那么远来汉部落吧,以前就算是要交换牛马,也是汉部落自己去草原换的,可你们,却是自己找过来的。

    快说,你们是不是汉部落的敌人?”

    土著首领大声的质问牛尾,同时也退后了几步,手中的骨制长矛也立刻指向了牛尾。

    看到首领做出了这样的反应,和他同一个部落的族人们也立刻把手中的长矛对准了旁边这些骑马的人,这些和他们一起走了一个多月的人,这些供应了他们一个月食物的人

    牛尾也懵了,这是汉部落应对敌人入侵的方式?他们把我们当敌人了?

    “呃,好像目前鑫部落和汉部落确实是敌对关系,可是为什么?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这群人是鑫部落的人,而不是草原上的游牧部落呢?难道说,汉部落和游牧部落也是敌对关系?

    这不可能啊,汉部落的商队在草原上是很受欢迎的啊,没听说他们有什么矛盾发生啊?”

    牛尾只是稍作思考的时间,汉部落那边的反应还在加剧,城头上的旗帜越来越多,人影也越来越多,对着这边的城门也已经关闭,一队数十人的骑士从西边那个城里跑了出来,然后又从中间那个城的西城门跑了进去。

    没过多久,鼓声骤然一歇,大树也已经来到了南城门的城楼上,远远的眺望着前方的一支骑兵队伍,那确实不是汉部落的人马。

    “你做的好,这不是我们的人,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敌人,但我们不能大意。”大树先是对那个决定敲鼓报警的哨兵肯定了一番,然后又让自己亲兵中一个箭法比较好的人,用长弓对着前方远远的抛射了一箭,通过箭矢的落点画出了一道警戒线,希望对方看到后会停下向这边的脚步。

    牛尾看着飞来的箭矢略微皱眉,这是什么意思,警告?

    稍作思考之后,牛尾还是决定亲自上前交涉一番,这次他们真的是带着诚意来的,并没有打算和汉部落继续为敌。

    不过既然汉部落那边只是射了一根箭矢,那就应该还有机会吧,他们还是比较克制的,想到这里,牛尾大声的对身后的队员喊道。

    “我自己过去看看,你们都留在这里,如果被杀死了,你们不要管,直接掉头回家吧,然后让首领以后守好咱们的岛,不要再尝试和汉部落接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