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御鬼者传奇(御魂者传奇) > 第7417章 剧毒灾兽
    关横淡淡的说道:“因为只有留到最后的家伙才能成为毒虫之王,很显然,五彩怪蛙在之前拼得太过,就算能战胜黄甲螳螂,后面的对手它也不可能全都应付下来。”

    “怎么?”闻听此言,姑娘们和群兽都有些惊讶了:“除了螳螂,还有其他厉害的毒虫?”

    “是啊,只是那些家伙都藏匿潜伏在普通毒虫群中,这才是比较正确的选择,因为如此一来,便可以避开大部分争斗,到最后一刻再蹦出来消灭对自己有威胁的敌人,省时省力。”

    关横笑道:“换做是我的话,也会这么做的,毕竟能成为毒虫之王不能只靠着武勇之力,还得动脑子,会运用战术。”

    “哦,原来如此。”若桃说道:“那好,咱们就继续观战,看看公子说的那些狡猾家伙什么时候才会出来。”

    “别着急,黄甲螳螂和五彩怪蛙之间的战斗,马上就要分出胜负了。”话音甫落,关横对着坑内作战的双方微扬下颌,示意大家往那边看。

    “嘭嘭嘭!”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卿凰、芫歆她们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时。

    五彩怪蛙果然已经开始反击了,照着黄甲螳螂的身躯连环猛撞,这是怪蛙的另一种绝技,利用反复落地之时疯狂蓄力窜蹦,而后撞击敌人。

    那黄甲螳螂猝不及防登时中招,身上外壳硬甲被硬生生撞得内凹龟裂,它自己也跟着喷出大口血雾,但螳螂也是极为好战,蓦地晃动双镰臂继续猛攻。

    “嘶啦、嘶啦!”就只是眨眼工夫,双方身上俱都添了几处伤口,不同的是,五彩怪蛙之前已经连战无数强敌,体力消耗不少,现在和黄甲螳螂比起来,它的气力有些跟不上。

    再加上刚才对方先进行偷袭,让怪蛙受伤非轻,如今它已经是渐落下风了。

    “咕呱!”倏忽间,五彩怪蛙竟然一个趔趄向前跌扑,眼见强敌马失前蹄要摔倒,黄甲螳螂好不高兴,立刻挥动镰臂朝着那家伙后脑恶狠狠砍去。

    “嘶啦!”万没想到,黄甲螳螂镰臂只是划破空气,眼前的怪蛙陡然不见了踪影,它再仔细一看,顿时勃然大怒,原来怪蛙竟然一头扎进了草窠内的岩石缝隙,难怪好似消失一般。

    预感到自己可以取胜的螳螂自然不肯放过猎物,它想要把脑袋也伸进缝隙看看对方逃往何处,冷不丁自己背后风声陡起!

    “噌!”说时迟,那时快,五彩怪蛙猛然出现在螳螂背后的半空中,原来石头裂缝下方有一道土沟,它顺着那里一口气爬到了对方背后。

    “砰!”疯狂的怪蛙从天而落,用强而有力的两条后腿恶狠狠蹬在了黄甲螳螂身躯上,这猛踹的力量不算强劲,对于外壳坚固的螳螂没什么,也不会致伤,可问题是下脚的时机太巧妙。

    黄甲螳螂中脚之后,身子不由自主向前倾斜,顿时将自己的脑袋卡进了岩石缝隙内,任凭这家伙如何挣扎往外拽,一时间竟然无法把脑袋拉出来了。

    而此情此景,正是五彩怪蛙所期待的!

    “砰!”纵跃而起的怪蛙再次狠狠踹在对方背脊上,这一回可是卯足劲了,而且还是蹬在脊椎要害,倒霉之极的黄甲螳螂不但骨断筋折,脑袋都被岩石缝隙挤碎了。

    “呱嘎、呱嘎!”见此情景,五彩怪蛙昂首咆哮,这家伙这会美了,强敌再次被击杀,虽然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可这毕竟是来之不易的胜利,让怪蛙好不高兴。

    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再次发生突变!

    “吱吱吱、吱吱吱!”

    霎时间,附近响起的怪异叫声,凡是听到这声音的毒虫们,都变得躁动不安起来,紧接着,这些家伙竟然像是着了魔一般,朝五彩怪蛙这边猛扑过来,此时此刻,怪蛙也吓得一哆嗦。

    自己满身是伤,如果再和这些小喽啰纠缠下去,八成会变成“蚂蚁啃死大象”的局面,关于这一点,身经百战的五彩怪蛙心里很清楚。

    所以这家伙没有选择和对方争斗,而是打算迅速缩进草丛内潜藏起来暂避一时,可怪蛙能想到的,敌人也可以想到。

    “唰唰唰!沙沙沙!”霎时间,无数色彩斑斓的剧毒蛇虫挟风窜出草丛,这些家伙竟然好似严于律己的军队一般,齐刷刷围住五彩怪蛙,整齐如一的向对方发起猛攻。

    “咕咕咕——咕呱!”

    “呼!”这一回,五彩怪蛙可不能藏私了,霎时间喷出一口向四周围呈扇形席卷而去的毒雾,这剧毒之雾迅疾如电,凡是被碰到的蛇虫蠡蠹俱都翻滚在地,眨眼工夫就化为黑水。

    猛毒!

    绝对的猛毒!

    这毒雾顷刻间就让数百毒虫尽灭,是五彩怪蛙压箱底的杀手锏绝技。

    只是施展完之后,怪蛙的神态也委顿了不少,只因为吐出这股毒雾等于让自己的体力尽去三分之二,而且,还会牵动刚才和强敌动手留下的严重伤势。

    “咕、咕、咕……”此时此刻,五彩怪蛙身上原本极为耀眼的异色体表黯淡了不少,它也开始大口喘息起来,既然这家伙累了,那也就是其他强敌粉墨登场之时。

    “噌!”电光石火间,一道疾影挟风飙窜,正好落在了距离五彩怪蛙面前,这家伙是个身长不过二尺的灰皮鼬鼠,一双贼眼棱角分明,迸现寒芒,两道刷白刷白的眉毛煞是扎眼。

    “白眉灰皮鼬?!”见到对方的一刹那,坑中观战的羊角水狸、站在关横身边的马脸雉都失声尖叫起来。

    “怎么,你们认识这不起眼的鼬鼠?”若桃满不在乎的开口问。

    “从以前就听说过,在这弘阳坡有两大‘剧毒灾兽’,一个是白眉灰皮鼬,另一个则是黑背花尾貂。”

    马脸雉低声道:“这两个家伙不但身上有剧毒,还能控制被自己杀死的兽类魂体,实力高深莫测,若是没有关爷和诸位随行,杀了我也不敢和这种家伙争斗,只要见到就是立刻扭头跑,保命要紧。”

    闻听此言,大家都颇感诧异,因为一向以凶猛善战著称的凶禽马脸雉都这么说,肯定不会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