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驱魔人的自我修养 > 141、异变
    傍晚时分。

    心理咨询诊所对面的街道处。

    杜维下了出租车以后,便夹着黑伞,抱着打印机走到了门口。

    可放下打印机,插进钥匙拧转了一下之后,他的身子却顿了顿。

    “好像有点不对劲……”

    白天的时候,诊所内确实很安静,有古董钟表的存在,黑影和安娜贝尔都会消停很多。

    即便是多出了一具恶尸,可作为媒介的那把尖刀,却在自己身上,应该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只有到晚上的时候,它们才会活跃起来。

    而现在,则是傍晚……

    杜维心里微微警惕了起来,他一只手拿着黑伞,一只手推开了门。

    入眼,古董钟表挂在墙壁上,指针重叠在一起,依旧如常转动着。

    而旁边挂着安娜贝尔的装裱柜,也严丝合缝,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

    至于黑影……

    它除了打算动手的时候,大部分情况下都藏在阴影之中,不出现的时候,杜维也不知道它在屋里的什么角落。

    “看来有些麻烦,得先解决了……”

    杜维低声说了一句,便拿起打印机走进了屋里。

    刚走了几步,身后的门便自动关闭了起来。

    整个屋子里,光线逐渐暗淡,就好像迅速进入了黑夜之中一样。

    不管是窗户还是门,所有能透光的地方,都迅速被阴影所占据。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压抑感,缓缓浮现在杜维心底。

    而这,比之前都要来的凝重的多,仅次于修女从梦境里跳出来的那一次。

    只是杜维却没有太大反应。

    用一句不恰当的话来讲,那就是——习惯成自然。

    于是,他便把打印机放在了茶几上,也没去使用,就这么坐在沙发上,拿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呼……

    轻轻吐出一口烟气,杜维便背靠沙发,表情冷淡的盯着挂在墙壁上的古董钟表以及安娜贝尔。

    气氛凝重无比……

    杜维没有在意,自顾自的说道:“这一次下车回来以后,我的恶灵化程度加重了许多,甚至出现了失控的情况。”

    “所以我本来打算过两天再去和托尼神父接触,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到家之后,恶灵化的蜕变似乎直接跳过了失控的过程。”

    “就好像,某些东西在帮助我?嗯……这句话不太恰当,或许应该用某些东西从我身上吸收了一些力量?”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和其他的猎人不太一样,我的右手在恶灵化的时候,是完全没知觉的,就好像它的主人不是我一样。”

    “然后,在歌利亚酒庄里,我再次看到了死亡画面,对于这种能力,我一直是很提防,越是相信,就越是容易被误导。”

    “而死亡画面,则是因为灵视。”

    “所以你们两个,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呢?”

    话音刚刚落下,杜维便掏出了手枪,漆黑空洞的枪管,直接对准了古董钟表。

    他声音冷漠:“你应该是和面具一样的东西,独自关押着那枚戒指,而两张面具加在一起,才能关押黄金胸针。”

    “每一张面具里,都有一个恶灵存在,可你却隐藏的很深。”

    “要么我逼你出来,要么你自己出来。”

    咔嚓一声。

    杜维直接拉开了保险,他打算试探一下古董钟表,这东西实在是太诡异了,每一次出现死亡画面的时候,都在预示着什么,甚至于带着一点引导的意味。

    它似乎想让自己活下去,也不希望恶灵杜维占据自己的身体,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并不是带着善意的。

    恶灵这种东西,不管做什么,最终的目标都是杀人。

    面对未知的恐怖,应当时刻保持警惕。

    可让杜维有些失望的是,古董钟表却并没有丝毫反应,依旧机械规律的转动着。

    杜维眯了眯眼睛,可就在这时,挂在古董中标旁边的装裱柜,却忽然颤抖了一下。

    咔……机簧弹动。

    锁头直接打开,砸在了木质地板上,可却并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咿呀……

    装裱柜的门打开了,恶灵娃娃安娜贝尔扭过头,那双塑料质感的眼睛,直接盯上了杜维。

    明明不是真的眼球,可却能感觉到,那种冰冷怨毒的目光。

    它身上的恶意比之前要更加深沉。

    或者说,它直到现在,才恢复了本来的恐怖。

    屋内的温度直线下降,杜维只感觉浑身发冷,皮肤表面也渗出了鸡皮疙瘩。

    此时此刻。

    除了打火机的那点火苗照亮的范围以外,整个屋内是完全黑暗的。

    黑暗中……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杜维甚至都不需要进入灵视状态,便看到,一个接一个的人影,出现在了屋里。

    其中有男有女,肤色各异。

    但每个人的脸色都是灰败的,双目死寂空洞。

    全是鬼魂……

    它们起初出现在屋里的许多地方,墙壁旁,门口,楼梯处,电视机前。

    甚至于,在坐在沙发上的杜维左右手位置,也坐着两个鬼魂。

    一男一女都是白人——死在恐怖屋里的鲍伯和丽萨。

    紧接着,所有的鬼魂都面无表情的扭过头,死死的看向了杜维。

    而他的右手,也不受控制的直接进入了恶灵化的状态,肤色显得更加苍白,有种完全陌生的感觉。

    打火机的火苗,瞬间缩小。

    在杜维的身后大片阴影蔓延了过来,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充斥着浓浓的恶意,不知道什么时候,黑影站在了他的身后。

    杜维盯着自己的右手,打量了几眼,突然笑了笑。

    “原来是这样啊……在我第一次抓住你的时候,你就已经在我的身上留下了一些东西,并且借此滋养壮大,或者说你在恢复?”

    他是对安娜贝尔说的。

    看来,是自己太小看它了。

    它应该不是单纯的恶灵娃娃,拥有聚集鬼魂的能力。

    想到这,杜维直接戴上了面具。

    然后,他试了试,直接解除了右手的恶灵化,站起身看向了黑影。

    黑影似乎有些纠结,它伸出手向着杜维腋下处的位置抓去。

    在哪里,藏着被白布包裹的尖刀。

    它似乎很想得到那把尖刀……

    面具挡住了杜维的脸,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更加诡异,在黑影即将触碰到自己衣服的时候,他拿出了那张小丑牌。

    牌面上那个穿着燕尾服的自己,忽然扭过头,冲黑影露出了一丝带着恶意的笑容。

    下一秒,黑影顿住了,有些不甘心的向前继续伸手,可却放弃了。

    杜维摇了摇头,便在所有鬼魂木然的注视下,走到了站在地上的安娜贝尔面前。

    轻声说道:“要赌一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