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许个愿先 > 012章 白靖宇
    忘了是谁说的,人这一生里,幸福和不幸总量是相当的。

    你享受了多少幸福的时光,后面就要承受多少不幸。

    这看似很没有道理,但白靖宇却觉得很贴切。

    在他九岁前,他的生活总体来说还是很幸福的。

    爸爸是农村出身,来到LJ市做点小生意,妈妈则在私企上班,喜欢在阳台上养花。

    经人介绍后,便有了他。

    一家人虽然不富裕,但还算其乐融融。

    后来的一切不幸,都源于那场恐怖的车祸。

    白靖宇记得,那是一个梅雨季节的傍晚,他穿着雨靴开心地在马路上踩水,跟着便是车辆的急刹和刺眼的灯光。

    那个连鸡都不敢杀的女人忽然爆发出极大的勇气和力量,将他推了出去,然后失去了自己的双腿和脊椎。

    血流了一地,他吓得大哭。

    肇事车辆上,下来两个中年男人,用一种极度冰冷的眼神看着他们。

    白靖宇至今仍然还记得那天的目光,以至于他后来一度很怀疑,那两个男人是不是什么亡命之徒。

    如果不是当时有路人经过,他们是不是会选择肇事逃逸。

    当然,在逃逸前,要杀人灭口。

    再后来,肇事者中的一人被判了刑,而他的妈妈则永远地瘫痪在床。

    保险公司赔了一大笔钱,于是他的爸爸也有了更多的钱,去做大他的生意。

    所以,他本来是有机会成为富二代的。

    “嗡~”手机响了一下,白靖宇取下眼镜,揉揉鼻梁,将思绪收了回来。

    窗外下着很大的雨,每到雨天,他都会忍不住地陷入回忆之中。

    在外人看来,他也只是沉默了一些,并不值得特别关注。

    “晚上一起去吃饭吗?”这是杨子萱给他发来的消息。

    “好,等我下班。”

    “嗯(>▽<)”

    白靖宇看了眼时间,已经5点半了,就快要下班了。

    毕业前和毕业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状态。

    在学校里,长得帅、成绩好,能在学生会混得风生水起,白靖宇觉得自己是个成功人士。

    可是毕业的那一刻,这一切好像都被清空了。

    那个把白靖宇引为心腹的辅导员,屁用不管。

    他投了无数份简历,跑了无数家公司,然后得出一个结论:去年是最难就业年,今年更难。

    大厂非985、211不要,部分岗位更是直接研究生学历起步。

    没办法,大学生太多。

    白靖宇的骄傲,就在这一面、二面、终面等多轮冲杀里,被一点点耗尽。

    终于,他入职了临江的一家民企——丁氏乳业的营销部。

    面试的时候,十几个人争夺一个岗位,面试官恨不得让大家徒手造火箭,可是入职后,白靖宇才明白,其实他就是来拧螺丝的。

    每天开会、复印文件、点外卖,以及写各种策划案。

    “小白,”女主管踩着尖头高跟鞋过来,往他的工位上留下一沓资料。

    “这个项目的demo你尽快完成,下班前邮件给我,对了,别忘了CC给总监看下。”

    “好的,那姐,”白靖宇笑了一下。

    那姐拍了下他的肩膀,“你还在实习期,多做多学,有不懂的自己想办法,解决不了再来问我。”

    说完便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了。

    此时已经5点40,离下班还差20分钟。

    白靖宇拿起那沓资料,有些无力。

    20分钟怎么可能完成呢?

    可是做不完怎么办呢?

    加班咯。

    说白了,就是变相996,还不给加班费。

    “草(一种植物),”他扭头看窗外,忍不住轻轻说着。

    “轰隆!”

    雷声响起,雨势渐大。

    手机忽然响起,来电显示是“老爸”。

    “喂,你妈又从床上爬下来了,现在在医院,你快点来,钱不够了!”白父在那头着急忙慌的。

    “嗯,”白靖宇木然地答应一声。

    他没再管那些资料,飞快将东西装在挎包里,飞奔了出去。

    路过主管工位的时候,那姐在后头叫道,“小白,谁让你下班的……”

    白靖宇没回头,回应她的是一声急促又短暂的“草”。

    ……

    餐厅里。

    杨子萱独坐,摆在她面前的是一份早已准备好的蛋糕。

    服务员礼貌地上前询问,“小姐,您等的人还没有来吗?今天有台风……”

    “不等了,”杨子萱说,“点蜡烛吧。”

    “好的,祝您生日快乐。”

    服务员帮忙点燃了生日蜡烛。

    餐厅里的人越来越少,窗户外的积水越来越多,一辆辆黑色的轿车艰难地驶来,接走想要接的人,又艰难地开走。

    电视台里的女主持在播报天气预警:

    “临江气象台持续发布台风蓝色预警,今年第2 号台风‘鹦鹉’将以每小时20-25公里的速度向本市前进,预计将带来强降雨,专家提醒,市民朋友们关好门窗,减少外出……”

    “呼~”杨子萱一口吹灭了蜡烛。

    起身,离去。

    ……

    医院里,白靖宇的衣服都湿透了。

    他随手抹了一把,缴了费,然后走到手术室外,白父双手捂着脸,坐在长椅上。

    “爸,”他喘了口气,“妈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我知道她怎么样?!”白父无比激动,“我能天天看着她啊?!”

    自从白母瘫痪以后,精神状态就越来越差,不是怒骂,就是打翻东西。

    从白靖宇考上大学那一年起,便时常绝食寻死。

    这一次是爬下来,将水杯泼在插座上……

    有道是久病床前无孝子。

    有时候,白靖宇都觉得他老爹真称得上不离不弃了。

    这个男人曾经也意气风发过。

    拿着保险公司赔付的那笔巨款,一心想将皮革厂的生意做到全国。

    后来就是创业者经常遇到的,最狗血的事情——合伙的哥们带着账本,卷款跑了。

    白父找不到人,还欠了一大笔债,无奈将厂子卖了,钱包发给工人抵工资。

    跟着就是长达十余年的穷困潦倒,一家三口人,挤在40平的小屋里。

    说是临江土著,实则城市贫民。

    白靖宇几乎是眼睁睁看着那个温文儒雅的男人,变得落魄、暴躁又狭隘。

    “你工作怎么样?隔壁老王家的女儿,现在在银行,年薪都是一百多万……你李叔叔家的儿子,大学都没念,出去打工,现在奔驰都买了……你说养你有什么用,还读那么多书……”

    白父开始发脾气,絮絮叨叨。

    白靖宇靠在长椅上,一动不动,好似什么都没听见。

    他知道这个男人的怒火不全是冲他。

    一切愤怒,其实都来源于无能为力。

    只是,好累啊。

    “要是妈妈真的死了,应该会轻松很多吧,家里就少了一个拖累……”

    白靖宇的心里忽然冒出来这样一个念头。

    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怎么能这么想呢。

    虽然他知道白母试图寻死,未尝不是存了“不想拖累他们父子”的念头。

    但为人子女,有这样的念头都是罪过。

    可是邪念是抑制不住的。

    一旦出现,便会生根发芽。

    “嗡嗡~”手机震动了一下。

    白靖宇回过神来。

    要挨主管的骂了吧,那个欲求不满的老女人……

    还有子萱……他们已经吵了好几次架了。

    他想不通原本善解人意的姑娘,怎么会控制欲那么强。

    恨不得他每天24小时报备自己的动态。

    “嗡嗡~”手机继续震动着。

    白靖宇无奈地拿起手机,是一个名叫“恶魔许愿屋”的公众号发来的微信消息:

    “恶魔许愿屋正式开业啦,许愿大家都知道,可是许愿屋是怎么回事呢?其实只要你有愿望,就可以向许愿屋许愿,只要付出一点点代价,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哦。

    延年益寿请回复1,盛世美颜请回复2,升官发财请回复3,寻找爱情请回复4,重金求子请回复5,谋财害命请回复6,其他愿望请回复0。

    您还可以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800-404404.欢迎来电咨询哦。

    最新优惠:首次出卖灵魂,赠送复活机会一次。”

    什么垃圾营销号……

    白靖宇直接略过了。

    如果这世上许愿就能得到一切,人世间也就不会有这么多幸与不幸了。

    不过……他现在的工作说白了,也就是出卖肉体换取金钱。

    要是有个地方能够出卖灵魂,换取物质财富,他肯定第一个去。

    要是能赚到更多的钱,爸爸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妈妈也许会重新恢复希望吧……

    他这样想着,将心里那个可怕的念头狠狠地压制住了。

    ……

    “你确定这样的文案,能拉来客户?”

    许愿屋里,小莫问唐笑。

    “当然能啦,”唐笑有点心虚,但还振振有词,“现在的营销号都是这样的文案,做自媒体我可是专业的。”

    “喂,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开除我啊。”

    小莫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将手机递给她,“就按你说的发吧。”

    唐笑接过手机,心里窃喜一下,没想到魔鬼这么好糊弄。

    这种智障的营销号文案,谁看了都生气,肯定不会有人当真,

    那么,也就不会有人来被害啦。

    我这是曲线救国……才没有背叛人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