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如意事 > 065 饿跑了
    许明意竟然也在?

    她方才这么为难崔家姐妹,对方是没看到,还是懒得理会?

    怪不得外面都说许明意看不上崔氏这个继母,因此待永安伯府也是疏远冷漠——

    她上一次在宫中见许明意跟崔家姐妹走得那般近,还以为她们如今十分要好呢。

    夏曦轻“嘁”了一声,眼神却冷了冷。

    不过,那个看似内敛的,方才说起话来却十分刺耳呢。

    崔家姐妹出了尚玉阁,上了自家马车,崔云薇才道:“二妹,你说那夏四是不是有病啊!”

    那样的镯子,分明不是夏四这个年纪的姑娘能一眼看中的,说白了就是故意要让她们难堪。

    “大概是因为上一次在宫中,你我同昭昭表姐走得近了些。”崔云清叹了口气道。

    “啊……就为这个?”

    崔云薇眨了眨眼睛,看向自家二妹:“那咱们以后难道就要疏远表姐了不成?”

    表姐长得好看,性格也好,又喜欢送她们东西,她很喜欢的啊。

    “那倒不至于吧。”

    崔云清认真想了想,道:“为何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去疏远表姐呢,到底我们跟那夏家姑娘横竖也见不了几回面。”

    崔云薇赞同地点头。

    又不免有些委屈地絮叨着道:“不过话说回来,方才还好有那夏家二公子在,若不然,我便是跟她打起来,也断不可能与她道什么歉的,真是欺人太甚……”

    “也怪我方才冲动了些,没忍住呛了她一句。”崔云清有些愧疚。

    她话说的隐晦,夏曦想要发作,便冲着大姐去了。

    姐妹二人在马车里小声说着话,马车稍微驶远了些便重新停了下来。

    不开心归不开心,但镯子还是要买的。

    夏曦多半也不会真的要那只镯子,她们就在这儿等等看好了。

    姐妹二人在马车里边嗑瓜子边等着。

    许明意回到镇国公府后,交待了阿葵去捣药。

    两日后,阿葵再次进了宫,替太子诊看。

    如此隔数日入宫一趟,直至半月后,太子终于能下床走动了。

    只是终究还是留下了一处后遗之症。

    这一日,从宫中回来之后,阿葵悄悄地问:“姑娘,太子殿下的手真的治不好了吗?”

    她如今是许多人眼中的神医。

    而她眼中的神医是姑娘。

    许明意摇了摇头。

    “治不好了。”

    太子恢复之后,发觉左手僵硬几乎无法使唤。

    这应当是落水之后心跳呼吸停止带来的影响。

    说句直白些的话,如今能够恢复成这般模样,能走能动,且还能头脑清醒的活着,已经是幸事了。

    而那个男孩子在得知左手无法治愈之后,也未有发脾气亦或是流眼泪,而是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平静地点头,不忘同她和阿葵道谢。

    那是个身体病弱,内心很有勇气的孩子。

    许明意进了书房,写了一张调理方子。

    她历来喜欢有勇气的人,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也愿意帮一帮这样的人。

    阿葵这边刚将方子接过来,就见阿珠走进了书房内,向许明意禀道:“姑娘,那只大鸟找不到了。”

    阿葵瞪大了眼睛。

    ——鸟丢了?!

    那可是定南王世孙寄养在姑娘这儿的……

    且定南王世孙先前还送了一千两银子过来作为答谢和那鸟的吃穿嚼用。

    眼下养丢了可怎么办?

    且丢了还是轻的,万一是被人吃了,这可怎么交待呀?

    阿葵短短瞬间想了许多,却见自家姑娘脸色平静地道:“无妨,不必担心。”

    那丑鸟定是回去找吴恙了。

    她这些时日叫人喂鸟时,都是掐着量喂的,至多只叫对方吃了六七成饱——

    依照那鸟不吃撑不罢休的性子,能苦苦坚持这么久,已经是稀罕事了。

    所以这定是饿跑了。

    而她这么做的原因,不外乎有两个。

    一来她如今也不是对方的主人,总得想个法子把鸟‘送’回去才行。

    这鸟软硬不听,但饿上几顿往往就好了,几顿不行,那就几十顿吧。

    二来……

    她是觉得这鸟被吴恙喂得太肥了,真的该去去膘了。

    她还记得,上一世在定南王府,阿珠第一次见到长大后的天目时,便曾吃惊于这么大这么胖的鸟竟然还能飞得起来。

    见姑娘对此并不在意,阿珠遂也放心下来。

    那鸟莫名同她有些不对付,她瞧着对方那肥肥胖胖的秃头模样也不太顺眼。

    “姑娘,夫人回来了。”阿珠转而禀起其它事:“婢子找鸟时遇到了夫人,当时瞧着夫人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许明意听罢有些不解。

    今日母亲一早便去了永安伯府,说是那位老永安伯夫人近来病得实在厉害——

    可母亲在永安伯府做一做戏表伤心状也就罢了,怎会已经回了府,脸色却还缓不过来呢?

    左右此时无事,还是去看一看为好。

    许明意去了世子院。

    堂中,陪嫁婆子正在低声劝着崔氏:“您不必为了那边那位世子的话生气,永安伯夫人已病了半年有余,再怎么样也怪不到您头上来……他们真有胆子敢胡说八道,咱们镇国公府能饶得了他们去?”

    她口中的‘那位世子’,说的自然是永安伯世子,崔氏同父异母的弟弟。

    “夫人,姑娘来了。”

    青樱走进堂中禀道。

    崔氏脸色缓了缓,却是立即起了身道:“不成……先叫人在外头等一等!”

    青樱不明所以。

    崔氏急匆匆去了内室,从头到脚从里至外换下身上衣裙首饰,又净面洗手,并吩咐丫鬟将屋里屋外的地砖都擦了一遍。

    许明意茫然地在堂外看着忙忙碌碌,出入打水的丫鬟婆子。

    “快叫姑娘进来吧。”

    做完这一切,崔氏才开口道。

    “母亲,您这是在作甚?”许明意边坐下边困惑不已地问。

    “你有所不知,今日母亲出门,沾了大晦气回来,为防再过给了你,自当要仔细些才好。”崔氏皱眉叹着气道。

    她今日当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母亲今日不是回伯府看望永安伯夫人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