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医生,你是没有见过那个刘佩珊,真真是牙尖嘴利,巧舌如簧,我家朝阳都被她挤兑的没地儿呆了,说真的,朝阳并不想接受她带来的那个江湖医生,”许夫人脸上十分着急,

“李医生,我家朝阳的伤势你是清楚的,他刚刚受了伤骨折,怎么能去跳舞呢?我害怕那个刘佩珊只是想拉我家朝阳去出力比赛,至于朝阳以后受到什么严重损伤,她肯定是不会管的!”许夫人到底是为人父母的,想得更多也更仔细。

李春兰点点头,“徐夫人您说的很对,我见过许朝阳的伤势,他的小腿的确是骨折了,虽然骨折的不厉害,不过肯定是不能走路的,连走路都不可以,更别提是跳舞了!”

开什么玩笑,腿骨跟别的骨头可不一样,腿骨是要负重的,许朝阳的小腿胫骨青枝骨折,有三分之二的部位已经断了,只剩下三分之一的部分还连着。

这样的伤势,如果贸然走动或者是跳舞,肯定会导致整个胫骨骨全断,那样一来,李春兰之前所做的治疗肯定会前功尽弃。

听到李春兰也这么说,李夫人赶紧拍了拍胸口,胖胖的身体走得更快了,“李医生,那咱们得快点,要赶在朝阳这孩子做傻事之前拦住他,我跟老许可就这一个儿子,可不希望他为了那个小贱蹄子落下残疾!”

许先生和许夫人平素是极其和善的,可是遇到了刘佩珊这种极端人物,许夫人也忍不住出口伤人了。

李春兰也觉得十分不解,这个刘佩珊得是有多么自私才能不顾许朝阳的伤势,硬拉着他去跳舞呢?

李春兰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许夫人拉着李春兰,紧赶慢赶,很快就进了自家的小洋楼,一楼大厅的灯亮着,里边儿或站或坐几个少年,其中一个女孩子正在慷慨激昂的讲话,

“许朝阳我认识你这么久,你今天总算是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讲义气!”

许朝阳半躺在沙发上,他的身边跪坐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杨医生,那医生手里拿着针筒,看样子正要给许朝阳的腿做注射。

许朝阳皱着眉,对于这洋医生的治疗有些摸不准,“汤姆医生,我的腿已经骨折了,现在注射效止痛针,不会损伤到我的伤处吧?”

汤姆医生咧嘴一笑,“不会,小伙子你就放心好了,你的腿骨我已经看过了,并不是完全断裂,而只是断了一小部分,适当的运动有益于你康复!”

“可是……”许朝阳想起了李春兰叮嘱他的话,李春兰告诉许朝阳,他的腿绝对禁止运动,在康复之前只能静躺着。

眼看着许朝阳又犹豫起来,刘佩珊眼神一闪上前一步,赶紧又给许朝阳洗起了脑,“朝阳,咱们从小就认识你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要相信我,这一次打了这个针对你真的没有影响!”

说完了这句话,刘佩珊转身看向三个同伴,“你们说是不是啊?”

这三个同伴内心都很矛盾,如果说是,那绝对对不起许朝阳,如果说不是,他们又很需要赢得这笔比赛的奖金。

今晚上是第二轮的决赛,只要过了第二轮,他们就能进入最终决赛,这样每个人都能获得五百美元的奖金,这可不是个小数字。

要知道除了许朝阳以外,另外四个孩子都上着当地的公立学校,虽然说学费开销不大,不过当地人攀比成风,出去上学就得需要着装费,还要准备平时交际往来的开销。

尤其是他们跳霹雳舞的,平时打扮的更是时髦,一双上好的运动鞋或者是旅游鞋,那是必不可少的,除此以外时髦的牛仔裤,嘻哈风的上衣,还有帽子,项链也都是标准配置,这些东西全套配下来,需要花费不少。

所以一想到五百美金,这三个同伴没有多挣扎,也都纷纷附合刘佩珊的话。

听到同伴们都这么说,许朝阳终于不再犹豫,他毕竟也是个男孩子,需要在同伴面前维持面子,总不能给大家留下不讲道义又胆小的印象。

得到了许朝阳的同意,汤姆医生的大针管就要朝着许朝阳的腿上扎过去,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客厅的门被推开了。

许夫人一声大喝,“汤姆医生,不能给朝阳打针!”

汤姆医生被许夫人这一声大喝,吓得手一抖,针管子差点掉在地上摔碎,他没好气的转过头,“许夫人,你这大惊小怪的是干什么?又不是我自己愿意来打针,这可是你儿子请我过来的!”

汤姆医生的诊所就开在附近,他的医术还算可以,所以许夫人这些老住户都认识他。

许朝阳一看妈妈的脸色难看,赶紧解释,“妈,汤姆医生可不是我叫来的,佩珊他们几个人说我的腿不要紧,请汤姆医生治疗之后就可以参加比赛了!”

眼看着儿子又傻呼呼的听了刘佩珊的话,许夫人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气呼呼的走到儿子身边,“儿子你是不是傻?刘佩珊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这是你的腿,又不是她刘佩珊的腿,她当然不爱惜了!”

刘佩珊被许夫人搅了好事,本来就是一肚子气,听到许夫人说话不客气,她也就做好了撕破脸皮的准备,

“许夫人你已经老了,不能用你的老眼光来看我们年轻人的事情,许朝阳跟我们好不容易杀入了霹雳舞比赛的第二轮,您让他就这么放弃,会让他这辈子都感到遗憾的!”

听到刘佩珊这么说,许朝阳的眼中也亮起了跃跃欲试的光芒,不得不说这个刘佩珊很会讲话,她轻易就抓住了许朝阳这种少年人好胜不服输的心理。

“刘佩珊你说错了,现在如果让许朝阳去比赛,他才会感到终身遗憾,”李春兰对刘佩珊十分不耻,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就哄骗许朝阳参赛,这个小姑娘可是自私到了极点。

刘佩珊是见过李春兰的,看见她出言阻止十分不满,“你一个外人来凑什么热闹,没看到我们正在商量霹雳舞大赛吗?”

李春兰伸手查了查许朝阳的伤势,表情十分严肃,“刘佩珊,你光是鼓动着许朝阳参赛,你有没有告诉许朝阳,他参赛后胫骨会完全断裂?”

书中书小说 (x23q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