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老太太将方才电话里,谢西泽说的话,说了一遍:“都是你养的好儿子……”

谢老爷子一听连忙摆手:“嗐,没事儿没事儿,这不是事出有因吗,亲家母不容易,丈夫刚刚过世没多久,若是鸯鸯再出好歹,谁能承受的住?再说,你身体这不好好的,显然没什么事,你就别生气了……不是什么大事,一家人嘛。”

谢老太太瞪他一眼:“你说的好听,被说病危的不是你……”

谢老爷子道:“那若是再有下子就让老五说我啊,别说病危,说我已死都行。”

谢老太太一听,“呸,不正经……”

谢老爷子:“嘿,我这怎么就不正经了?”

谢老太太不搭理他,自己坐到一旁去生闷气去了。

……

谢西泽把隐患解决了之后,又想起家里几个兄弟,琢磨着,回头分别再叮嘱一次。

做好早饭,老太太正巧回来。

跟老姐妹,跳完了广场舞,刚刚运动完,脸色倍儿好,脸颊红润,眼神明亮,精神头都比在津川的时候好。

老太太看见谢西泽穿着围裙,拿着锅铲的模样,忍不住觉得,自己是不是过的太舒坦了。

按道理来说,这早饭,似乎不该让女婿做才是。

老太太道:“明天这早饭,还是我做吧,总让你做,我也太清闲了……”

谢西泽笑道:“应该的,您辛苦那么多年,如今就该是清闲享福的时候,您早上出去锻炼身体这才是要紧事,只要您身体健康,比什么都强。”

谢西泽哄起人来,倒不至于说让人心花怒放,可是却让人心中非常的温暖熨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