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翎仙宗!

听到面前的青年问出这句话,猎山整个人顿时一惊。

当今天下,七大仙宗皆有长生久持之法,其余正道门派虽然也有,但若论得道之数却远远不如。

而惊翎仙宗,便是这七大仙宗之一,但与其他门派不同,此派修弓阴箭阳之道,门派中人无一不是神射手。

若剑修是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如探囊之物,那么千里之后,便是弓箭的天下。

会挽弓,射天狼!

“莫非此人是七大仙宗之人?”在听到周渔这突然的问话之后,猎山于内心之处,便只剩下了惊骇。

难怪对方能在一息之间,就可轻易的斩杀他的同伴,如果是这等正统仙宗之人,要做到此事,的确简单。

想到这里,猎山心中那抵抗之意,便消散了大半,苦笑的道。

“在下并非惊翎仙宗之人,而是这云梦泽内弓羽门的弟子,只因在下门派的前代掌门,是惊翎仙宗弟子所建,所以会一些粗浅的弓箭之法。”

“原来如此。”听到这里,周渔顿时明白过来。

惊翎仙宗的弟子,追求远杀之力,向往上古时期的大神羿,修射日之道,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攻击。

方才此人那一箭,便像极了门中所述惊翎仙宗的爆阳箭。

此箭技,能够汇聚人的精气神,并随着心力的注入,可以使得射箭之人,爆发出远超修为的攻击。

不过这箭技也有弱点,那便是对于心力有着极大的要求,若非意念坚定之人,一箭之后,极有可能导致心力干枯神魂散乱,最终法力失控而死。

但此人虽说看起来面容坚韧,却也绝非那种有着浑厚心力之人,能在那一箭之后,还会有着如此这淡然无损的高强箭手。

“那箭,你从哪里得来的?”想到这里,周渔不动声色的道。

闻言,猎山瞳孔一缩,心中再无侥幸之力,在他看来,能够问出这话,眼前这青年,即便不是七大仙宗之人,也定然对惊翎仙宗极为了解,不然绝不会一语便道破他方才弓箭的奥妙。

“此箭名为烈阳法箭,是弓羽门的法器,能够加持箭矢的威能,只是其效用,仅限于一次,威能堪比引爆的上品法器,所以我也只有一支。”猎山老实答道。

话音一落,猎山便忐忑起来,因为随着此话的说出,面前这青年的目光,顿时落在其身上时,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给了他一种,对方似正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屠刀,且此刀已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于下刀之前,在思考那刀刃利否的感觉。

这种感觉,极为磨人。

使得于这时间的流逝之中,猎山产生了极为庞大的压力,每一次风吹拂草木的沙沙之声,都让他的额头,流出了紧张的冷汗。

等待死亡。

但猎山不敢反抗,因为此人那凌厉的剑气之意,从那话语嗯问起到现在,都从未散开过。

“青木峡谷何处会有乙木之气,带我找到它。”这时,周渔见气氛差不多了,顿时冷声说道。

闻言,猎山顿时如释重负,整个人好像刚从水里被打捞起来一般,于后背湿润之中,内心反而轻松不少。

“青木峡谷南边,那里有一片繁茂的铁林木,其内木行之力极为浓郁,或许便有前辈口中的乙木之气的存在,不过铁林木之内,妖兽颇多,且处理起来很是麻烦……”猎山快速答道,不放过任何一分表明自己仍有大量价值可挖的决心。

咻!

这时,他看着面前那青年,猛的弹出一道火红的剑气。

这剑气放一出现,便直奔他的胸口,猎山强忍着心中颤栗,控制自己不要逃跑躲闪。

嘭!

下一刻,剑气入体,脸色苍白的脸庞上,顿时变得极为痛苦,其打开衣襟,于那古铜色的血肉之上,此刻正有一赤红色的小雀突然浮现而出。

于那图案绘刻之后,有一股灼热之气,和隐隐的锋锐之力流转不断。

“我于你体内封印了一道剑气,若此番你有任何逃跑之嫌,这剑气都会于瞬息之间爆发,将你斩杀。”

“属下明白。”听到周渔冷漠的话语,猎山顿时点了点头,只要不是现在就死,那么一切皆有可以挽回的机会。

“带路。”见猎山点头,周渔顿时说道。

虽然他也考虑过是否要现在直接将其斩杀,但想起乙木之精,他决定还是在利用利用为好。

七日之后,于一处秘林之内。

一柄青冥剑顿时从腰侧呼啸而起,其速度好似电光一般,将一名练气境七层的修士斩首的同时,周渔将其腰间的储物袋,招收到了手中。

“平日里,这风驰沼泽都是这般混乱吗?”不过短短七日,周渔就接连遇见了三个劫掠的修士团伙。

若非看见猎山在同样拼命,周渔还真以为是此人故意引他。

不过即便如此,若对方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周渔也不会善了。

毕竟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这里可不是江陵城那种人道昌盛之地,百姓相处之间有着法规可讲。

这里,是荒野山林,于这处处可见厮杀劫掠的地方,杀人夺宝才是主题。

他周渔虽然速来讲究斩妖除魔行侠仗义,可也是一个没得感情的人,该下死手的时候,可不会含糊。

“平日还好,只是眼下接近神木秘境的开放,所以才会如此……大人若是这一路愿意释放一些灵压,想来便不会再遇见此事。”猎山看着前者,打出一道火红的剑诀,于那爆裂之焰中,将他面前的一名练气境六层的修士轻易斩杀,顿时连忙提醒道。

虽然他很想说,若非你自己刻意压制修为,不外露气息震慑,这些人又岂会敢掠虎须。

“不行,贫道是一个低调的人,太过张扬的事,不符合我的风格。”周渔想都没想,便拒绝了。

听到这句话,猎山于苦笑之中,看着周渔麻利的又收起一个储物袋,其嘴角顿时僵硬的抽搐了下。

此人,简直就是无耻。

明明是你在刻意假扮弱小,反而还怪这截杀之人太过残暴。

况且,若是厌恶这等事,为何不见你捡取对方储物袋时有半分犹豫,反而还颇为兴奋。

这些话,猎山不敢多言,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

但今日之事,让他明白,即便是七大仙宗之内的那些门派弟子,无论其卖相多佳,杀人夺宝之术,未必会逊色于他们。

“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这样耽误下去,的确会浪费我的时间,所以接下来的一路,我们必须抓紧了。”看着储物袋里这些不怎么之前的玩意,周渔顿时改口道。

vipzw/93_93017/340359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vipzw。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