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唔唔……队长……呜……救我……”

白浪在四楼的一个不起眼储物间中,找到了被套上一件精神病患专用拘束服,嘴巴被面罩封锁,正奋力扭动挣扎,嘴里发出唔哝求救声的钢太郎。

将他救下时,少年的精神极度不稳定。脸色苍白,瞳孔乱颤,呼吸急促……接触拘束服后,他胸膛膻中的位置上,被人挖出一个大坑,移植了一个跳动的肉瘤。

在白浪抵达之前,他被人草草改造过,并关押在这处狭小、封闭的空间内,任由胸膛的肉瘤不住蠕动、扩张,吞吐地狱的力量改造他的身躯,进行某种邪恶的畸变仪式。

身体的剧痛与精神的恐惧,差点让他崩溃。

此时白浪开始急救,先提起扳手,对着少年的脸一顿爆抽,利用物理刺激来缓解精神的压力,将他从精神崩溃的边缘拯救回来。

当诅咒发作后,白浪再抬起螺大号丝刀,十字锥头抵住伤口,一把插进钢太郎胸膛的肉瘤中,开始注射混合了伏特加与502的血浆。

他先替钢太郎镇痛,却没有全麻,而是保留了理智,能够交谈。随即,白浪打算灌醉这个肉瘤,再用强力胶水暂时灌满并凝固这个‘寄生体’,令其无法正常工作。

此刻时间宝贵,他没空替钢太郎做精密的手术。若放任不管,肉瘤很快会扩张遍布全身,完成恶性病变。若直接杀死这个东西,肉瘤的触手已经连接他的心脏,很可能危机性命。

因此用‘伏特加 502’暂时封印肉瘤的活性,由内而外制作成一块‘胶质琥珀’。等到离开医院后,再为钢太郎做摘除手术也不迟。

“你怎么会出现在四楼?”

现场急救中,白浪用抹布替少年擦汗,将脸擦的更脏。然后又点了根烟塞进他嘴里,抽空还喂他喝了一支‘鲤鱼王口服液’补充营养。

钢太郎很快就冷静下来,额头依旧渗出虚汗,但精神变得舒缓放松,开始吞云吐雾,眼睛也闪烁起绿色的邪光,胸口的肉瘤果然不再跳动。

不出他所料,‘邪能’对这个肉瘤有压制效果。尤其在图腾辐射范围内,直接切断肉瘤与医院的联系。

他的判断没有错,手术也干净利落,格外成功。

“这是四楼!我不是在一楼吗?”钢太郎一惊,疑惑的问道。

白浪询问:“你身上发生了什么?被关押了多久?还记得吗?”

“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在闯入一楼后,跟随沉沦魔一路冲刺,然后我隐藏在暗中,想探索路径,结果被身后出现的一只手给抓住,拖进了房间内,再往后就记不清了,只知道脖子一痛,再集中不起注意力。当我醒来时,就被困在这个储物间中,全身都在痛,仿佛有一只章鱼在体内钻动。还有,对讲机一直都在,并且处于开机状态……”

白浪猜测,这家伙脱离了图腾保护,所以会被抓住,于是不再多问:“你还能走吗?我安排魔物送你出去,还是跟我们一起前进?”

“我跟随队伍行动,我此刻充满了力量!”

受惊过度的钢太郎不敢再次落单,随着‘鲤鱼王口服液’药效发作,他的皮肤下方浮现绿色血管,如同喝了蓝装红牛,渐渐亢奋起来,并且屏蔽了痛觉,扶着墙自己站了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