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娱 > 正文

新笔趣阁 其它小说 纵所州知 30.第 30 章

热门推荐:混沌天帝诀武道霸主赘婿我的超级庄园神武战王你的距离明目张胆做戏(民国/甜宠)、

州围在帅帅和小田的帮忙下坐起身她把在枕头上静电摩擦一晚上而炸轰轰的头发顺了顺因为寒冷和虚弱她的嘴唇泛着细微的颤抖,第二次微启才说出话我现在什么鬼样子

再好的底子也架不过素颜满面病容还一晚上没睡好的三重放飞,州围的心还真没大到可以以这个样子坦坦荡荡出现在楚楚动人的同行面前

真的呀帅帅洞察人心一眼看穿她的所思所想你只管挺起腰杆,你这叫职场失意情场得意,昨天丢的面子纵横全帮你找回来了再说职场也算不上失意吧,她才拿第一个重量级影后没个五年十年根本追不上你

这是林纵横第二个传出绯闻的女艺人州围不为所动,淡淡自嘲一笑,他是什么人,你也知道

帅帅还想说点什么外头传来两声很礼貌的敲门声,玻璃探视窗口出现胡辞的脸庞帅帅住了嘴,招呼小田走

小田有点犹豫,担忧的目光依依不舍在州围身上滚了一圈,又看帅帅那么放心的样子,也只好跟上他的脚步

胡辞带着墨镜打扮得很日常脸上同样未施粉黛推门后她轻轻朝帅帅和小田点了点头打招呼

没有把自己化成精致的妖精来和病中的州围做对比这点很厚道令小田不免心生好感等走到病房外她小声向帅帅表达自己内心的担忧和疑惑让她们单独待在一块不会出事吗

她们两个没你们想的这么乌烟瘴气反正这十几年来我从没听围围说过胡辞一句不好的话做一件对不起人家的事情走到椅子旁帅帅一屁股坐下翘起二郎腿晃晃悠悠为自己知道别人都不知道的事情洋洋得意知道为什么吗

胡辞在州围定定然的目光中一路走到床边准备把手里的花束放到床头柜上把墨镜架到额头上她伸手去拿原本放在上头的一件西装给花腾位置在触及到衣服布料的一瞬间她脑海里闪过电梯间那道只穿了一件衬衫的身影当下对西装的归属人有了肯定的推测这么想着她手里动作有短暂的停顿和僵硬她把衣服拂开一些又弯下腰去捡掉在地上的领带再直起腰来已经收拾好了所有的情绪温和地问道还好么

接下来双方都有短时间的沉默州围眉宇之间的疲惫和满脸的憔悴显而易见胡辞问我帮你把床摇起来

不用州围把披在肩上的衣服拢紧些开门见山我没弄明白你来干什么有话要跟我说

你觉得是就是吧胡辞在一旁椅子上坐下来显出一丝颓态我记得我问过你是不是和林纵横在一起你说没有要是知道你们是这种关系我怎么都不可能放任自己一头栽进去她不可置信地摇摇头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十年来居然能一次都不被拍到

我也记得我问过你是不是和管越齐在一起你也说没有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和一个满口谎言的人说实话州围没有和胡辞解释她和林纵横从未被拍到实锤并不是因为他们出自保密局有什么掩人耳目的绝活而是因为这十年来的绝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处于分手状态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眼神淡漠全然不含往昔的旧情

胡辞自嘲地笑起来州围不做朋友这么多年我们怎么还是这么像连看异性的眼光都还是一样这辈子我居然会第二次跟你看上同一个男人

州围不说话食指绕着垂在床头柜旁林纵横的领带打圈绸缎光滑的表面柔软又微凉带着暗纹的灰色在指尖一圈圈缠绕注意到领带颜色后她脑海中被胡辞唤起的那些封尘的回忆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后知后觉地想到昨天颁奖典礼他的领带和她的裙子居然很配套

已经来不及撕开所有胶带后州围直接将手上的输液针拔了出来透明的水珠连续不断地从针头的小孔中滴落出来她把输液管甩到一旁面无表情地吩咐给我准备一下我要去片场

新书推荐:从十里坊走出去的女人蜘蛛boss要升级红楼:朕不想当皇帝末世修炼师我在星球种爸爸你和爱情我都要明星诞生纪实怪他过分着迷、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