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B > 正文

移动互联网时代,大众对于单纯接收信息的需求减弱,发表观点的欲望逐渐增强。到2005年,以新浪博客为开端,诞生了许多博客大V,

2009年Twitter火爆,新浪看中这一流行趋势,开始试水微博,通过邀请明星大V入驻和打造网红,吸引了大量人气。2011年,新浪微博达到鼎盛时期。

以微博为前锋,更多自媒体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2012年,微信推出公众平台,依托热门通讯工具,吸引了大量个人和机构入驻。

2015年,自媒体进入红利期,微信商业生态逐渐成熟,各领域KOL百花齐放。与此同时,直播、短视频进入自媒体赛道。2016年,抖音的横空出世更是带动了短视频自媒体的高速发展。

今年,微信公众号进入七年之痒。头条号、百家号、大鱼号、小红书等信息流平台的背后,是互联网巨头对用户注意力的激烈争夺。抖音、快手、斗鱼、虎牙、B站,又哪个不是注意力黑洞?

微信公众号已经进入成熟期。而越来越多的账号面临盈利困难、增长乏力、内容难做等现实问题。

很多号主纷纷抛售账号,圈内不断有人鼓吹的“公众号已死”,不能只当个笑话来听了。

CTR媒介智讯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广告市场回顾》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广告刊例花费同比下降11.2%。

国内广告市场进入调整期,国外市场也有些低迷。几家老牌广告公司相继发生结构变动,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上的“广告寒冬论”被证实不是个伪命题。

广告环境不容乐观,广告主对市场信心动摇,预算规模缩减。广告主为了保证投放效果,在选择平台时更加谨慎。

与此同时,微信公众平台在积极规范微信商业生态。前段时间,微信更新了“常读用户分析”功能,号主可以在后台查看常读用户指标、用户类型和城市分布等数据。

“常读用户”可以定义为经常阅读该公众号的用户。据推测,常读用户数大致等同于微信公众号每日图文总阅读次数的月平均数。而图文公众号的平均报价,和常读用户数基本持平。

这一动作,无疑给靠刷数据维持体面的灰产玩家一记重击。要知道,刷数据已经不是个别账号的投机取巧现象,而是行业大部分账号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微信注册的350万活跃公众号中,只有极少数账号能在内忧外患的环境下保持向上的劲头。

新榜在7月24日发布的《2019内容产业半年度报告》显示,微信头部账号拿走行业广告近6成预算,视觉志、少女兔、末那大叔的广告复投率较高。

而一些靠转载内容保持更新的大号,缺少鲜明个性,没有独家感,即使头条阅读篇篇10w+,也很难靠广告收入盈利,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商业化难题。

微信公众号注册数早在2017年底就已突破2500万,但QuestMobile在4月2日发布的《微信公号人群洞察报告》数据显示,73%的用户关注的公众号数量还不到20个。

越来越多的个人和机构入驻微信公众号,让增长赛道更加拥挤,用户抢夺之战进入白热化。

而用户对阅读的需求早已不停留在单一的自主摄取阶段,资讯型信息流平台头条号、百家号、大鱼号等,可以根据阅读习惯向用户推送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与此同时,短视频平台的出现打破了图文主流的新媒体平台。在QuestMobile对移动互联网上半年的报告中,可以看到短视频用户规模同比增长了31.3%,目前处于增量第一。

抖音日活2.5亿,营收200亿;快手日活2亿,定下了2019营收300亿的目标。短视频的红人们也抓住了直播卖货的风口,做起了电商生意,很多明星也入驻短视频平台,开启卖货副业。

而以图文为主的微信公众号,似乎没有在商业化的道路上有新突破,数据下滑得更加明显,广告主们纷纷转投短视频方向。

新榜在今年1月份发布了《2018年中国微信500强年报》,数据显示:“16%的公众号停更退场,2.6%的公众号通过迁移以新姿态露出。”

再赶上前一阵微信大力清理生存空间,“上号即死”的情况下,养微信小号成本增加。

人口红利不再,渠道涨粉相对借助外挂工具较稳妥,深耕内容又是个细水长流的过程。靠爆款涨粉不是长久之计,长尾效应会让公众号带来曝光,但难保持高速增长的势头,后期涨粉难免疲软。

多种内容形态兴起,市场流量分散,微信公众号老牌王者地位似乎下降,涨粉更加困难,很多号主退场转型去做其他自媒体。

4月26日,中国网络版权保护与发展大会提出“剑网2019”专项行动,严厉打击标题党和洗稿行为,严格监管微博账号、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百家号等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

规则不是说说而已,7月22日晚上11点多,公众号HUGO的主页显示“该账号已注销”。继今夜90后之后,又一“咪蒙式”情感账号被封。标题露骨、内容大胆,这两点致命伤把HUGO逼上了绝路。

早在去年11月,“网信中国”就针对自媒体账号的乱象问题,处置了“傅首尔” “紫竹先生”等9800个账号。国家网信约谈微信、微博等自媒体平台,要求积极整改。

微信派也在7月初发布《到此为止吧,小黄文》,点名利用低俗内容博眼球的灰产玩家。2019年上半年就已经有6.6万违规小说账号被处理。

内容市场呈现出供大于求的状态,用户对内容创作的标准提高,夺取注意力成本攀升。

新榜发布的《2019内容产业半年度报告》显示,用户取关微信公众号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公众号缺少优质内容。

图文内容同质化严重,很难再出新意。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条漫号由于阅读门槛低和更吸引眼球而逐渐走进大众视野。

今年年初,GQ实验室在2019新榜大会上的一句话,震惊了整个新媒体圈。2019是条漫井喷的一年。

以GQ为代表的条漫号,爆款潜力不容小觑。不会画出版社3个月涨粉50万,长图汽车站一篇爆款条漫阅读接近500万。

然而迅速崛起的条漫市场也并非蓝海。条漫制作周期长,很多新号都是原本的图文大号开设,资源多、起步快,新入局的小号很难分一杯羹。

在微信上艰难创业的自媒体人,或许会羡慕那些靠平台补贴获利的信息流平台玩家。不过,信息流平台补贴也有很多“坑”。

《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显示,第二季度互联网用户净减200万,用户使用移动端时长增速从22.6%下降到6.0%,即将触到天花板。

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边缘将至,涨粉难、获客难、变现难,BAT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对用户争夺也更加激烈。

“2014年开始做公众号,2017年逐渐转型做信息流平台,到2019年夏天,大概又到了不得不转型的时候了。”在朋友圈打下最后一行字,这位头条号玩家透露,靠信息流平台收益分成的自媒体,越来越难了。

“头条号做了两年,粉丝破百万。去年9月份做原创图文,1万阅读量收入可以在8到13元,10月之后就降到1.7到2.2元,单价快跟搜狐自媒体一个水平线月前每月还能有三四万收入,10月份只有五千多了。”

截至2018年12月,机构数量已经超过了5000家,90%以上的头部红人被MCN公司收入囊中,或成立了自己的MCN。”

回归微信公众号暂时不是自媒体行业的大趋势,但确实是一种可行的转型方法。没有粉丝基础的账号很难在内容创业的初期获得便利,所以在账号抛售的高峰期购买竞品号值得一试。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