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正文

回想过去,我最怕的就是这种毫无防备的“奇袭”。特别是在集体讨论的时候,巴不得自己瞬间成为隐形人。

之所以害怕别人提问,并非是平时阅读或学习太少,而是在过程当中,我从来没有留出时间独立思考。

因此,当别人想从你那里得到“独特的观点”时,你满脑子里都是别人嚼烂掉的标准答案。

所谓批判性思维,它其实是要求你站在不同的立场,采用不同视角,从而形成一种多元化思考方式的过程。

由此可见,在竞争如此激烈、知识经济尤其泛滥的今天,「拥有自己独特的观点」,已经成为每个人必备的基本技能。

这,也就是今天我所要分享的主题:掌握3个方法,教你快速打造自己的独特观点。

组织观点的过程。其实也是营销与被营销的过程。正所谓”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观点本身无对错。

然而,如果你看过《奇葩说》,那么也许就会发现,不同人所持有的观点却有新旧之分,或是独特与乏味之分。

那些被我们誉为有趣的人,当他们面对同一个问题,却往往能提出与众不同的新奇观点。

如果你的工作与内容、营销、文案、创意、或者沟通有关,那么你也一定知道「独特观点」背后巨大的威力。

倘若从辩证角度出发,任何观点的形都离不开3个要素:预设前提、理论依据、观察角度。

因此,当你想提出一个崭新的观点时,同样可以对这3点进行颠覆,即:重设前提、跨界诠释、切换视角。

大多数人在表达观点的时候,往往会受到内部视角的局限,我们可以称之为”隐藏前提“。

在家长教育的过程中,类似的观点无疑简化了我们的表达,但另一方面,也限制了我们的思考。

其中可能有诸多原因,比如大多数家长根本没玩过游戏,他们把玩游戏等同于贪玩,孩子坚持玩游戏等于不听话等等。

比如,其实每个时代都有孩子容易着迷的东西,过去可能是小说,玩具、电视,只不过到现在才变成了游戏。很多人小时候爱看电视,不照样考上了好大学?

所谓“跨界诠释”,就是你可以尝试用某个领域的理论,去解释另一个领域的问题。

好比很多看过最新一季《奇葩说》的人,都特别喜欢其中一位导师:经济学家薛兆丰,他最擅长的就是用经济学原理解释一切。

通常来讲,由于专业背景和工作经验的关系,我们每个人在面对不同的问题时,都会有各自的一套理论来源。

它即有可能是我们的局限,但也有可能是我们形成观点的有力武器。尤其是当你能有意识地将其跨界使用,去解释陌生领域的问题时,有趣的观点自然就产生了。

这就好比现在很多互联网大佬,喜欢用物理性原理来解释网络中的现象,比如第一性原理、熵增定律、非连续性、第二曲线等等。

除此以外,不知你发现没有,很多所谓的认知高手,他们还具备另外两个能力:一种是把简单的词汇抽象化,另一种是把抽象的概念通俗化。

很显然,上述的例子中,我们是把一个简单的词汇抽象化了。反之呢?不妨再举个例子:

在我看来,语言是一种人类用来沟通表达的工具,他能让我们用最低的成本,去理解一个复杂的世界。但与此同时,语言也有明显的局限。

比如生活当中,即便是你与身边最熟悉的人沟通,好比父母、恋人、朋友、同事,你仍然会发现有些想法他理解不了,有些话说出去会产生误解。

正所谓一个再会表达的人,也无法教会一个人游泳。所以,当我们说出一句话的时候,势必可以从各种角度做出不同的解释。

比如前两天有篇爆文《华为,你凭什么那么牛?》,随后就有人写了篇《华为,不需要你们吹捧》;

又如另一篇刷屏文章《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于是有人就写了篇《那些没有被屏幕改变的命运》。

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同一件事情,当你处于不同的角度,自然会有不同的看法。

有一次她约李大妈去跳广场舞,路上李大妈问:“张姐,你的儿子现在挺好吧?”

张大妈话匣子被打开了:“哎,别提了,我儿子可算倒霉了,去了一个好吃懒做、不干家务的媳妇儿,每天就知道打扮,家务全是我儿子干。”

张大妈这回是眉飞色舞,一脸的得意:“呵呵,我女儿啊,可算是有福气、好命啊!她嫁了个好人家,家里啥活都是他老公干,就连吃饭都得女婿端给她,呵呵,我女儿可享福啦…”

所以你看,儿子和女儿的家庭家庭境况虽是一样,但作为母亲,由于看问题的角度不同,所以得出的观点也大相径庭。

事实上,我认为这是个伪命题。因为对于写作这件事来说,95%靠的不是灵感,而是理性。

所谓的灵感,不如说是选题,也就是看问题的视角。一个成熟的内容创作者,绝大多数时间考虑的都是“写什么”,而并非是“怎么写”的问题。

好比编剧史航曾说:“我们编剧最大的特点,就是要考虑到所有人的感受,而不仅仅是男一号。”

换句话说,一段故事能够广为流传,靠的从来不是突如其来的灵感,而是站在所有人的立场,不断揣摩各种人的内心理解。

当你面对的是一个互联网从业者,他可能会跟你大谈用户思维;而当你对面坐的是一个实体从业者,他也许聊得就是广告公关云云…

无论如何,尽管我们之前谈到过很多次“换位思考”,但它远不像我们想象的那般简单。因为真正要做的这点,许多人还差了一个“角色体验”。

比如,养娃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如果你没有做过父母,无论你再怎样想象,都无法确切理解其角色中的酸甜苦辣。

所以,毛主席才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而这里的调查,并非只是纸上谈兵,而是设身处地的融入别人的角色,站在别人立场去思考的一种能力。

反之,如果你想在工作中成为一个“有观点的人”,那就势必要懂得随时跳出自己的思维框架,反复问自己几个问题:

一个独特观点的产生,从来靠的都不是灵感,而是反复训练、大量积累后产生的洞察。

很多人好奇,为什么《奇葩说》里的辩手总能想出标新立异的观点?这些人不管站在哪种立场,为什么总能用自己的观点打动人心?

事实上,这些人之所以能做到这点,全部取决于长时间的“刻意练习”。除此之外,凡是精彩的观点也都是“有迹可循”的。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