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B > 正文

据微法律主创团队法律管家CEO马强介绍,在运营微法律的过程中,他发现,来自4-5线城市,甚至是更偏远的农村用户比比皆是,而北上广深等一线%.同时,对于其公众账号每天推送的法律知识文章,3-4线线%.这让马强看到了未来在微信上推出更深度、可收费的法律咨询业务的可能。

尽管在创业者这一端,形形色色的微信创业方向层出不穷。管鹏甚至专门撰文,分析出了五大靠谱的微信创业方向,即第三方运营平台的开发、微信公众平台代运营、开发有意思的微信应用以及基于微信的社交游戏。但投资方的顾虑却主要来自于对大局趋势的不确定性。

曾在Facebook供职多年的致景投资合伙人王淮向南都记者指出,微信目前的API开放接口过于简单,开发者很难通过它在公众账户中实现复杂且更个性化的功能,同时,微信自身商业化策略的不清晰,都是制约着投资人向那些微信创业项目“出手”的关键原因。

北极光创投合伙人姜皓天也向南都记者表示出类似看法。“有了微博商业化之路的前车之鉴,大家对于微信的商业化也都不敢过于乐观。尽管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微信至少在游戏方面应该会商业化得不错,但其他方向能否成功商业化就很难说了”。

王淮回忆当年Facebook在推出开放平台之前,会先找一些ShowCase(示范案例)来做测试,并对其他随后而至的开发者起到示范作用。正因如此,他会特别关注微信的ShowCase,以判断整体的商业化方向。

同时,王淮也建议微信能够进一步开放API,在公众账号中实现个性化菜单定制等功能,而非简单地跳转至一个HTML5页面。“毕竟在前两年,大家都赌App去了,关于HTML5的积累相对较少。如果微信不多做一些,开发者就没法为用户提供足够好的体验,要形成生态就更漫长了。”

至于投资,王淮十分坦率地表示,通常来说,第一波尝鲜的项目或多或少会因为平台自身方向的变动调整而搁浅或夭折。“真正能成功的,多半不急在一时。不断尝试,不断摸索,不断积累经验,最后才可能找到合适的机会。所以,投资,估计得等第一波项目死了再说”。

相比王淮和姜皓天的冷静观望,天使投资人王利杰则要乐观许多。他向南都记者表示,他更倾向于将微信公众账号,称为基于微信的WebApp.5年后,它们能实现今天80%的App可以实现的功能,并能为开发者设计手机App提供优化参考。而在其投资列表里,也不乏微法律、微信逛等目标明确的微信创业项目。

不过,南都记者也从另一位接近张小龙的业内人士处了解到,事实上,对微信而言,更看重的是第三方开发者是否能帮微信挖掘出更多创新的使用方式和想象空间,至于其是创业团队还是大公司,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打造一个怎样的生态系统和靠什么来赚钱,这两个问题我认为微信还没考虑得十分清楚,即便我们对这一平台上的创业公司很关注,但真正投钱还是有所顾虑。”

“目前微信的API开放接口所能提供的功能还过于简单,对投资人来说,目前会更关注其ShowCase的方向来作出整体的判断。”

“我敢打赌:5年后,微信公众账号平台一定会成为一个不亚于iOS的App平台,实现今天80%的App可以实现的功能!”

“在微信做自媒体的门槛比在微博高得多。除了技术方面的因素之外,微信的推送功能让用户对内容的原创性要求比微博高。”

作为最早一批接入微信开放平台的企业级公众账号之一,微信路况的主创团队来自自由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和前8848总裁吕春维共同创立的车托帮。在接入微信平台之前,车托帮的主要产品,“车托帮-安驾电子狗”和“帮帮”,均以App形式呈现。而在2012年下半年微信开放公众平台之后,车托帮上线个城市的路况查询、违章查询等App中的主要功能移植到微信账号中。据吕春维介绍,微信路况上线万用户。

吕春维透露,目前其在微信路况系列账号上投入的精力远超过车托帮本身的App,并已得到微信开发团队的认可,将一起参与微信开放接口API的内测工作。他也向南都记者表示,微信平台对于将中国版Waze视为发展愿景的车托帮来说,将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平台。

微法律的主创团队来自国内第一家在线法律服务网站.据CEO马强介绍,微法律是微信平台上第一个法律类公众账号。自2012年10月开始运营以来,已积累超过5万粉丝。除每日推送相关的法律文章之外,在微法律的公众账号背后,每天会有30名专注不同领域的律师分时间段轮流值班,日回复用户咨询逾千条。同时,用户也可以从该公众账号里直接下载相关法律文档。

值得一提的是,微法律目前也提供与Yesmylaw.com业务相关的VIP服务,并可能成为未来的盈利方向之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