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12月17日,在23个日夜的等待之后,嫦娥五号终于平安回家。随之而来的,还有公众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嫦娥五号任务究竟有何意义,从月球带回的样品长什么样,公众能否看到,中国是否会与世界共享,此次任务之后,中国什么时候开展载人登月计划?国新办今天举行探月工程嫦娥五号任务有关情况发布会,解答有关问题。

说起嫦娥五号的意义,国家航天局副局长、探月工程副总指挥吴艳华表示,嫦娥五号任务创造了5项中国首次:一是在地外天体的采样与封装;二是地外天体上的点火起飞、精准入轨;三是月球轨道无人交会对接和样品转移;四是携带月球样品以近第二宇宙速度再入返回;五是建立我国月球样品的存储、分析和研究系统。

吴艳华说,这是我国复杂度最高、技术跨度最大的航天系统工程,首次实现了我国地外天体采样返回。过去的23个日夜,嫦娥五号完成了1次对接、6次分离,两种方式采样、5次样品转移,经历了11个重大阶段和关键步骤,环环相连、丝丝入扣。

嫦娥五号带回的月球样品,来自月球上一个名叫“风暴洋”的地方。为什么选择在此地“挖土”?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探月工程三期副总设计师李春来介绍,选择此地的一个原因是基于工程的可实现性,包括安全降落地形地貌方面的因素,还包括能源供给的光照条件、热控条件、通信因素、测控因素。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考虑取回样品和原地探测的科学价值因素。”李春来说,俄罗斯和美国在月球上的9个采样点,都在月球纬度30度的范围,嫦娥五号的采样点选择了维度43度的风暴洋东北角的玄武岩区域,这是全新的采样区域、全新的样品研究,对月球表面的风化作用、火山作用和区域地质背景、区域地质演化方面应该能作出很多科研贡献。

这些来自月球风暴洋的样品如此珍贵,将会放在哪里?吴艳华说,位于北京的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是月球样品的主要存储地点。此外,作为一种容灾备份,还有一部分样品将储存在湖南韶山,以告慰毛主席,他提出的“可上九天揽月”的夙愿实现了。

普通人能否见到珍贵的月壤?吴艳华介绍,嫦娥五号带回的月球样品将有3类用途:第一类,进行科学研究,这是最主要的目的;第二类,为了能早一点与公众见面,有一部分样品将入藏国家博物馆,向公众展示,用于科普教育;第三类,依据国际合作的公约和多边双边的合作协议,将发布月球样品和数据管理办法,与有关国家的科学家共享,也有一部分按照国际惯例可能作为国礼相送。

李春来说,科学家会在实验室对月球样品进行长期、系统的研究工作,包括研究其结构构造、物理特性、化学成分、同位素组成、矿物特点和地质演化方面,希望能够深化人们对月球的起源、演化方面的认识。

月球样品得之不易,中国会不会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共享?吴艳华说,外空资源是人类共同的财富,中国政府愿意与国际志同道合的机构和科学家共享月球样品,以及进行有关探测数据的科学分析。

吴艳华同时表示,遗憾的是,此前,美国国会通过沃尔夫法案,限制美国NASA在内的官方机构与中国航天往来,所以能否合作,主要看美国的政策。中国愿意在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基础上,同美方相关单位科学家工程师开展真诚友好的合作。

国家航天局新闻发言人许洪亮明透露,近一段时期以来,国际同行表示对嫦娥五号非常关注,纷纷给中国国家航天局、中国政府相关机构发来贺电,提出了共同开展研究的意愿,“我们也非常欢迎”。

许洪亮说,中国国家航天局与40多个国家签订了140多份合作协议,并且深度参与了18个国际组织的相关工作。

嫦娥五号成功返回地球,人们对载人登月充满了遐想。我国是否已经有明确的载人登月计划?吴艳华说,按照目前我国政府的初步意向,先进行关键技术攻关,等近地轨道的空间站建成,再规划论证是否要载人登月。他同时表示,未来即便论证载人登月,我国政府的目的也不同于当年美国的载人登月——当时美国和苏联搞星球大战,是以“谁先上”“上得多”为主要目的。而中国的载人登月一定是服务于科研,服务于探索未知。

“目前我国开展的月面起飞、轨道交会对接、再入返回等,都是未来载人返回的必要技术。这些技术通过验证,也是为未来载人登月打基础。”吴艳华说。

除了载人登月,也有人对载人太空旅游充满向往。未来中国能不能搞载人旅游?吴艳华说:“我个人认为,技术上是没问题的,关键是耗资很昂贵,现阶段还是要以服务于探测、服务于科学为首要”。

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规划如期完成,下一步该怎么走,未来的星际探测怎么做?吴艳华给出了3个字的答案——“勘、建、用”。他解释,“勘”就是勘察月球和其他星球的环境,包括空间环境、地质环境及人类关注的各种辐射等,这是我国探索的最主要目的;“建”就是要建设,形成一定的基础设施能力,比如嫦娥四号的鹊桥卫星能够提供持续不断的月地测控通信能力;“用”主要是指有关地外资源能不能供人类利用和开发,世界各国应该是围绕这个目的开展星际探测活动。

吴艳华表示,以嫦娥五号任务圆满成功为起点,我国探月工程四期和行星探测工程将接续实施。目前,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正在“奔火”的征程中;嫦娥六号、七号、八号及小行星探测、火星取样返回、木星系探测等工程任务也将按计划陆续实施。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12月17日,在23个日夜的等待之后,嫦娥五号终于平安回家。随之而来的,还有公众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嫦娥五号任务究竟有何意义,从月球带回的样品长什么样,公众能否看到,中国是否会与世界共享,此次任务之后,中国什么时候开展载人登月计划?国新办今天举行探月工程嫦娥五号任务有关情况发布会,解答有关问题。

说起嫦娥五号的意义,国家航天局副局长、探月工程副总指挥吴艳华表示,嫦娥五号任务创造了5项中国首次:一是在地外天体的采样与封装;二是地外天体上的点火起飞、精准入轨;三是月球轨道无人交会对接和样品转移;四是携带月球样品以近第二宇宙速度再入返回;五是建立我国月球样品的存储、分析和研究系统。

吴艳华说,这是我国复杂度最高、技术跨度最大的航天系统工程,首次实现了我国地外天体采样返回。过去的23个日夜,嫦娥五号完成了1次对接、6次分离,两种方式采样、5次样品转移,经历了11个重大阶段和关键步骤,环环相连、丝丝入扣。

嫦娥五号带回的月球样品,来自月球上一个名叫“风暴洋”的地方。为什么选择在此地“挖土”?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探月工程三期副总设计师李春来介绍,选择此地的一个原因是基于工程的可实现性,包括安全降落地形地貌方面的因素,还包括能源供给的光照条件、热控条件、通信因素、测控因素。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考虑取回样品和原地探测的科学价值因素。”李春来说,俄罗斯和美国在月球上的9个采样点,都在月球纬度30度的范围,嫦娥五号的采样点选择了维度43度的风暴洋东北角的玄武岩区域,这是全新的采样区域、全新的样品研究,对月球表面的风化作用、火山作用和区域地质背景、区域地质演化方面应该能作出很多科研贡献。

这些来自月球风暴洋的样品如此珍贵,将会放在哪里?吴艳华说,位于北京的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是月球样品的主要存储地点。此外,作为一种容灾备份,还有一部分样品将储存在湖南韶山,以告慰毛主席,他提出的“可上九天揽月”的夙愿实现了。

普通人能否见到珍贵的月壤?吴艳华介绍,嫦娥五号带回的月球样品将有3类用途:第一类,进行科学研究,这是最主要的目的;第二类,为了能早一点与公众见面,有一部分样品将入藏国家博物馆,向公众展示,用于科普教育;第三类,依据国际合作的公约和多边双边的合作协议,将发布月球样品和数据管理办法,与有关国家的科学家共享,也有一部分按照国际惯例可能作为国礼相送。

李春来说,科学家会在实验室对月球样品进行长期、系统的研究工作,包括研究其结构构造、物理特性、化学成分、同位素组成、矿物特点和地质演化方面,希望能够深化人们对月球的起源、演化方面的认识。

月球样品得之不易,中国会不会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共享?吴艳华说,外空资源是人类共同的财富,中国政府愿意与国际志同道合的机构和科学家共享月球样品,以及进行有关探测数据的科学分析。

吴艳华同时表示,遗憾的是,此前,美国国会通过沃尔夫法案,限制美国NASA在内的官方机构与中国航天往来,所以能否合作,主要看美国的政策。中国愿意在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基础上,同美方相关单位科学家工程师开展真诚友好的合作。

国家航天局新闻发言人许洪亮明透露,近一段时期以来,国际同行表示对嫦娥五号非常关注,纷纷给中国国家航天局、中国政府相关机构发来贺电,提出了共同开展研究的意愿,“我们也非常欢迎”。

许洪亮说,中国国家航天局与40多个国家签订了140多份合作协议,并且深度参与了18个国际组织的相关工作。

嫦娥五号成功返回地球,人们对载人登月充满了遐想。我国是否已经有明确的载人登月计划?吴艳华说,按照目前我国政府的初步意向,先进行关键技术攻关,等近地轨道的空间站建成,再规划论证是否要载人登月。他同时表示,未来即便论证载人登月,我国政府的目的也不同于当年美国的载人登月——当时美国和苏联搞星球大战,是以“谁先上”“上得多”为主要目的。而中国的载人登月一定是服务于科研,服务于探索未知。

“目前我国开展的月面起飞、轨道交会对接、再入返回等,都是未来载人返回的必要技术。这些技术通过验证,也是为未来载人登月打基础。”吴艳华说。

除了载人登月,也有人对载人太空旅游充满向往。未来中国能不能搞载人旅游?吴艳华说:“我个人认为,技术上是没问题的,关键是耗资很昂贵,现阶段还是要以服务于探测、服务于科学为首要”。

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规划如期完成,下一步该怎么走,未来的星际探测怎么做?吴艳华给出了3个字的答案——“勘、建、用”。他解释,“勘”就是勘察月球和其他星球的环境,包括空间环境、地质环境及人类关注的各种辐射等,这是我国探索的最主要目的;“建”就是要建设,形成一定的基础设施能力,比如嫦娥四号的鹊桥卫星能够提供持续不断的月地测控通信能力;“用”主要是指有关地外资源能不能供人类利用和开发,世界各国应该是围绕这个目的开展星际探测活动。

吴艳华表示,以嫦娥五号任务圆满成功为起点,我国探月工程四期和行星探测工程将接续实施。目前,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正在“奔火”的征程中;嫦娥六号、七号、八号及小行星探测、火星取样返回、木星系探测等工程任务也将按计划陆续实施。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