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当地时间1月29日,欧盟委员会正式为牛津大学和英国阿斯利康公司生产的疫苗发放上市许可,这也是欧盟境内获批的第三款新冠疫苗。

阿斯利康公司此前却表示,将在今年第一季度减少对欧盟国家的疫苗供应。本周欧盟与阿斯利康的疫苗争端正在不断升级。

欧盟频频向阿斯利康施压,督促其履行义务按期交付疫苗,本周剧情更是不断反转。

1月29日,欧盟不仅公开了与阿斯利康公司的疫苗预先采购协议,更是紧急通过了有关疫苗出口透明与批准机制的实施条例。

经过一周时间的发酵,这场疫苗减供风波也正在英吉利海峡两岸的舆论当中,逐步演变为欧英“疫苗争夺战”。

1月27日,阿斯利康公司全球首席执行官苏博科在“欧洲领先报业联盟”7家报纸上的专访贡献了一个“大瓜”。

阿斯利康公司:此前商定的交付目标只承诺“尽力而为”,不受协议约束。欧盟比英国晚了3个月签订采购协议,却要求达到相同的交付节奏,这并不现实。

欧盟委员会:双方签订正式的提前采购协议,欧盟预支款项用以提升生产线能力,阿斯利康公司必须按时按量交付。

阿斯利康公司:减供是出于欧盟境内生产能力的限制。荷兰与比利时两个疫苗活性物质生产点的产出比预期滞后两个月,因此影响到德国和意大利两处封装工厂的成品量。

欧盟委员会:阿斯利康公司的解释无法令人信服,该公司需提供明确的信息来说明在欧盟境内生产了多少疫苗,有无交运至非欧盟国家以及交运量为多少等问题。

焦点:欧委会称,采购协议中囊括的2个英国生产点和2个欧盟生产点不分先后,因此要求阿斯利康公司同时从这4个生产点交付,以弥补疫苗供应的亏空。阿斯利康公司却表示,同英国政府签订的协议规定,英国工厂生产的疫苗要优先供给本土市场。

1月29日,欧盟公布了从2020年8月27日开始生效的预先采购协议文本。尽管协议中部分保密信息被隐去,但协议本身仍能够解答外界的不少疑问。

首先,协议中确实针对双方都定义了所谓“合理的最大努力”,但并未出现量化指标;协议中有关今年第一季度阿斯利康应交付的疫苗数量被隐去,预计的交付时间表仍不得而知。

此外,协议中规定阿斯利康公司应尽“合理的最大努力”在欧盟境内的生产点生产疫苗,相关条款还特别注明此处的“欧盟”包含英国。甚至在合适的条件下,阿斯利康还可以动用非欧盟国家的生产设施来加快对欧盟国家的疫苗供给。

法国公共卫生研究所创始人、卫生经济学家毕扎尔在接受总台记者专访时表示,很明显阿斯利康公司没有做到透明,但欧盟在强制药企履约方面力量也不大。医药企业深谙协议中的法律门道,他们会尽可能去削弱协议的约束力。

毕扎尔指出,这不仅暴露了阿斯利康公司在履约能力上的问题,也体现出欧盟统一采购在法律约束力上的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在欧美富裕国家争抢疫苗的同时,一些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则在观望等待。全球疫苗分配不公问题日渐突出。

1月27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上表示,全球已有50个国家接种新冠疫苗,但几乎所有国家都是富裕国家,十个国家拿到了75%的新冠疫苗。

世卫组织多次呼吁公平分配新冠疫苗,目前正争取通过“新冠疫苗实施计划”在今年前100天内为所有国家的高风险人群接种疫苗。

本周世界经济论坛视频会议上,南非总统拉马福萨猛烈抨击“疫苗民族主义”,指责富国大量购买和囤积新冠疫苗而损害了其他国家的利益。

疫情没有国界。随着病毒在部分国家传播变异,现有疫苗的防护能力将可能被削弱。若发展中国家因疫苗短缺而使疫情陷入恶化,发达国家也难以独善其身。

国际商会研究基金会的研究则指出,“疫苗民族主义”可能使全球经济损失多达9.2万亿美元,其中近一半将发生在最富裕的经济体。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指出,为战胜新冠疫情,迅速和公平分享疫苗至关重要。各国政府、疫苗生产商和国际社会需要采取紧急行动,兑现就公平提供疫苗作出的承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