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我们更希望快手是这个世界的一面镜子,照出这个世界最完整和最准确的样子,不想因为精英的话语权更大,就让镜子里出现更多精英喜欢的画面。我们做快手社区的初衷是希望让每一个人都有能力记录自己的生活,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被世界看到,从而消解每一个人的孤独感,提升每一个人的幸福感。”——宿华

2021年2月5日,快手在港交所敲钟上市,自此,国内备受瞩目的短视频第一股正式诞生。此次公开发行,快手共发售3.65亿股股份,股票代码:,发行价为115港元/股。据先前彭博社汇编数据,此次IPO快手计划融资约50亿美元,从集资规模上看,为近两年内香港市场规模最大的IPO。同时也成为自2019年5月 Uber 在美股募资81亿美元以来全球最大的互联网IPO。

10年前的2011年,自称“东北老铁”的顶级产品经理程一笑在北京创立了GIF快手,是一个供用户制作并分享GIF动图的工具软件(如今快手的前身,GIF也是短视频的雏形),两年后,宿华作为技术和推荐算法的高手,同时兼备丰富运营管理经验,携团队加入快手,由宿华担任CEO,程一笑担任首席产品官。团队合并后,公司转型为短视频社交平台,有效将推荐算法应用于内容分发,用户体验改善明显,用户量及DAU迅速增长。2014年春,GIF快手正式更名为快手APP。从2016年开始,平台规模不断扩大,用户在平台上的社交、娱乐、交易等需求也不断丰富,快手逐步建立了直播、线上营销服务、电商、网络游戏、在线知识共享及其他多种变现渠道。如今,10年已过,当年那个简单的GIF工具软件,已成长为中国短视频、直播和新型电商领域的巨无霸。

根据2020年11月公布的招股书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快手的中国应用程序及小程序平均日活跃用户为3.05亿,平均月活跃用户为7.69亿。快手电商的增长速度迅速,截至11月底,快手电商GMV总额达3326.82亿元,超过2019年全年GMV的5倍。2020年以来,快手电商GMV实现第一个1000亿用了6个月,第二个1000亿仅用了3个月,第三个1000亿只用了两个月就已经实现。

程一笑曾总结的快手的成功经验:产品要设计的足够简单,每个人都能用得动。他曾在2018年底的一场创业演讲中谈到,“快手是一个连接器,连接的不是名人,也不是明星,而是普通人,是容易被忽略的大多数。普通生活有人在意,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宿华也曾在公开场合提到:“快手用户的地域分布结构和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人群分布结构基本一致。中国一线%的人都生活在非一线城市。真实的世界就是各种各样的人组成的。快手的初心是平等记录每一个人”。快手希望每个用户都能在平台上找到自己的幸福感,或者被关注,或者被理解,或者获得成长,或找到跟他产生共鸣的人,这都是对用户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快手的核心价值,也是快手持续成长的原因。快手也正因始终坚持贯彻这一价值观,让这门普通人的生意做得不普通。

CMC资本自2016年3月D轮阶段首次投资快手,并在之后两轮融资中持续押注,总投资额达近亿美元,成为了快手背后重要的机构股东之一。

“我们很认同和欣赏快手基于每一个普通用户幸福感的初心和价值观。快手是我们CMC资本早期在摸索媒体与娱乐行业投资战略时的一个重要投资项目,我们由此逐步从内容企业投资切换到了移动互联网平台企业的投资,尤其是对数据和算法以及用户人群的研究,推动我们后来在消费、教育、科技等赛道不断发现新机遇。快手的破土而出和迭代成长是这个时代中国人蓬勃创新力的写照,我们CMC资本愿意为这种伟大的创新力不断助燃加持。”作为快手的投资方,CMC资本长期专注于科技、消费、文娱领域投资,是业内享有盛誉的专业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文娱是CMC资本起步也一直擅长的投资领域,自成立至今,CMC资本已在文娱领域收获众多明星企业,包括:快手(SEHK: 1024)、B站(NASDAQ:BILI)、爱奇艺(NASDAQ: IQ)、芒果tv(300413.SZ)、网易云音乐、IMAX中国(SEHK: 1970)、星空传媒等,已上市或拟上市。近年来,CMC资本持续聚焦三大投资领域,成功投出了完美日记(逸仙电商 NYSE: YSG)、满帮集团、kk集团、猿辅导、掌门一对一、饿了吗、美菜网叮咚买菜洪九果品乐其电商、文远知行、小胖熊、野兽派、奈尔宝、M Stand等知名龙头企业,连续收获14个IPO和19个项目的并购退出或退出。

“在投资快手之前我们已经中国整个线上媒体和社交平台做了较深入的研究,并且已经投出了一些优质的标的,比如,在2014年年底投资了B站。”当时团队是做了充足准备带着问题与CEO宿华做了第一次沟通接触,给到陈弦印象最深刻的有三个吸引点。

第一,在产品设计和运营上,快手坚持去中心化的智能内容分发机制,在流量分配上较为公平,强调用户之间的平等,做到让每个用户发出来的内容都有平等的机会被看到。这是区别于同期几款短视频平台,比如美拍、秒拍,甚至当时主流的微博非常明显的一个差异点。这个差异点正源自于快手两位创始人的一以贯之、不肯动摇的产品思维——让散落在广袤生活中的普通大众表达自己。

第二,当时Instagram在美国大受欢迎,但它是一个基于图片和文字分享的社交平台,陈弦想到,在中国也可以做一个Instagram,快手上手简单,易于操作,能即刻记录和分享良好用户体验,让他觉得和Instagram很相似,而且快手以短视频为载体,是一种全新的内容媒介,具有很大的成长空间。配合CMC资本本身在线上媒体、音乐、娱乐和内容端的资源优势,以及在政府政策和监管体系中的合作经验,陈弦相信CMC的参与将对快手今后的发展提供有益的支持。

第三,关于未来可实现的商业化空间,当时宿华和陈弦聊到了未来多个商业化方向,分别是:(一)增值服务,即现在的直播业务,通过用户打赏的形式;(二)电商;(三)广告;(四)游戏。虽然在2015年的当时,快手几乎没有任何收入。但沟通之后,CMC团队花了很多时间估算公司未来的变现空间。在团队不断的研究、体验产品的同时,我们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很多受关注的快手用户,会发些小广告介绍自己家乡的特产,并且粉丝也非常积极的咨询购买。虽然当时直播打赏、电商模式都还没有在市场上广泛呈现,但我们深深的感受到用户在平台上的社交粘性,以及快手未来商业化的潜力。

现在前三种模式都已得到了成功的验证。特别是在直播变现方面,快手强于同类竞争对手,不同的推荐算法,导致快手长尾用户粘性更高,创作者活跃用户占比也更大。更紧密的用户联系,也直接促成快手成为内容创作者比例最高的视频社区。在直播电商业务上,快手一贯坚持的去中心化的阳光普照式的普惠机制,让其平台资源并非只是倾斜于头部主播,使其平台上的主播多元化的趋势非常明显。这也让快手布局的直播电商业务趋于稳固,未来也将具有更大的商业化潜力。

和宿华整整2小时的沟通,也让陈弦看到了一个典型理工男的特质,“他话不多,但极其冷静,不会夸夸其谈,对于自己做的事情想得非常清楚,包括之后和程一笑的接触,都让我感受到这个团队的踏实和务实,这点也是我们非常欣赏的,也更加坚定了我们投资的信心。”陈弦道。

今天,快手的成功上市,可以算是在短视频赛道上取得的一次阶段性胜利。同时,短视频平台已经逐渐从用户在移动互联网上的“目的地”变成了“出发地+目的地”,多种多样的需求都在这个超级平台上不断产生和得到满足。包括电商、教育、游戏和其他内容品类,都在快手上以创新的形式不断给用户产生惊喜和便利。不容忽视的是,这些新的业务方向上劲敌林立,高手如云,而海外的广阔市场更是机遇和挑战并存。短视频平台新一轮的比拼或许才刚刚开始。CMC资本在陪伴快手成长发展的过程中,亲眼见证了快手不断进行自我变革与迭代蜕变,这是整个时代的快速变化使然,也是快手战略升级持续推动的结果,更是创始团队始终坚持用户普惠导向价值观的回报。快手从最初的华丽转身,到快速应变,发力直播和电商,直到今天的成功上市,堪称是一个教科书级、现象级的创业典范。

宿华曾说,“一直以来,我们想成就一款伟大的产品,那么现在,我们更想成就一家伟大的公司。”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