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正文

官员子女当干部不是问题,关键是要公开透明符合程序;官员子女出国更不是问题,这是他们的权利,关键是父母的财产来源要正当,出国也没有利用父母的权力资源。不分青红皂白地将所有官员子女出国学习都一棍子打死,对他们是不公平的。

代表委员各抒己见,民意充分表达,两会是观点的海洋,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观点,有些让公众听着舒服,也有一些让人听着很不舒服,甚至刺耳。比如,官员子女出国留学一向被抨击,全国政协委员宗立成说,不应戴有色眼镜看干部子女。公民的权利都是平等的,官员子女也是公民,这是他们作为公民的权利。领导把子女送出国学习只是一种选择,甚至不是他本人的选择,是他子女的选择。

宗立成委员不是官员,所以他说这番话绝不是“屁股决定脑袋”,而是在通过讲理引导舆论理性看待问题。公众如果不带偏见地看,还是能读出不少合理性的。官员子女当干部不是问题,关键是要公开透明符合程序;官员子女出国更不是问题,这是他们的权利,关键是父母的财产来源要正当,出国也没有利用父母的权力资源。不分青红皂白地将所有官员子女出国学习都一棍子打死,对他们是不公平的。

两会代表委员的言论中有不少与“公众的期待”不同,公众要学会尊重,而不是一觉得不顺耳就斥之为“雷人雷语”。

比如,针对舆论痛斥的“茅台助长公款吃喝腐败”的问题,贵州副省长慕德贵坦言:三公消费高不能怪茅台。三公消费和国家的管理体制是连在一起的,国家财政的下拨情况和“跑部钱进”的体制是造成三公消费高的根本原因将所有问题都一古脑地推给体制,这种思维不一定对。这位来自茅台生产地的副省长所言也有合理性,茅台只是酒,它无法承担助长三公消费这么大的罪责,公款吃喝关键是财政监督不到位,这种情况下,没有茅台,也会有其他“台”流到官员的胃里。

还有联通董事长、全国政协委员常小兵的话也很不招公众待见,面对舆论“降低电信资费”的吁求,他说:消费者也不能永无止境地要求电信资费下降,下降到这个行业没有能力建设,倒霉的还是消费者这话,消费者当然不爱听,可超越消费者的立场,还是能从中看到合理性的。而且,站在行业立场捍卫行业利益,也没什么不正当的。两会参政议政,本就是一种各种利益群体博弈的制度平台。

尊重这些不同的观点,甚至刺耳的言论,是一种政治文明。公众可以不同意这些观点,但一定要捍卫这些代表委员自由表达的权利。两会参政议政,并不是让代表委员说一堆让公众听着很舒服的话,在迎合和揣测民意中进行一番大合唱。两会的意义,不在于“相同”,恰恰在于“不同”。不同利益群体的人,不同地区的人,不同观点的人,聚在一起共商国是,不同立场的人通过提供不同的视角、不同的观点进行讨论和博弈,在争论中寻求共识。重复一些众所周知的废话,引起一些毫无意义的共鸣,迎合民众的情绪说一些看似过瘾的片儿汤话,对解决现实问题并无助益。

所以,我欣赏那些代表民意进行表达的代表委员,我同样欣赏那些不迎合、不取悦所谓主流民意的代表委员。民意并不一定代表正确,大众受认知和情绪的影响,有些看法确实缺乏理性。

公众可以辩论,但不要在道德上进行贬低甚至群起攻击。这样的舆论暴力,可能会堵塞两会的言路,让代表委员噤若寒蝉比如就有一些委员在遭遇媒体痛批后,准备当“哑巴”了。让代表委员独立地言说,也许比说什么更重要。现代政治文明的本质,是在不同中寻求妥协让步,而不是相同中强造和谐团结。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