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娱 > 正文

原标题:大众艺术网:被遗弃的天才:氛围和光线是最伟大东西 —— 美国著名印象派画家 Frederick Childe Hassam 作品

弗雷德里克·柴尔德·哈桑(Frederick Childe Hassam),美国著名印象派画家、水彩画家、版画家。

哈桑(1859年10月17日至1935年8月27日)以其城市和海岸风光著称。与玛丽·卡萨特和约翰·亨利·吐瓦赫特曼一起,哈桑在向美国收藏家、商人和博物馆传播印象主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创作了3000多幅油画、水彩画、蚀刻画和石版画,是20世纪早期有影响力的美国艺术家。

哈桑被大家称为“Childe”,这个名字取自一位叔叔。哈桑1859年10月17日出生在波士顿多切斯特社区Meeting House Hill的奥尔尼街的家中。他的父亲弗雷德里克·菲奇·哈桑(Frederick Fitch Hassam,1825-1880),他是一位相当成功的餐具商人,收藏了大量的艺术品和古董。他的母亲罗莎·迪莉娅·霍桑(1832-1880)是缅因州人,与美国小说家纳撒尼尔·霍桑有着共同的祖先。他的父亲声称是一个17世纪的英国移民的后裔,他的名字叫霍沙姆,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被哈桑取代了。由于他黝黑的肤色和浓密的眼睑,许多人认为公子哈桑是中东血统的猜测,他喜欢火烧。19世纪80年代中期,他开始在自己的签名旁画一个看起来像伊斯兰的新月(最终简化为一条斜线),并取了一个绰号“Muley”(来自阿拉伯语“Mawla”,Lord或Master),援引Muley Abul Hassan,格拉纳达十五世纪的统治者,他的生活在华盛顿·欧文的小说《阿罕布拉传说》中被虚构出来。

哈桑很早就表现出对艺术的兴趣。他第一次学习绘画和水彩画是在上马瑟学校的时候,但他的父母对他初出茅庐的天赋却很少注意。小时候,哈桑在多切斯特高中擅长拳击和游泳。1872年11月的一场灾难性的火灾摧毁了波士顿大部分商业区,包括他父亲的生意。哈桑在两年后(17岁)离开了高中,到1880年,他的家人搬到了附近的海德公园。尽管他叔叔提出要支付哈佛大学的学费,哈桑还是宁愿通过工作来帮助养家。他父亲在布朗公司的小出版商会计部安排了一份工作。在此期间,哈桑研究了木刻艺术,并找到了与雕刻家乔治约翰逊就业。他很快就被证明是一个熟练的“绘图员”,并为商业版画(如信笺和报纸)制作了设计。开始在艺术上绘画,他喜欢的媒介是水彩画,主要是户外研究,1879年左右开始创作他最早的油画。

1880年代:1882年,哈桑成为一名自由职业插画家(在业内被称为“黑白人”),并建立了他的第一个工作室。他专门为《哈珀周刊》、《斯克里布纳月刊》和《世纪周刊》等杂志描绘儿童故事。他在参加洛威尔学院和波士顿艺术俱乐部的绘画课时继续发展自己的绘画技巧,并在那里上了生活绘画课。到1883年,哈桑在波士顿威廉斯和埃弗雷特美术馆的第一次个人画展上展出了水彩画。第二年,他的朋友西莉亚·塔克斯特说服他放弃他的名字,此后他被称为“公子哈桑”。他还开始在签名前加上一个新月形的符号,这个符号的含义仍然是推测性的,可能是暗示他喜欢推断中东或土耳其的起源。

哈桑接受过的正规艺术培训相对较少,他的朋友兼波士顿艺术俱乐部成员埃德蒙·H·加勒特建议他在1883年夏天与他一起到欧洲进行为期两个月的“考察之旅”。他们走遍了英国、荷兰、法国、意大利、瑞士和西班牙,一起研究古典艺术家,创作欧洲乡村的水彩画。哈桑对特纳的水彩画印象特别深刻。哈桑此行所画的67幅水彩画构成了他1884年第二次展览的基础。在此期间,哈桑在考尔斯艺术学校任教。他还加入了“油画和陶艺俱乐部”,扩大了他在艺术界的联系,其中包括著名的评论家和“我们年轻一代艺术家、插画家、雕塑家和装饰家中最成熟、最聪明的一个,这是波士顿可以夸耀的最接近波希米亚的东西。”,哈桑谦逊,善于自嘲,善解人意,但对反对他的艺术界人士,他却能言辞激烈,诙谐机智。哈桑特别受到威廉·莫里斯·亨特的影响,他和法国著名风景画家让·巴蒂斯特·卡米尔·科罗一样,强调巴比松传统直接在大自然中工作。他吸收了他们的信条,即“氛围和光线是山水画中最伟大的东西。”1885年,一位著名的评论家在回应哈桑早期油画《一条小路》(1884年)时说,“波士顿山水画的品味,建立在这一健全的法国学派之上,是一种至关重要的、积极的、富有成效的品味,在我们今天的艺术家中,有着独特的倾向……事实上,对于这些新流派的激进分子来说,诗歌已经足够了。这是一种健康的、肌肉发达的艺术。

1884年2月,经过几年的求爱,哈桑与家庭朋友凯瑟琳·莫德(Kathleen Maude,又名莫德)道恩(生于1861年)结婚。在他们的共同生活中,她负责管理家务,安排旅行,并处理其他家务,但对他们的私生活知之甚少。到了19世纪80年代中期,哈桑开始绘制城市景观;《暮光之城波士顿公地》(1885)是他的第一幅作品。他和其他一些进步的美国艺术家一样,把法国学术大师让·莱昂·格雷姆的建议放在心上,格雷姆放弃了传统题材,对美国同行说:“看看你周围,画你看到的东西。忘记那些美丽的艺术和模特,渲染你周围紧张的生活吧,请相信布鲁克林大桥配得上罗马斗兽场,现代美国就像古代的金砖四国一样美好。”然而,一位波士顿评论家坚决反对哈桑对城市题材的选择,认为“非常令人愉快,但不是艺术。”尽管他在油画方面表现出了稳步的进步,但他的水彩画却持续不断地取得了经济上的成功。1886年,他和妻子回到巴黎,在巴黎艺术社区的中心Pigalle广场附近,他们与一名女佣合租了一套位置优越的公寓/工作室。除了美国艺术家弗兰克·迈尔斯·博格斯(Frank Myers-Boggs)以外,他们生活在法国人中间,很少与其他在国外学习的美国艺术家交往。

哈桑搬到法国,在著名的朱利安学院学习人物画和绘画。他利用了古斯塔夫·布朗格和朱尔斯·约瑟夫·列斐伏尔的正规绘画课程,但很快就开始自学,发现“朱利安学院是例行公事的化身……粉碎了成长中的人的所有独创性。它倾向于把他们放在一个固定的模式中,并使他们保持在这个模式中”,相反,它更倾向于“我自己的方法在同样的程度上”。他的第一幅巴黎作品是街道场景,采用了一种主要是棕色的调色板。他把这些作品送回波士顿,再加上旧水彩的销售,为他提供了足够的收入来维持在国外的生活。1887年秋,哈桑画了两个版本的大奖赛日,采用了突破性的调色变化。在这种戏剧性的技术变化中,他将更柔和、更漫反射的色彩运用到画布上,类似于法国印象派画家,用更自由的笔触创造出充满光线的场景。他很可能是受到法国印象派绘画的启发,这些绘画是他在博物馆和展览中看到的,尽管他没有遇到任何艺术家。哈桑最终成为被称为“十大”的美国印象派画家之一。

哈桑寄回家的完整画作也引起了关注。一位评论员评论说:“令人耳目一新的是,哈桑先生在这么多好的、坏的、冷漠的艺术潮流中,似乎正以相当的独立性和方法划过自己的独木舟。当把他三年前的波士顿画作……与最近的作品相比较时……可以看出他的进步。”哈桑为1889年巴黎世界博览会贡献了四幅画作,获得铜牌。当时,他谈到了在国外学习但不屈服于法国传统的美国进步艺术家的出现:美国分部……让我永远相信美国人有能力申请一所学校。因内斯、惠斯勒、萨金特和许多美国人都能按照自己选择的路线来处理这里所做的任何事情……艺术家应该描绘自己的时代,按照自己的感受来对待大自然,而不是重复前人的愚蠢行为……今天取得成功的人就是那些摆脱了墨守成规的人。

至于法国印象派,哈桑写道:“即使是克劳德·莫奈、西斯利、毕沙罗和极端印象派画家也会做一些有魅力的事情,而且会活下来。”哈桑后来被称为“极端印象派”。他与一位法国印象派艺术家的最亲密接触发生在哈桑接管雷诺阿以前的工作室时,他发现了一些画家留下的油画素描。”我对雷诺阿一无所知,也不关心雷诺阿。我用纯色观察这些实验,发现这正是我自己想要做的。

哈桑这对夫妇于1889年返回美国,在纽约市定居。他恢复了画室的插画,在好天气里画出了户外的风景画。他在第五大道和第十七街找到了一间工作室公寓,这是他在第一批纽约油画作品《冬天的第五大道》中描绘的景色。当时这条时髦的街道是由马车和手推车组成的。这是他最喜欢的画作之一,他曾多次展出。它巧妙地使用了一种独特的黑色和棕色的深色调色板(通常被严格的印象派画家认为是“禁止的颜色”)来创造一幅冬季城市全景,费加罗赞扬了它的“美国特色”。在春天的华盛顿拱门(1890年)中,他展示了一个明亮的粉彩调色板,上面泛着白色,与莫奈可能使用的颜色相似。

这一突然的转变扩大了哈桑的选择和范围。到19世纪90年代,他的油画和水彩技术逐渐向印象派发展,尽管这一运动本身正在被后印象派和野兽派所取代。在欧洲逗留期间,他继续喜欢街道和马的场景,避免了印象派画家最喜欢的一些其他描绘,如歌剧、歌舞表演、剧院和划船。他还绘制了花园和“花童”场景,其中一些场景以他的妻子为主角,包括1889年他在沙龙展览上展示的天竺葵(1888)。在巴黎逗留期间,他设法在所有三个沙龙展上展出,但只获得一枚铜牌。

哈桑与美国印象派艺术家J.奥尔登·威尔和约翰·亨利·特瓦赫特曼成为了亲密的朋友,他们是通过美国水彩协会认识的,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通过其他艺术社团和社交俱乐部在艺术界建立了许多联系。他在欧洲逗留期间的作品被贡献给了几个展览。哈桑热情地描绘了他在公寓步行距离内遇到的纽约优雅的城市氛围,避免了下层社区的肮脏。他宣称“纽约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在整个巴黎,没有一条大道能与我们自己的第五大道相提并论……普通美国人仍然无法欣赏自己国家的美丽。”他捕捉到穿着考究的男人戴着圆顶礼帽,时髦的女人和孩子们四处走动,马拉的计程车沿着拥挤的街道缓缓前行,街道两旁是商业建筑(当时一般不到六层楼高)。哈桑的主要关注点将永远是“运动中的人性”。他从不怀疑自己的艺术发展和创作对象,一生都对自己本能的选择充满信心。

哈桑正是通过西奥多·罗宾逊(Theodore Robinson)与当时居住在吉维尼的克劳德·莫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当时他在美国和法国交替工作。这四位美国人代表了美国印象主义的核心,致力于描绘对他们来说真实的东西,熟悉的和近在咫尺的东西,在可能的情况下,在户外,用光影的直接性,尽管光影有时被夸大和错误地着色,但却会产生有目的的影响或印象它独特的氛围和光线,哈桑发现它“能够产生最惊人的效果”,像任何海边的景色一样美丽。然而,对于城市印象派来说,挑战在于活动进行得非常迅速,因此,在石画中留下完整的印象几乎是不可能的。作为补偿,哈桑会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画出他计划中绘画的组成部分的草图,然后回到画室,构建一个整体印象,实际上是一个小场景的合成。

夏天,哈桑会在一个更典型的印象派地点工作,比如阿普尔多尔岛,新罕布什尔州附近最大的浅滩岛,当时以其艺术家聚居地而闻名。岛上的社会生活围绕着诗人西莉亚·塔克斯特(Celia Thaxter)的沙龙展开,她接待了艺术家和文学人物。哈桑回忆说,在那里,我度过了一些最愉快的夏天,在那里我遇到了全国最好的人,以及一些用他迄今为止最具印象的笔触描绘的室内场景。在印象派风格中,他将自己的色彩“完全透明”地运用到未涂底漆的画布上,而无需预先混合。艺术家们在塔克斯特的沙龙里展示他们的作品,并与住在岛上的有钱买家接触。塔克斯特于1894年去世,哈桑为了表示敬意,把自己的客厅漆成了鲜花房。

从19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哈桑还到马萨诸塞州的格洛斯特、康涅狄格州的科斯科布和康涅狄格州的老莱姆进行了夏季绘画之旅;所有这些地方都在海边,但每个地方都呈现出独特的绘画风格。尽管哈桑的销售额不错,但他仍继续从事商业工作,包括1893年在芝加哥举办的世界哥伦比亚博览会。在古巴哈瓦那旅行后,哈桑回到纽约,并于1896年在美国美术馆举办了他的第一次大型个人拍卖会,《纽约时报》指出,在“不断增加的印象主义者群体中,哈桑先生是其中的一位高级牧师。”大多数评论家都认为他把印象主义看得太过火了,一种说法是“他的颜色钥匙一直升得越来越高,直到发出刺耳的声音。另一位评论家宣称:“他忽视了热爱一幅画的公众。”哈桑在拍卖会上认识到每张画的价值不到50美元。在1896年经济普遍萧条期间,其他美国艺术家也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哈桑决定返回欧洲。

哈桑一家先到那不勒斯,然后到罗马和佛罗伦萨。虽然哈桑一直呆在印象派的角落里,但他还是花了很多时间在画廊和教堂里研究老画家。哈桑一家春天抵达巴黎,然后前往英国。他继续用非常轻的调色板创作绘画。

早在1897年的纽约,哈桑就参与了印象派画家脱离美国艺术家协会的活动,形成了一个被称为“十大”的新艺术社会。不是哈桑发起的,这个组织是充满活力的,他是最激进的成员之一。他们在杜兰鲁埃尔画廊的第一次展览展出了他的七幅欧洲新作品。评论家们认为他的新作品是“实验性的”和“相当不可理解的”。尽管仍然对在他的城市绘画中加入人物感兴趣,但他在格洛斯特港、新港、老莱姆的夏季新作品,而其他新英格兰地区则越来越注重纯粹的风景和建筑。他在莱姆艺术殖民地的时代始于1903年,使整个殖民地的作品从色调柔和的色彩转向了美国印象主义。当他的色彩变得更苍白,更接近莫奈的色调时,许多观众感到不安和深不可测,有人问他是如何想出一个特别的调色板的。他回答说:“受试者向我建议一个配色方案,我只是画画。”

1900年,哈桑访问了马萨诸塞州的普罗文斯顿。普罗温斯敦(Provincetown)曾经是一个繁荣的海洋社区,现在已经开始严重依赖当地的旅游业。在普罗温斯敦建造纵帆船的过程中,他独特地捕捉到了社区中一个罕见的事件:建造纵帆船。哈桑作品中的这艘巨轮是由芝加哥一位百万富翁出资建造的,是25年来普罗文斯顿建造的第一艘巨轮。

哈桑在推销自己的作品方面很精明,并在多个城市和国外的经销商和博物馆中担任代表。尽管有评论家和保守派买家,他还是设法继续销售和绘画,而不必为了经济生存而求助于教学。一位同事将哈桑描述为一位艺术家,“他对发行有着敏锐的知识,有着放置作品的战术能力。”随着新世纪的开始,印象派画家在法国的首次展览大约三十年后,印象派终于在美国艺术界获得了合法性,哈桑开始向各大博物馆出售艺术品,并获得评委会的奖项和奖章,证明了他对自己愿景的信念。1906年,他被选为国家设计院院士。

在经历了短暂的抑郁和酗酒之后,45岁的哈桑开始了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游泳。在这期间,他感到精神和艺术的复兴,他画了一些新古典主义题材,包括在户外裸体。他的城市题材开始减少,他承认他厌倦了城市生活,因为熙熙攘攘的地铁、高架火车和汽车取代了他在早期非常喜欢捕捉的马画场景的优雅。城市的建筑也发生了变化。宏伟的大厦让位于摩天大楼,他承认摩天大楼有自己的艺术魅力:“人们当然必须承认,如果单独看一座摩天大楼,作为一个形态各异的建筑怪胎,它并不是什么艺术奇迹。当一组人像之字形的轮廓高耸在天空的衬托下,温柔地融入远方时,摩天大楼才是真正美丽的。”哈桑的城市绘画视角更高,人类的体积也相应缩小,如《曼哈顿下城》(1907)他开始只在纽约过冬,并在一年的剩余时间里旅行,自称为“画家的马可波罗”。1904年和1908年,他去俄勒冈州旅行,受到新题材和不同观点的刺激,经常和朋友在户外工作,律师兼业余画家C.E.S.伍德上校。他创作了100多幅绘画、粉彩和水彩画,描绘了高沙漠、崎岖的海岸、瀑布、波特兰的景色,甚至是理想化景观中的裸体(一系列的沐浴者可与象征主义者皮埃尔·普维斯·德·查瓦内斯(Pierre Puvis de Chavannes)的裸体画相提并论)。像往常一样,他根据手头的主题和当地的气氛调整了自己的风格和色彩,但总是印象派风格。

随着艺术市场对哈桑的作品的热切接受,到了1909年,哈桑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每幅画的收入高达6000美元。他的密友兼艺术家同事J.Alden Weir对另一位艺术家说:“我们共同的朋友哈桑非常幸运,值得取得成功。他卖掉了他的公寓工作室,今年冬天卖出了更多的作品,我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真的是风头正劲。所以他带着清爽愉快的神气到处走动。

哈桑一家在1910年回到欧洲,发现巴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座城市就像纽约一样被撕毁了。正在建造许多建筑物。他们打败了美国人!”在这座充满活力的城市中,哈桑在巴士底狱日庆祝活动期间绘制了《七月十四日》,这是他著名的旗帜系列的前身。

回到纽约后,哈桑开始了一系列“橱窗”绘画,一直延续到20世纪20年代,通常是一位沉思的女模特穿着花和服,站在一扇满是灯光的窗帘或敞开的窗户前,就像《金鱼之窗》(1916)中的场景一样。[48]这些场景受到博物馆的欢迎,很快就被抢购一空。哈桑在1910年到1920年这段时间特别多产,精力旺盛,一位评论家评论说:“想想看,到这个人70岁的时候,世界上会有数量惊人的哈桑照片!”[50]哈桑一生中确实在几乎每种媒介上创作了数千幅作品。他的朋友威尔一季可能画六幅油画,哈桑会画四十幅。

在这期间,他还回到了水彩和沿海场景的油画,如南壁架,阿普尔多尔(1913年)的例子,它采用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平衡划分海洋和岩石对角跨越一个近乎正方形的画布,给予同等的重量海洋和陆地,这幅画展示了著名作家西莉亚·塔克斯特在阿普尔多尔岛的家。南壁架,阿普尔多尔属于华盛顿特区的史密森美国艺术博物馆。他还创作了一些静物画。

哈桑在1913年标志性的军械库展上展出了六幅油画,印象主义最终被视为主流,几乎是一种历史风格,并被来自欧洲的立体主义激进革命的喧嚣所取代。他和威尔是最老的参展商,在记者招待会上被戏称为“美国艺术的猛犸象和乳齿象”。哈桑惊恐地看待国外的新艺术趋势,他说“这是庸医时代,庸医时代,纽约市是他们的目的地。”他还对军械库展览将人们的注意力从十大艺术展的最新展品上移开感到不快。

1913年,哈桑在巴拿马太平洋展览上获得了一个画廊的荣誉,展出了38幅作品。大约在1915年,他重新对蚀刻和平版印刷产生了兴趣,在后来的职业生涯中创作了400多幅这样的作品。虽然哈桑发现这些作品在艺术上令人满意,但公众对它们的反应却不温不火,因为他评论道,“有些作品很好卖,有些最好的作品不好卖。”

哈桑晚年最有特色、最著名的作品是由大约30幅名为“旗帜系列”的画作组成的。他是在1916年受到“准备游行”(美国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启发而开始这项活动的,这次游行是在纽约第五大道举行的(1918年自由贷款运动期间改名为“盟军大道”)。数千人参加了这些游行,通常持续12个多小时。

哈桑是一个狂热的法语爱好者,祖籍英国,强烈反对德国,他热心支持盟军的事业和对法国文化的保护。从1914年冲突开始,哈桑就与其他艺术家一起参与了战争救济工作,当时大多数美国人和伍德罗·威尔逊总统都坚决反对孤立主义者,哈桑甚至考虑自愿记录欧洲的战争,但政府不会批准这次旅行。他甚至被逮捕(并很快被释放),因为他无辜地勾画了沿城市河流的海军演习。除了他给许多委员会的时间外,他的一些旗帜画作也被用于战争救济,以换取自由债券。尽管他非常希望整个系列都能作为战争纪念集销售(10万美元),这些作品是在几次集体展览后单独出售的,最后一次是1922年在科科兰美术馆。

克劳德·莫奈等法国艺术家也曾画过国旗主题的作品,但哈桑的作品具有明显的美国特色,用自己的风格和艺术眼光展示了纽约最时尚街道上展示的国旗。在这一系列的大多数绘画中,旗帜占据了前景,而在其他绘画中,旗帜只是节日全景的一部分。在一些国家,美国国旗单独飘扬,而在另一些国家,盟国的旗帜也在飘扬。在他这一系列中印象最深刻的作品《雨中大道》(the Avenue In the Rain,1917)中,国旗及其倒影极其模糊,仿佛透过被雨水沾污的窗户观看。进入白宫后,选择在椭圆形办公室展出。哈桑的国旗画涵盖了所有季节、各种天气和光照条件。哈桑发表了爱国声明,没有公开提及游行、士兵或战争,哈桑的国旗画除了一幅国旗上写着“购买自由债券”外,还收藏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历史学会、弗吉尼亚美术馆、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和国家美术馆。

1919年,哈桑在纽约东汉普顿买了一套房子。他晚期的许多绘画作品都是在那个城镇和长岛其他地方的附近完成的。战后的艺术市场在20世纪20年代繁荣起来,哈桑控制着不断上涨的价格,尽管一些评论家认为他已经变得静态和重复,因为美国艺术已经开始转向阿什坎学派的现实主义和像爱德华·霍珀和罗伯特·亨利这样的艺术家。在1920年,他因一生的成就获得了宾夕法尼亚美术学院颁发的金质荣誉奖章,并在20世纪20年代获得了许多其他奖项。他的作品也是1928年夏季奥运会艺术比赛绘画项目的一部分。哈桑在他最后的几年中旅行相对较少,但确实访问了加利福尼亚州、亚利桑那州。

在哈桑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一直在谴责现代艺术潮流,并称之为“艺术呆子”,所有的画家、批评家、收藏家和商人,他们都是赶时髦,提倡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和其他前卫运动的人。直到20世纪60年代对美国印象主义的兴趣复兴,哈桑被认为是“被遗弃的天才”。上世纪70年代,随着法国印象派绘画的价格飙升,哈桑和其他美国印象派画家重新获得了兴趣,也受到了哄抬。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