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娱 > 正文

庆历三年(1043年),王安石回到家乡临川,想到当地远近闻名地神童方仲永已经做回了农民,心下凄然写下了《伤仲永》一文。

在文中,方仲永本是一个提笔写诗、无师自通的神童,按照众人的希冀他当能成就一番功名,可是仅仅数年间这个神童却已经“泯然众人矣”。

究其原因,无非就是方仲永及其家人自持天赋异禀,急功近利,忽视了后天的学习的缘故。

而这个典故,也在此后的近千年间作为教导后人要刻苦努力的案例,被广泛传诵。“伤仲永”也成为了人们对那些少年聪慧,长大却沦为平庸的人的代名词。

从这一点讲,在如今我们现实的社会中,便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黄艺博,这个名讳可能少有人记住。但对于“五道杠少年”这个称谓,想必却是人尽皆知。

这位在互联网传播大潮之中,靠着睥睨天下的照片走红的五道杠少年,在少年时有的可不仅是五道杠的职衔,更是超凡的天资;但是他却在长大后,沦为了平常人,不禁让人唏嘘。

黄艺博,是湖北武汉人。据说在2岁时,他便有着异于常人的爱好——喜爱看新闻。这对于培养一个孩子的兴趣以及其后的脾性,可谓是事半功倍的。

随后随着年龄的增长,7岁时黄艺博便已经能够阅读各种时政类报纸了,其后他更是先后发表了各类作品100多篇。

除了优秀的学习能力之外,他还积极地投身于公益活动之中扶危救困。平素会去养老院,照顾孤寡老人,并对家乡的建设积极上心。这样品学兼优,也让黄艺博成为了当地的小名人。不仅获得了各种表彰,同时还在武汉市的少先队中有了一席之地,在四年级时更是即成为了少先队的副队长,可以肩批五道杠。

也正是此时,他的一组照片被传播到网上,照片上的他嘴角微微上扬,无论是站姿还是坐姿大有几分睥睨天下的味道。由是如此,走到了全国人民视野中的他,迅速成为了关注的对象。日后的他定然能够取得不菲的成就吧?这也是大多数人认为的,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

就在黄艺博成名之后,黄艺博依靠推荐进入高中,甚至还拿到了奖学金。可是,就在2016年的高考中,他却连一本线都没有进去。

最后,勉强进入了一所民办的二本院校就读。而且,与学习上的溃败呼应的还有他的做派。即便在这所民办高校,他的做派却犹如“高官”很不讨喜。

而这一切的转圜,也不过短短几年而已。那么又是什么原因让黄艺博如方仲永一般泯然众人了呢?

首先,在黄艺博的照片广泛流传中,一众媒体进行了大肆的报道。这也让尚未成年的黄艺博,难免受到种种关于名利的影响。

其次,在黄艺博的成长中,黄艺博的父母如方仲永的父母一般无二。北宋时,方仲永写的诗被其父母当作谋财的手段,而现代黄艺博的父母则在儿子声名鹊起的同时,果断开通微博,并主动为其造势。大有几分不死不休的道理,虽然后来他们表示希望能让儿子平静生活,却更像是欲拒还迎的假话。

第三,黄艺博的早熟。在黄艺博的成长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他太过早熟了。正如叔本华所说的那般:年轻人很早洞察人事、谙于世故预示着本性平庸。我们并不反对教育孩子了解更多的知识,但我们反对这种超越认知的社会化教育。从2岁看报,到其后7岁投稿,在黄艺博本该有着童趣的年纪,做的却是有目的性的为自己“增光添彩”。

诚然,黄艺博 成长初期这种效果是明显的,但是在忽视了孩子的性格养成后,其实未来的成长之路便被自己阻塞了,因为你并不能融入到同龄人的社会之中。

也只有让孩子在合适的阶段,做合适的事情,充分发挥孩子的主观能动性,少一些目的性的培养,才能充分发挥出孩子的天赋,更不至于让孩子浪费掉天赋。

巧合的是,作为反例,在当年那组照片中的配角,被人们戏称为“不屑弟”的孙童却获得了成功。

当时的孙童与“五道杠少年”相比可谓是萤火虫之皓月。但是,这位没有获得关注的普通人,却正常地成长着并且还成功进入了哈佛大学深造。

当然,能否进入好的大学也并不是成功的必然要求。但是,我们要说的是恰恰就是在这种对比中,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只有适合孩子成长阶段的、不拔苗助长的教育方式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