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抖音分20亿,快手分21亿,拼多多分28亿……互联网大厂的“春晚红包大战”正酣之际,2月7日,乐视视频在其APP图标的下方标上了“欠122亿”,曾在贾跃亭带领下“风光无两”的乐视视频“久违”地冲上热搜。

经历了乐视网退市、乐融致新从乐视网出表后,乐视视频到底属于谁?乐视视频是否线亿元?目前乐视网、乐融致新这些曾经乐视系的公司究竟运营情况如何?对于公众和市场的一系列疑问,前乐视视频(乐视网)CEO、现乐融致新CEO张巍,做了详尽的解答。

张巍:这不是特别的策划,只是机缘巧合。大家也都知道,公司的状况不会有营销费用,更别说是发春节红包了,但是在各大平台都在抢占用户时,我们也想着能做点什么。 1月29日下午,我看到剧星传媒俞总发的朋友圈,是关于抖音快手百度春节发红包的一个评论,而乐视视频依旧负债累累,我忽然就有感而发想到我们能不能利用这个点来自嘲一下,于是就把想法给了相关品牌团队的同事。结果大家一评估,觉得负债确实也不是秘密,这些年我们确实也挺艰难的,所以自嘲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张巍:完全不是我们预想的,在乐视视频安卓版下面的点评中,出现了很多网友的加油声,在微博等下面的评论也是很多梗,我们看到网友对公司有很大的包容,这一点完全在我们的意料之外,所以也很感谢乐迷和网友的抬爱。

张巍:今天我们统计了一下,下载量涨幅有接近20%,但确实下载量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当时就是想自嘲一下,有点自己的声音而已。

问:有网友说你们用六个字超过了别人几十亿的效果,你怎么看?以及这个事件大致的营销的成本是?

张巍:除了我们日常员工的薪酬,这个事件的成本算是0,我们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效果。但也不能说效果超过了别的平台,这里分长效收益和短期收益,其它平台有很大长效收益的优势,他们有更多地方需要我们学习。 “从2018年起,我们没有再欠过一分钱”。

问:“欠122亿”的金额是各大平台的春节红包的金额,还是是乐视视频真实的欠款金额?如果不是,乐视视频究竟欠款多少?

张巍:有些网友猜测说“122亿”是各大平台的春节红包的分红金额总额,实际并不是,当时我们自嘲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但是“122亿”确实也不是乐视视频欠款精确的金额,因为乐视网还在老三板上市,具体的欠款金额要以乐视网公布的年报为准。

问:乐视网还在创业板上市时,乐视视频是乐视网重要的组成部分,如今乐视网已经退市,那么乐视视频的归属关系是否发生了变化?

张巍:乐视视频是乐视网公司下最重要的核心产品,包括网站、APP,还有M站;乐融致新跟乐视视频是分开的,乐融致新主要的产品跟乐视电视有关。乐融致新在2018年年底、2019年年初时从乐视网出表了,但是乐视网仍然还持有乐融致新股份,是乐融致新的股东,二者也是关联方的关系。

张巍:大概日活一百多万,跟2016、2017年乐视视频的高峰相比,确实是下降很多。

张巍:乐视视频核心的版权有《甄嬛传》、《芈月传》、《白鹿原》、《太子妃升职记》等。可能很多网友以为我们没有新剧,实际不是,我们也跟其他的合作伙伴有合作,只不过跟以前买版权的方式不太一样了,以前是买断版权,现在也没有钱来买断了,就换了跟第三方合作的形式,保证每周、每个月都会定期有更新。 去年裁员50%,公司人员成本每年1.2亿,能做到现金流勉强维持。

张巍:乐融致新大概是240-250人左右,乐视网现在有200人左右,一共是约450人。

张巍:每个月两个公司支出薪酬大概在1000万,一年总的薪酬支出在1.2亿左右。

张巍:压力还是不小的。2020年疫情对公司的会员收入有帮助,但是对广告收入有负面影响,2020年年初疫情最严重时,公司做了一次降薪,大概在10%左右。

张巍:他们比较理解公司所处的状况,没有一个人给公司出难题,管理层也是比较感动,确实是公司的艰难情况摆在那,所以也没有影响工作的热情。

问:公司目前的营收和净利情况如何?是否还要股东输血?能够做到自我良性运转吗?

张巍:乐视网也不方便提前披露数据;从乐融致新的数据来看,营收肯定要高于人员的支出,不然就没有办法运营了。之前这两个公司薪酬一年应该在三个亿以上,经过这三四年降成本,我们的成本薪酬已经是原有前几年的1/3左右了。

张巍:这方面包括CDN成本、人员成本、其它的运营成本、营销成本。当然,降成本这三个字说起来容易,但只有经过了才知道其中的辛酸,特别是在2019年年底时,我们一次性裁员了50%,那是真正面临困难最大的时候,对于公司来讲一半员工都走了,包括很多以前最核心的员工。我们也按照国家规定发放了员工离职补偿金,光补偿金就补了两三千万,没有拖欠任何一个员工的离职补偿金,如果当时不裁员,还维持那么多人公司是肯定是撑不下去的,虽然很不舍但是也没办法。

张巍:在2019年、2020年把营销费控制得真是少之又少,原来乐视确实有很多的营销费用,但去年基本上没有,我们现在主要的渠道就是京东和线下实体店的销售,目前仅仅保留的一块就是在京东的商城上的支出,那是维持一个正常电视销售最低的支出。

张巍:去年乐融致新的电视售卖在40-50万台,同时通过降成本的措施,公司能够勉强维持运转,勉强地维持现金流。 贾跃亭、孙宏斌都不再参与公司运营。

张巍:现在债权人相对比较平和,毕竟这个公司还能存在就已经是奇迹了,好多人都以为乐视网、乐融致新已经破产了,但实际在艰难的经营过程中,这些债权人也知道现在的公司没有偿还能力,所以相对来说一直还是比较平和的状态。

张巍:依然是历史上这些债务的问题,因为它毕竟没解决,唯一就是现在压力比较小一点,这些债权人对公司的处境比较理解,没有给公司更大的压力,这也是现在我作为一个经营者非常感谢的,但凡有一些比较激进的债权人来干预,可能公司又会陷入之前非常大的困难之中。

问:现在融创是乐融致新最大的股东,他们对公司的经营状况是怎么看待的,未来是怎么考虑的?

张巍:其实乐融致新欠融创的钱最多,这应该感谢融创,它没有比较激进地直接让这个公司把资产卖掉用来偿债,而且在公司不能维持运转的时候,之前一直是靠融创输血。

张巍:不管是乐融致新,还是乐视网,是一直在坚持,一直属于非常艰难的境地下维持经营,比如乐视网更新现有的app,研发人员一个当两个用。 我们撑着这个公司是因为还有用户,乐融致新还有1000万的超级电视会员,背后是1000万个家庭;乐视网也还有上百万的会员,公司不能倒闭让这些会员没人服务,同时公司也还有坚守多年的员工,也不能让大家失业。 公司再困难,总得有人,不能说直接就散了,毕竟有用户在,有乐视原有的品牌在,有400多号员工在,谁也不愿意在没到那一步的时候就放弃了。

张巍:乐视电视也就是乐融致新,目前希望还能维持既有的销量,但是跟以前烧钱的模式有区别,用烧大额的钱去换一个用户,本身在财务逻辑上是不成立的,所以我们不是以追求销量做第一,还是要维持原有存量电视的运营,同时,也希望每年都有一定量的乐视电视的正常销售。

在乐视视频方面,我了解到一些信息,乐视视频一直在正常的运营,研发产品也在不断地迭代,它的合作模式跟以前比,也是不直接买版权了,选择跟其他的版权方去合作,同时,因为原有的研发人员以及一些编辑人员又拓展了一些其他的营收渠道。

问:作为大股东的贾跃亭和孙宏斌是否还参与公司的管理,你是否要对相关公司运营的情况与他们沟通?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