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商 > 正文

昨日,罗永浩以直播电商届四大天王之一的身份,拿了个奖。现场在获奖感言中,罗氏相声又是不少金句曝出。

其中每说到“直播电商”这四个字时,他都会及时补上“兴趣电商”,有时还会把后者排在前面。

这是抖音对自身电商业务形态定位的首次公开,不是外界所认知的直播电商、内容电商,而是兴趣电商。

抖音官方是这样解释的,“兴趣电商”,即一种基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满足用户潜在购物兴趣,提升消费者生活品质的电商,核心是,主动帮助用户发现他潜在的需求。

套用通俗的话语,就没那么神秘了,是将线下消费者“逛街,看到什么喜欢的,就买什么”的这一购物体验给搬到抖音上。

一方面,正如抖音电商总裁康泽宇所说,抖音本身作为一款记录美好生活的短视频平台,有着丰富优质的生活化内容,这使得其在电商业务上天然便具备“种草”属性。

另一方面,基于短视频和直播的普及,商品展示也随之变得更生动、直观,同时叠加兴趣推荐技术的越发成熟,消费者在短视频平台上获得类似于“线下逛街,看到什么喜欢的,就买什么”的体验成为可能。

即便互联网产品形态不断更迭,但流量变现方式还是那么主流几种:游戏、广告、电商。

抖音坐拥6亿日活,且用户时长位于移动互联网头部阵营这一庞大流量池,势必是要寻求变现出口的。

广告,自然是一条大腿,这也是抖音最容易直接攻克的业务。当流量聚拢,广告主自会不召而至。

根据市场消息显示,抖音2020年广告流水已在千亿规模,已成长为国内互联网广告市场头部公司。

无论从商业角度,还是抖音自身发展,电商都是抖音必须要布局的关键一环。尤其是当直播电商,已经成为短视频平台内容消费场景其中之一。

业内的互联网基因说曾风靡一时,体现最明显的便是腾讯在电商上,阿里在社交上屡战屡败。

放到字节跳动身上,外界不免也怀疑毫无电商经验的抖音,能否在电商赛道上拼出一番天地。

事实证明,传统互联网时代打破不了的魔咒,并不适用于移动互联网新一代生猛的创业者。

两个月后,字节跳动成立电商一级部门,统筹包括抖音在内的内容平台的电商运营,电商的战略地位得到重视。同一时间,抖音小店商家端的移动工作台“抖店”上线……

再到现今,抖音正式提出“兴趣电商”概念,一方面在商家和消费者之间搭起桥梁,帮助两者高效地互相触达,另一方面满足用户潜在购物兴趣,提升消费者生活品质。

种种动作显示,在电商以及直播电商赛道,抖音走出了一条不同于他人的独有路径。

虽然兴趣电商的确契合抖音,契合行业发展趋势,有着广阔的市场空间。根据第三方测算,兴趣电商的GMV到2023年大概会超过9.5万亿。整个电商行业会有越来越多的参与者转向兴趣电商。

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抖音就能就此吃到兴趣电商市场上最大的蛋糕,也并不意味着以兴趣电商切入的抖音,就能在整体电商市场游刃有余。

移动互联网的竞争只会比想象中更加残酷,即便抖音在兴趣电商上拿到先发优势,其他企业也不会甘于观望。

去年1月招商证券出具的直播电商研究报告,直接推动了罗永浩的入局。彼时的这份报告,对淘宝、快手、抖音这三家主流平台包括路径、GMV、差异化等对比,放到现在可能已有不小变化。

但不变的,这几家业务型互联网巨头+流量型互联网巨头无论如何根据自身资源禀赋演绎不同竞合战略,无论电商形式不断变化,表面比拼流量,实际上核心永远都是比拼供应链能力。

康泽宇反复强调,GMV不是现阶段抖音电商的第一指标,完善平台对商家的基础服务能力,为用户提供优质的购买保障、客服体验才是重中之重。

他还表示,当他来主导抖音电商后带领团队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把平台治理提到了最高优先级、

“我们从所有做GMV的团队抽调大量产品、技术、运营骨干来做平台治理,宁愿牺牲GMV也要做好商家、商品的治理管控。”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