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有网友说,共享单车是“国民素质的照妖镜”。随着共享单车在城市的投放越来越多,仅北京就有超过20万辆共享单车,单车的违停成了城市亟待解决的问题。此时,出现了一批“摩拜猎人”,他们专门义务寻找被藏匿的单车,也被摩拜官方所鼓励。然而,解救违停的单车,真的仅仅是“猎人”们的事情吗?作为企业,是否可以有更多的手段来规范和控制自己的单车,尽量避免违停现象?

家住朝阳区某小区的刘女士,经常在小区内甚至在楼道内看到停放在此的共享单车。单车停放很有规律,每晚8点左右停放于此,早上7点左右被骑走。一天,她想要骑走该车时,发现车辆的二维码竟然被划坏,无法完整显示,这也就意味着其他人无法扫描。此外,该车车牌也被折去一半,亦无法通过输入车牌号的方式获取密码。正在迷茫间,刘女士发现该单车的机械锁并没有锁,不过自己仍然无法推走车子,原来不知是谁给车辆加装了私锁,车辆已从共享单车变为了“私有财产”。

除了一些人为了私利占有或毁坏单车,还有的共享单车被随意停在路边,或占用了盲道,或占用了人行道,或堵塞了地铁出站口、公交进站口,或直接停在马路中间,影响交通。由于共享单车随时骑行、随时停车,没有停车位的限制,导致一些用户为了图方便,将单车停在最为便利自己的地方,却全然不顾其他行人和车辆的方便和安全。

在网络上,经常可以看到“摩拜猎人”招募帖:“解救失联及违停车辆,举报反馈违停故障车辆,无论你是学生、白领、退休人员,只要你行动起来,你就是猎人,摩拜猎人召集中!”“摩拜猎人”是这样一群人,他们义务为摩拜公司寻找被隐匿的单车,当场举报违停行为,并将单车骑回非违停区域,在此之中他们寻找乐趣。

据一名“猎人”介绍,自己会在家附近“打猎”。在空闲时,他会骑上一辆共享单车,打开APP,先查看附近哪里有“猎物”。“在APP的地图内查看,如果有车辆的定位在小区内、工厂里,或其他一些封闭区域内,那这基本就是“猎物”了。因为摩拜规定不能停在封闭区域内。”一旦确认“猎物”定位,“猎人”就会骑车前去寻找。找到之后先拍照,“一定要拍全周围环境及车辆”,再把单车骑出来,停放在安全区域。当然,“猎人”一般在接近“猎物”时就必须将自己所骑的车辆停放在路边的正规停车区域,步行到达违停点。有“猎人”表示,摩拜不可以边骑车边举报,并且如果骑进去后会面临两辆单车要骑的问题。

虽然摩拜官方表示,“摩拜猎人”的行为属于自发,并非公司行为,事实上,摩拜官方非常支持和认可这一组织。摩拜公司对“摩拜猎人”组织进行管理,他们对外发声要摩拜官方的宣传部门进行“批准”,群内有专门人员与摩拜官方对接。此外,摩拜也组织过一些活动招募“摩拜猎人”,比如“mobike go”的活动,实际上就是聚集起一批人去玩找车的游戏。

不过,有“猎人”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不管是什么级别的“猎人”,“打猎”都不会得到摩拜官方额外的奖励或福利,甚至连“打猎”时所骑的单车也是要照常收费的。摩拜方面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摩拜也在酝酿给“猎人”特殊的权限,类似白名单之类,但暂未实现。因此也有网友质疑,“摩拜单车是公司,公司财产与公共财产不同,是投资行为。这些单车的管理运维本来需要公司花钱,人工费也要一大笔,现在这些免费猎人,他们是什么呢?”

实际上,摩拜、ofo等单车公司都有自己的运维,他们一方面负责将车辆从需求少的地方调度到需求多的地方,另一方面负责搬运违停车辆、上报被损车辆。其中,最为耗费精力的就是寻找隐匿车辆,也就是“摩拜猎人”的行为。通常,寻找一辆车要花费至少10分钟,有时甚至更多。

也有网友表示,依靠“摩拜猎人”等互相举报的方式其实是共享单车公司没有积极履行企业责任的表现,是管理上的懈怠。企业应该更多考虑从技术手段层面,积极判断用户行为,避免违停,而非在事后号召大家找违停车辆。“从管理角度来说,摩拜是主体。既然单车上有GPS芯片,那么摩拜完全可以追踪单车的行驶轨迹。”

有网友在摩拜CEO王晓峰的微博下留言:“王总,摩拜违停和藏车情况太严重了,找不到车的几率太高了!靠公民素质提高太虚了!我觉得通过技术手段就能很大程度上防止。只要摩拜在地图上下的功夫够深,或者和地图商合作,由各个城市的团队摸熟当地的情况,在地图上划定可以停车的区域和道路,超区停车的就罚款或者持续鸣笛报警,肯定有用!”

实际上,ofo的工作人员也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实际上企业是有技术手段可以解决违停的,比如“围栏技术”。这种技术是用一个虚拟的栅栏围出一个虚拟地理边界,当手机进入、离开某个特定地理区域,或在该区域内活动时,手机可以接收自动通知和警告。不过,由于ofo目前还没有实现电子锁,因此他们对于该技术还在探索和开发中。ofo还表示,如果用户多次未按照规定停车,ofo还会对行为严重的用户进行“黑名单”等处罚。

共享单车的违停问题,还严重影响到市政管理。前几日,在北京门头沟,上百辆共享单车被城管部门收缴,集中存放在一处大院内。城管部门表示,多位市民拨打热线,反映使用者随意停放车辆,严重影响市容环境和交通秩序,因此将单车收缴起来,后经协调规范才将车辆放出。

黄浦区政府也呼吁企业:“通过后台提醒市民将车辆停放在规定区域,文明骑行并科学合理投放。针对黄浦区的实际区情,特别是道路资源情况,科学、合理设置投放点,制定投放管理标准,建立专人负责的投放管理运作机制。”此外,黄浦区政府认为共享单车总量已经过载,会因此决定“将与企业共同协商,核定一次性投放的总量,其后在规定时间内不得随意增加。如果社会车辆有明显减少后,再协商第二次增加投放。但企业之间的投放量还需达成共识”。

过多的共享单车被认为超负荷,在北京的一些街道两边,经常可以看到绵延数十米的共享单车投放处,总数量超过100辆。例如在东四环红领巾桥向北、东二环东直门外向北等地,路边常有多辆共享单车聚集;在一些地铁站口,也停放有多家单车,为本就繁忙的地铁进出站口增加了拥堵因素。因此,城市单车的投放量是否过载?如此多的共享单车,真的是根据用户需求率而计算得出的,还是共享单车企业之间无序竞争的后果?这些问题只有共享单车后台的大数据知道答案。

针对共享单车乱停放的问题,各地政府都在研究对策。今年年初,北京市交通委表示,将研究出台规范租赁自行车停车秩序试点区域及措施办法。市交通委表示,曾先后到摩拜网约单车和ofo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及其自行车投放点进行现场调研,并分别组织召开了两家企业高管参加的座谈会,了解了两家企业在北京投放租赁自行车的经营状况,针对当前无桩租赁自行车乱停乱放的治理交换了意见并达成初步意向。

针对共享单车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北京市交通委表示,计划出台鼓励无桩公租自行车规范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政府与相关企业的责任、控制发展规模、提升行业服务水平、健全相关保障机制。北京市确认,将在6月底前研究制定规范共享自行车管理的指导意见,明确主体责任,规范停放秩序,引导共享自行车行业有序发展。

而深圳也发布了《关于鼓励规范互联网自行车服务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其中对车辆的停放秩序等做了相关规定。上海市交通委也正在牵头公安局、商务委、经信委、各区职能部门就研究共享单车发展的指导性意见进行调研。而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也会同相关企业着手制定共享单车产品、服务标准,有望于今年出台。文/本报记者 温婧

全国政协委员、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傅军建议国家促进“共享单车”经营模式的健康发展。在他看来,“共享单车”经营模式不仅以共享经济为特征改变着传统的经营模式,也对解决群众出行最后一公里、实践绿色环保理念、增进群众交流和个人健康等诸多领域产生了深远影响。仅2016年,以ofo等众多从事“共享单车”业务的企业为例,共向社会投放了100余万辆自行车,数千万群众注册使用,发展势头非常强劲。

1. 有关部门加强引导,营造全社会关心支持监督“共享经济”发展的良好氛围。要组织力量加大“共享单车”经营模式对供给侧改革提出的新要求的研究,加强对“共享单车”经营管理的调查研究,及时出台相应管理政策和规定,对于企业自身经营予以规范,对于社会道德层面问题加强宣传引导,对于社会管理层面问题加强引导和监督。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