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6月18日晚间,在梳理“中国影视领袖峰会”的传播效果时,我们惊喜地发现:微博话题#中国影视领袖峰会#进入热搜前十,引发1125万人次围观,位居财经类微博首位。任仲伦、熊晓鸽、王中磊、王长田、曾茂军等影视与财经界的大佬都为此而来……

“上海滩,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第二天,全天活动50多场,我们这场人气最火爆,还线日晚间,当梳理这一天“中国影视领袖峰会”的传播效果总结时,每日经济新闻的小伙伴们由衷地感叹道。微博话题#中国影视领袖峰会#进入微博热搜前十,有1125万人次参与讨论,位居财经类微博热搜榜首位。

▲包括“中国电影报、上海国际电影节、传媒参考等在内的数十家公众号、微博、网站、直播平台等对“中国影视领袖峰会”进行了报道(以上内容仅为部分公号相关截图)

任仲伦、熊晓鸽、雷萍、王中磊、王长田、曾茂军、廉洁、崔志芳、于欣、姜伟……影视与财经界的一线大佬都为中国影视领袖峰会而来,他们直面市场的所有争议与质疑,毫无保留的说出了自己的焦虑与心声。

中国影视领袖峰会由每日经济新闻与上海电影集团、上海国际电影节联合主办,本次峰会以“中国电影产业供给测改革”为主题。看似宏大和理论,实际上却敏锐的切中了行业命脉,让所有发言嘉宾心有戚戚焉。

来自券商、基金、影视公司、政府部门、影视院校等机构的500余参会嘉宾让峰会现场不仅座无虚席、连站立的空间都有限。来自60多家海内外媒体的记者将峰会的思想传播全球。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为了本次峰会,专门从北京飞抵上海,像他这样做的公司高管有很多,峰会影响力不言而喻。

每日经济新闻与上影集团在峰会上联合发布的《中国电影产业供给测改革白皮书》更是被一抢而空。不少影视圈朋友和媒体同仁们更是由衷的对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说:“这是我们听过的干货最多、收获最大的论坛。”

有媒体同仁对本次峰会的评价是:“‘胸怀锦绣 、字字珠玑’,精彩的发言让现场的气氛数次沸腾,让人意犹未尽。而同期的网络图文直播全平台更是超过140万人观看,可谓是盛况空前。”

峰会有始终,但电影却永不会落幕。我们每经影视还将继续密切关注并热爱着中国影视产业,在中国电影产业由大到强的道路上,始终相随。

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中国公司并购海外公司一定是必由之路,中国想国际化,就只有走出去,要走出去并购是最好的捷径,今天单独看某个并购说它好或者不好可能为时过早。2012年万达并购了AMC,所有人都不看好,认为电影行业在美国是夕阳产业,万达花了31亿美金,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今天所有人都认为万达做很好的生意的,也被收录进哈佛大学MBA的案例,成为了经典的案例。

我们并购传奇应该是很贵的,所以熊总感谢万达并购了,为什么万达出手,因为万达在电影行业里面拥有全产业链,如果仅仅买内容来讲,我也认为是贵的,但是万达有主题公园,未来万达产业链布局还有游戏,这些IP和万达其它的生态的结合一定是很好的。

我们回顾一下过去,迪斯尼对卢卡斯影业的收购也是很贵的,80亿美金,若干年后我们可以看到星战系列给迪斯尼创造了超过380亿美金的收益,就是因为IP。

并购仅仅是开始,未来能不能让IP持续的创造新的IP,能不能让IP从电影走向电视,走向游戏,走向主题公园,走向电影的衍生品,走向零售商品这才是我们的未来。

弘毅投资董事总经理崔志芳:我们希望在中国电影行业的领头企业在进行海外的国际化、全球化发展过程中,作为一个投资方能够起到投资之外的增值作用。

万达并购传奇只是一个点,我们看到的是万达影业在海外扩张非常强的冲动和实力。第一在中国非常好的发行网络,第二有院线的网络,第三有全球发展的思路,这个决心是非常大的。结合全球化的策略,我们进去能够是一个长期的投资,我们不是只看重一单两单,长期看好的是大家都在往国际视野上走的趋势。

【传奇影业和万达的自身文化产业板块在融合过程中遇到了哪些挑战和难点?万达是怎么克服的?】

曾茂军:我认为并购最大的难点是文化的整合,特别是中国文化和欧美文化的整合。

还有就是,过去传奇是一个单一做电影内容制作的公司,他们对全版权开发的认识是不够的。过去传奇拍了很多电影,有很多版权都是不清晰的,一旦你电影好了,我们再跟版权方谈的时候,会非常贵。未来我们面临的最大的挑战,首先是把过去传奇在去年之前的24部影片的IP梳理清楚,哪些是有的,哪些可以跟主题公园结合,哪些跟游戏结合。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光线是一个小公司,虽然投资了60个公司但是我们投资方法和万达不一样的。王健林老板是指点江山、激扬资本,气吞万里如虎。万达是遇到好吃的一口吃下,然后慢慢消化,光线只能是先试试,好吃再吃第二第三口,不好吃的就吐出去,所以我投资的公司大部分是小公司,只有一个猫眼是大的投资,我投资猫眼之后并不是把猫眼咽到肚子消化,我希望他成为独立的公司,是中国电影行业的猫眼,而不是光线的猫眼。如果它仅仅成为光线的猫眼我们可能不会花那么大代价,80多个亿,我现在市值才多少,那么大代价买一个公司的部门显然不划算。

如果他作为中国电影行业的猫眼,跟光线有一定的协同,但是他自身有自身的市场的价值,可以做得很好,这个才是我们的目标,所以正式基于这点,猫眼有独立上市的打算,而且有它自己投资的布局,它自己成为主体进行投资,最近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

《美人鱼》可能有一些信息是不准确的,我是它25%的投资者,保底是合作方有这个要求,有这个需求,同时光线又是投资者之一,保底的价格又是在我们的判断里来讲风险比较低,所以光线%,发行款也是回到光线,这些数据外界都是不知道的。

除此之外光线没做过保底,总体来讲我认为保底是违反市场规律的做法,事实也证明大概80%的保底最后都是以不愉快合作告终。如果赢了可能还好,如果保底方赢了,被保底那方心里是很不舒服的。

中国的投资方亏损的太多了,去年最多10%的影片可能是盈利的,行业亏损可至少三四十亿,加上我们的票房的分帐的比例是严重不合理的。中国的片方只能拿总票房的40%,去掉发行之后,纯粹影片投资者只能30%,这个比例是完全不可以接受的,国际上片方和发行方至少可以拿到50%,分账比例这么低。投资方利益、片方的利益怎么得到保护?怎么保证源源不断的生产出好的产品?

【完美世界参股了杨幂新三板公司嘉行传媒,怎么规避明星公司单一艺人的风险?】

完美世界董事长CEO廉洁:我从来没有认为嘉行传媒是明星公司。嘉行传媒是我在加入完美之后看了7、8个月以后决定投资的。这个团队非常有活力,对公司的行业的业务发展非常的清晰,也非常清晰的脉络把公司打造成百年老店,他们自己的定位是综合性的文化娱乐公司,业务本质是艺人经纪、电视剧、电影的制作等。

我和嘉行传媒不是简单的财务投资而是全方面的战略的整合,包括双方共同开发电视剧、电影,包括青春剧。

中国的经济各个层面都在对标美国。中国的娱乐产业、电影产业在用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时间,在走美国一百年来走过的路程,所有的因素都高度压缩,所以你看到正常、非正常的,好的坏的,这些现象都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市场纠正这些问题的能力也非常之强。

电影业务是一个旗舰型业务,不是最赚钱的,但是任何一个公司想做到那样大的集团那样的影响力必须有电影业务,这个角度去看,你只需要找出中国未来谁家会成为前五六位的电影公司,以及前十位的传媒娱乐集团,只要这点能看清楚,现在的市值就不是个事。

廉洁:我觉得整个行业被低估的,中国发展到今天,很多行业还有很多的发展,我个人还有基金最看好的医疗卫生健康行业,另外一个是大的泛娱乐的行业。

大家都知道娱乐行业的最大的问题是不可预测性和波动性非常大,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怎么把不可预见性和波动性最小化,希望把风险降低,让股东能看到虽然行业很缥缈、波动,但是我们在座的公司也一系列的支撑业务能给股东带来最大的回报。

崔志芳:从长期的价值看起来,我们非常看好对这个行业的投资。但是这个行业有太多的自来水进来,有太多人冲着风口来。经过三年洗礼,大家都成长了,也看到这个行业不是风口行业的投法,需要大家有理性的投资理念,否则你是按照风口进来的,你想挣自来水的钱,你可能撞到风头和枪口上。

大地影院集团总经理于欣:中国的人口是世界第一的,中国的银幕数世界第一理所当然,我们刚刚成为世界第一,这个时间点上,现在谈是否饱和了有些过早。

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就高枕无忧,尤其是影院银幕数的迅速增长,但是供给端的内容出现了不匹配,单屏幕数产出在下降,大家都出现了担心。

随着电影市场的发展,观众的品位和鉴赏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这时候出现了供给端的不匹配就是内容的质量的,这是历史发展的中间结点的现场,发展太快了,很容易出现不匹配。我的结论是整个市场大发展看,空间仍然很大,但是阶段性的痛苦和疼痛还会有的。

【《中国影视供给测改革白皮书》显示,去年的国产电影从制作数量达到了944部,但豆瓣7分以上的国产院线部,怎么看国产电影数量和质量上的结构性矛盾?】

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任仲伦:我们实际上需求在,供求量也在,问题出现在供给的有效性和品质上。

大家可以感受到我们现在的一些产品,绝大部分的产品制作太快,制作太快品质会受到影响,很多没有制作经验或者制作专业训练的人,所以拍出了内容质量、技术质量上不太好的影片。

【从我们提供的产品角度来讲,我们缺少能够打动人心,引起大家共鸣的影视作品。刚才提到《摔跤吧!爸爸》有人说把中国电影摔了一跤,它的故事、题材有什么特点吗?没有,最重要的是抓住了与观众的共鸣。】

邵氏兄弟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引力影视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姜伟:今年对于国产电影来说,确实面临一个调整期,不过下半年确实还是有很多好的电影出来,特别是电影暑期档、十一档,包括12月份,我希望这批电影能够对中国电影做一个证明。做内容的真的不能急,好的东西是做出来的,不是抢出来的。

华谊兄弟CEO王中磊:其实通过现在所有票房好的电影或者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力的电影,包括印度的《摔跤吧!爸爸》都可以看出,中国观众对好电影的判断、对欣赏电影是非常成熟的。

一个国家的电影有两个指标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指标是每年的好片的比例,或者是数量,这个才代表国家电影是不是电影强国而不是你的数字。当中国每年国产电影在豆瓣分7分以上的,超过50部的时候,中国电影才可以称为强国。为什么是50部,因为一周一部?达不到这个水平还成不上电影强国。

第二个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的质量和数量。如果一个国家电影里面没有优秀的现实主义题材,没有真实的人的生活,如果电影全部都是虚无和没有真实的脚踏实地的生活反映现实中最真实的部分的电影,就不叫电影。我觉得电影就是两种,一种是造梦,一种是真实。无论哪部分缺失都不能称为电影强国。

【去年华谊兄弟在单片排放还是整体市场占有率都不达预期,今年会做什么改变?】

王中磊:不达预期或者财务数字的情况,其实都是短期的。比如《狄仁杰》、《画皮》的系列,我们华谊兄弟做的很好,但我们剧本还没有做好,徐克又接了别的任务,我们要想冲业绩、赚快钱的话,完全可以换一个导演拍。但是在国内还没有大量的导演的储备,所以可能为了拍出好的电影,所有的电影拍摄计划推迟,会造成公司某一个年度的情况。

王中磊:肯定比这个高很多。这也是我们非常无奈的部分,我们单片电影票房持续下降的情况下,在国产影片市场份额情况下,但是只有影片制片成本是增长的。基本上没有个六七千万的成本已经没有办法拍院线电影了。

魔幻大片剧组,最后的工作人数可以达到1500到2000人,每组的组长会有组长的助理,组长的助理还有助理的助理。

《芳华》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预算,并不是花在演员上预算,都是新人。我们的钱花在这个电影真实的还原性上。因为是80年代初,这个部分是改革开放之后破坏力最强的时代,不管是建筑物也好,还有美术、包括服装,那个年代的军装,现在八一厂只提供了20套,所有衣服都是重新做的。

王中磊:目前还没有考虑。我自己就是发行公司,我觉得把自己的亲儿子再高的价卖给别人也不舍得。保底发行这个事也是去年风口,今天越来越沉下心,保底发行不是买期货。不低于4个亿是小刚导演对票房的预估。

【中国电影面临升级最缺的是什么,是成熟的工业体系还是原创好故事的能力?】

任仲伦:我们有很多优秀作家不差的,但是文学转成电影的时候有很大的转变,很大的一块是制作,这方面是比较欠缺的。

姜伟:做大型的商业制作片,中国真的是缺人才,好莱坞制作,他们做大型的商业电影,试图把制作标准化、专业化。这个是我们的差距。

王中磊:没有太大的危机感。我们可能一千万拍的不错的国产的小的影片很有它自己的味道,这种电影在市场上取得两三千万票房就很好了,还可能还会培养出一些新的演员、导演,视频网站会来买版权。但现在的发行市场上不给他们这样的空间,明年的论坛咱们可以专门有一个讨论分线发行的圆桌,是时候了。

娱乐资本论、网络大电影头条、电影日报、亿欧网、第一财经中国房地产金融、首席娱乐官、话娱、北京时间、淘股吧、有声Voice、如意财富、一直播、爱奇艺·奇秀直播、花椒直播。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