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B > 正文

偏斜(这当然是从地球的角度来看)而变得复杂起来。在近日点上距离太阳会比在远日点上少4300万千米,大约会多吸收45%的阳光。这也使得南北半球的季节相当不均等。近日点的时间是Ls=250度,约为南半球的晚春。所以南半球的春天跟夏天,要比北半球的春天跟夏天热得多,温度会差30多摄氏度。但是南半球的秋天和冬天,由于正值远日点,也会冷上许多——由于温度很低,所以南半球的冰帽都是二氧化碳,而北极则多是水冰。

南方是很极端的半球,北方则比较温和。由于火星运行轨道偏斜,使得火星的季节还有另外一个特征。火星接近太阳的时候,速度较快;所以,越靠近近日点,季节就会比远日点时短。火星北半球的秋天是143天,但春天却有194天。春天比秋天整整多出51天!有人说,单单这一点就证明北半球比较适合人类居住。

移民的位置在北半球,现在,长夏已过,白天逐渐缩短,但工作依旧持续。基地周围更加混乱,交错的车轮痕迹层层叠叠。他们铺设了一条通往切尔诺贝利的水泥路。基地肆意拓展,于是以拖车区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望去都可以看到建筑物:炼金师区和切尔诺贝利电厂在东边、永久居住点在北边、储藏库房和农场在西边、生物中心在南边。

所有人都终于住进了永久居住点的拱顶建筑。他们晚上还是会开会,跟暂住拖车区的时候一样,而且逐渐定期化,不过时间却短得多。大家的日子过得比以前习惯,现在几乎没有人再去找娜蒂雅帮忙了。有几个人她隔好一阵子才能见上一面,包括每天都把自己关进实验室的生物小组、菲丽丝那个颇有斩获的工作团队,现在则连安也常常见不到人影。安还跟她睡隔壁床。有一天晚上,安扑通一声从她的床上翻下来,问她要不要跟他们去西南方130千米外的赫伯斯峡谷探险。显然,他们是想带娜蒂雅离开基地到外面走走。但是,娜蒂雅拒绝了:“我工作好多,抽不开身,你知道的。”看到安一脸失望的表情,“也许下次吧。”

目前主要的工作是整理居室内部以及向两翼扩张。阿卡迪的建议是以现在的居室作为基础再加三排,排成一个正方形,娜蒂雅准备实行他的计划;但阿卡迪又说,他觉得可以在四排厢房围成的广场上加盖。“用我们现在的镁柱就可以搭好骨架,”娜蒂雅说,“但我们得做出更结实的玻璃板才成。”

他们已经完成两排房屋,总共盖好了12间居室。就在这个时候,安跟她的伙伴从赫伯斯峡谷回来了。那天晚上大家都放下手边的工作,看他们拍摄的视频。他们在屏幕上看到越野车队在遍布石砾的平原上急驰,然后,一条占据整个屏幕的裂缝赫然在目,好像探险队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尽头。一道一米高的古怪山壁阻挡了越野车队的去路。突然之间,镜头一跳,一个队员走下越野车,打开了头盔上的摄像机。

镜头的位置在峡谷的边缘。随着镜头180度的水平移动,出现了比冈吉斯卡特纳更加陡峭、面积更大的凹洞。镜头拍到全景,赫伯斯峡谷四周映入眼帘:它是一个椭圆形的封闭峡谷,大约有200千米长,100千米宽。在夕阳的照射下,峡谷东边的山壁曲折起伏,一目了然;西边的山壁则一片漆黑。峡谷的底部还算平坦,中央处还有一个更深的凹槽。“如果能架一个浮动的拱顶在上面,”安说,“那么我们就会有一个很大的室内空间。”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