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正文

近年来,“有权必有责、失责必问责”逐渐成为共识。但一些地方过度依赖以“问责”督促“落实”,以至于有些追责不切具体实际、不论具体是非,挫伤了基层干部的积极性。中办专门印发通知,要求及时纠正“滥用问责”、“不当问责”等问题,这既是对“问责”的正本清源,更是对“负责”的鲜明号召。

纠正“背锅式问责”。一些地方职能部门,以“工作向下延伸”为借口,将责任“甩锅”给基层。比如,农民工被属地企业拖欠工资,镇街要担责;企业在属地施工出现安全事故,镇街要被问责等,这种简单粗暴地责任“甩锅”,是典型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面对这种“要管没权、想管没人、不管不行”的窘境,基层干部苦不堪言。纠正这类“上面甩锅、基层背锅”的问责,关键在“精准问责”,界定责任范围,厘清权责归属,不惟属地管理是瞻,不因一纸推卸责任的“霸王文件”就让基层干部“背锅”。

纠正“灭火式问责”。一些地方在出现突发事件,特别是“丑事”后,为了尽快平息汹涌的舆情、维护地方稳定,就对相关部门和人员,从快从速拿出问责措施。问责过程遭到当事人质疑时,上级领导就出面做工作,劝说“以大局为重”。这种“敷衍塞责”、“息事宁人”的做法,实质是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基层干部身心俱疲。纠治“谁说问责就问责”、“想怎么问责就怎么问责”等主观臆断,关键在“规范问责”,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规为准绳,找准问责对象,把准问责重点,确保“问对问准”、“不枉不纵”。

纠正“计时式问责”。一些地方“创建文明城市”搞得大张旗鼓,工作安排从市县一路发到镇街、村社,只是文件还在路上,就开始要求报材料、报典型。如果不能在规定时限内完成,就会受到严肃问责。如此“刚播种就要收获”的计时式问责,不仅会挫伤基层干部的积极性,也无形之中削弱了问责权威性。纠正这类“计时式问责”,关键在“慎重问责”,要遵循事物内在规律和时间周期,准确把握问责目的和定位,既讲规则也讲艺术,既讲政策也讲温度,避免“乱问责”,减轻基层干部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