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60多年前,库尔班大叔从于田骑着毛驴去北京,需要走40个沙漠、 40个戈壁,翻40座大山、过40条大河。而从今天开始,于田去北京再也不需要翻山越岭了,因为,于田机场投运了!

12月26日12时5分,乌鲁木齐航空UQ2573航班(乌鲁木齐—于田)平稳着陆,标志着于田万方机场正式投运。作为民航局定点帮扶新疆和田地区于田、策勒两县的头号民心工程,于田机场建设无疑是最具民航特色、能最直接改善贫困地区通达性的扶贫方式。它的建成投运,将缩短于田与疆内城市以及祖国其他城市间的距离,更将成为于田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实现乡村振兴的巨大动力源。

随着乌鲁木齐航空UQ2573航班平稳着陆,新疆于田万方机场正式建成投运。(赵丹/摄)

从1998年民航局开始定点扶贫新疆于田、策勒两县,到今年11月14日于田、策勒退出贫困县序列,再到今天于田机场正式通航,22年来,民航局作为定点帮扶南疆地区的唯一中央国家行政机关,持续推进机场建设、产业扶贫、消费扶贫、医疗扶贫、教育扶贫、扶智扶志这定点扶贫六大工程,取得了定点扶贫阶段性成果。

于田、策勒地处新疆最南端,几乎是距离首都北京最远的贫困县,气候极端干燥,多风沙,自然灾害频发。你们有飞机,你们腿长,所以把这两个县分配给了你们。当年,国务院分管扶贫工作的领导同志曾经这样对民航局领导说。

22年来,民航不断发挥着行业特殊优势,为定点扶贫县全面奔小康、实现乡村振兴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今年10月,民航局局长冯正霖在视察建设中的于田机场时强调,要充分发挥于田机场建成后的临空经济带动作用。民航的上下游产业链很长,机场建成后,不仅能够为往来于田县的各族群众和投资者提供安全、舒适、便捷的交通条件,缩短其与疆内各大城市以及国内其他城市间的距离,还将便于当地引进纺织业、服装制造等劳动密集型企业。此外,未来还可以依托机场发展临空产业,比如航空货运、旅游、住宿、餐饮等。

建一座机场需要多长时间?于田机场的回答是13个月。如果刨去冬休期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实际上,于田机场的建设时间只用了不到11个月,创造了民航史上支线机场建设的于田模式。

如今看,这些工作紧密相连、环环相扣;但在当时的任意一个时间点,项目施工之紧张、环节之多、要求之高,绝对是个难啃的硬骨头。冬休期刚过,新冠肺炎第一波疫情汹涌而至。3月15日重新开工,不到4个月,7月15日,新疆第二波疫情来袭,为此整个项目组整整冻结了45天。等到9月1日重新开工,一个多月后,又遭遇了新疆第三波疫情。

从新疆到北京,于田机场的建设进度牵动着所有民航人的心–实事求是制定后续目标节点,确保关键路线可控;协调地方政府支持保障,解决施工人员不足问题,打通材料、运输进场绿色通道;采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建设运营一体化理念和总进度综合管控方法,倒排时间表、细化路线图,抓质量保安全防疫情促投运,创造出中国支线机场建设的于田模式;竣工验收期间行验许可提前介入,试飞行验许可一并启动,按序审批;按照国家、地方和民航建设项目疫情防控要求,确保了建设期间零感染……民航人经受住疫情影响的考验,及时研判,精准把控风险,在安全上不放松一分一秒、在质量上不含糊一丝一毫,用实际行动践行当代民航精神,用民航力量民航模式民航效率确保于田万方机场如期通航。

于田机场开航后,新疆民用运输机场的数量增至22座,成为我国拥有最多民用机场的省区。此外,在内蒙古、云南、贵州等老少边穷地区,民航机场建设和航线发展都取得了可圈可点的成绩,让更多贫困地区人民有机会飞出沙漠、大山、草原,也让更多人、财、物和现代化的观念飞抵曾经的落后地区。天涯咫尺,天堑通途,机场与航线织起了摆脱贫困、全面小康的圆梦之网。

快的不止是于田机场的建设速度,还有这几年新疆民航的发展速度。2017年8月,莎车叶尔羌机场正式通航;2018年3月,若羌楼兰机场通航;2018年12月,图木舒克唐王城机场通航。

为什么要修建那么多机场?这与新疆的地面交通有很大关系。要想富,先修路这句口号广为流传,道出了边远地区人民在摆脱贫困过程中对于便利交通的迫切需求。幅员辽阔的新疆对这句话的体会更加深刻,地理原因导致地面交通不便,修天路对于新疆的经济社会发展有着十分重要、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

以于田县为例,这里隶属于南疆和田地区,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南通道和中巴经济走廊通向内地的重要节点,全县维吾尔族人口占比超过98%。但整个新疆机场分布北多南少。特殊的地理条件,创造性地赋予了于田独具特色的自然风貌,但这个沙漠明珠在让外界向往的同时,也面临长久以来交通落后的阻隔与艰辛。2019年,当于田县对外招商时,意向者甚少。而今年,听说于田机场要开航,十余家招商单位慕名而来,抛出了橄榄枝。

于田机场的建成,将进一步完善新疆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不仅有助于打破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为于田及周边县市群众提供安全舒适便捷的交通服务,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维护边疆社会稳定;同时还将有力促进旅游业和物流业的发展,有效地促进当地经济高质量发展,可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3公里的公路走不出大山,但3公里的跑道却能与世界相连。近年来,民航发挥行业优势,助力支线机场建设,为更多地方送去脱贫“金钥匙”。

不止在新疆,以2016年通航的云南沧源佤山机场为例,东航每年通过扶贫航线,对当地的GDP贡献达6亿元~8亿元。2019年,沧源生产总值比2016年增长了50%。

正面效果推动了更多的脱贫攻坚机场项目。截至目前,在国家“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的机场建设项目中,新建莎车、玉林、仙女山等14个机场已竣工投产,迁建安康机场于9月投产,新建瑞金机场项目已开工建设,改扩建西宁机场已开工,新建乐山、共和、黔北机场、迁建昭通机场4个项目正在加快推进可研报告审批。

此外,为了让机场真正“用起来”,近年来,民航局还推出了基本航空服务试点,在16个省开通40条短途运输航线,强化通用航空的交通功能。在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像格桑花乳业这样的扶贫企业正搭着航班,引进技术和人才,争着走出去;非遗传承人坐着飞机赴上海等地参加培训,发展文化产业正成为当地扶贫工作的新抓手;一些牧民出去后眼界开阔了,返乡创业,带头致富,也成为脱贫中的一股新动力,发展的道路更宽广了。

而今,在于田机场,扶贫工作重心也将转入另一场攻坚战——机场运营。根据民航局《2020年定点扶贫工作计划》,下一步,将重点面向当地贫困人口脱贫需要,利用民航培训资源,继续免费提供民航专业技术人员技能培训。地方政府也将加大招商引资力度,采取“走出去、请进来、以商招商”等方式,加快引进纺织业、服装制造等劳动密集型企业。相信未来的于田必将以机场通航为契机,驶入脱贫致富的快车道,奋力谱写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新篇章。(《中国民航报》、中国民航网 评论员张丰蘩)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